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5章 鉴定报告我要重新验一份。
    天鉴定结果,不支持被鉴定人是父子关系。

    易凌尘的视线重新着重看了一遍这一行字,心口隐隐地闷痛。

    自从拿到这份鉴定报告之后,他就没再奢望过年年和自己会有什么关系。毕竟,科学是最可靠的。

    连鉴定报告都说了不可能,他还怀疑什么呢?

    但是今天,他却突然又察觉到了一丝希望。

    这份鉴定报告,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翻看了一会儿手中的东西,易凌尘拨了易景琛的号码。几秒过后,电话被接起。

    “年年之前的那份鉴定报告,从哪儿拿的?”

    易凌尘开门见山的问,易景琛听后怔了一下,答:“伊斯特检查中心啊!”

    这是个比较微妙的地方,但大多数a市的上流人士都知道。因为有钱人的亲子鉴定,几乎全在这里做的。易凌尘没去过,但对这里也是有所耳闻。

    “报告都经了谁的手?对方知道你是替谁办事吗?”

    “肯定不知道啊,这事儿我哪敢声张?检测材料是我亲自送过去的,结果也是我亲自取的。怎么了,突然想起问这个?”

    “你确定这报告没有问题?”

    “我确定啊!”易景琛不假思索的回答。

    “如果这报告是错的,你知道你的后果是什么吗。”

    易凌尘语气平静的问,问的易景琛脖子一凉,不敢态度强硬了。

    “哥…到底发生什么了?”

    发生什么了?

    易凌尘想了想,与其说是发生了什么,不如说是他不甘心。

    对夏子檬,他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放心。

    他的不放心,不是担心她水性杨花胡乱勾搭别的男人,而是担心年年的这个“亲生父亲”。

    夏子檬对他而言的重要性,易凌尘想应该没什么人能明白。

    他可以容忍很多,容忍她的第一次不是给自己,容忍她给别人生过孩子,容忍她把这孩子留在身边抚养长大。

    但有一点,是他万万不能容忍的。那就是她的离开。

    那天晚上遇见肖墨,年年的一声“爹地”,真的是让他怕了,也让他真正意识到了这个小东西存在的真正意义。

    “鉴定报告我要重新验一份。”

    易凌尘低声说出决定,一颗心,从未有过这样的期待和紧张。

    如果年年不是他的,他也已经想好了对策。

    用孩子牵住夏子檬,拍完这部戏,他一定要让夏子檬给自己生个孩子才行!男女无所谓,只要是他的!

    “啊?重新验?那我明天…”

    “信不过你。”易凌尘无情拒绝,让易景琛差点咬了自己舌头。

    “檬檬朋友明天结婚,在盛如思的那家酒店,明天过去见一下。”

    “行,明白了,那明天见面说。”

    易凌尘这是想法设法的拍夏子檬马屁呢,易景琛已经感受到他哥在向妻奴方向发展的趋势了。

    他老婆的朋友结婚,却要拉着自己这个当弟弟的去给送礼。

    哼。

    真狗腿。

    易景琛不屑的扔下手机,撇撇嘴,继续喝酒看电视。趁着清醒之前,定了十个闹钟,以免明天耽误正事。

    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