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4章 总觉得哪里不太对的样子
    天夏子檬说完转身就走,一点都不想听他说些什么。

    笨蛋!

    她明明都提醒他回公寓去看了,他是忘记了吗?还是根本就没有当一回事?

    易凌尘眼看着她又要进刚刚的房间,大步过去,把人留下。

    “你今晚就住这儿?”

    “不然呢?”夏子檬反|问:“我现在连见都不想见你,你觉得我会回去和你睡一张床?”

    痴心妄想,做你的白日梦去吧!

    夏子檬送他一记白眼,把他推开。

    “易凌尘,我没有和你开玩笑的意思,现在也没有精力和你吵架。这段时间我是真的累,既然你不想理我,那就继续不要理好了。”

    之前的顾北,现在的肖墨。夏子檬真是没有想到,这两个人会让他吃这样的醋。而让她更加没想到的是,他现在竟然连温雨柔的话都选择相信。

    醋桶成精?不,他这已经是醋精成神了。

    夏子檬满腔怒火,而易凌尘因为她的态度和话,也是没好到哪儿去,转身离开。

    付歌见这么快就回来的夏子檬,不免奇怪。

    “不是去吃饭?”

    “气饱了。”夏子檬长叹一口气,头疼。转移话题,不想再继续提易凌尘这个人。

    易凌尘不爽离开,一肚子闷气,却好像根本就找不到一个突破口发泄。

    他知道夏子檬最近心情一定不好,因为慕白。但!这不能成为她不想见自己的借口!

    那么多天没见,竟然说不想见他?

    易凌尘走出酒店大门,点了根烟,心情别提有多烦躁。

    尉迟枫一直在楼下守候,见他出来,迎了过去。

    “少奶奶这段时间有没有和什么陌生人接触来往?”视线阴郁的看着尉迟枫,易凌尘盘问。

    “没有。”尉迟枫诚实回答,“少奶奶每天基本都晚上十一点多回酒店,在片场时手机都放在我这儿。”

    “去问问前台明天婚礼几点举行。”

    吩咐完尉迟枫,易凌尘上车离开。一路心不在焉,想夏子檬刚刚的话。

    车子疾速行驶,突然,车头猛地朝路边调转,一脚刹车踩下去,易凌尘眉头紧皱,觉得哪里不对。

    夏子檬一直以来联系的男人只有自己,尉迟枫的话是不应该有错的,所以,她是如何得知年年的亲生父亲现在在a市?俩人是什么时候联系的?

    难不成三更半夜打电话?

    不对,无忧这段时间也在辛市,和她住在一起,并没听说过这种事。

    拿出手机,易凌尘拨通夏子檬的号码。结果没什么悬念的被挂断了…

    垂眸沉思片刻,易凌尘重新启动车子,疾速回到家中。

    书房内有一份被隐藏很好的文件,易凌尘打开,翻到最后一页。

    检验结果。

    根据遗传学原理,子女基因型中的等位基因一半来自父亲,一半来自母亲。

    根据对dna的pcr扩增和荧光毛细管电波分析,fr201702335-1和fr201702335-2号材料,不符合孟德尔遗传规律。

    ……

    此项鉴定结果,不支持被鉴定人是生物学父子关系。

    检测结果,只对本次样本负责。

    这个鉴定报告,是上次易景琛拿回来的。

    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