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1章 求你,醒来。
    ,!

    看着看着,易凌尘的眼圈不由自主的有点红。

    不喜欢她这样毫无生机的样子,他想看她的笑脸,想听她的声音,想念她磨人时无赖的招式。

    缓缓坐下,易凌尘牵过她的手。

    她手的温度有些凉,纤细的手指,有一道被划伤的伤口。

    易凌尘记得,她之前有一次说过,手凉脚凉没人疼。

    当时易凌尘在生闷气,就回了一句“你自己疼自己就好了”。

    夏子檬不恼不怒,嘀咕了一声“小气鬼”,然后就黏人的往他怀里钻,手也不规不矩的往他衣服里探,非要他给自己暖手才行。

    回忆历历在目,那么清晰。

    易凌尘的心隐隐作痛,自从认识了她,他的心脏似乎就不那么健康了。

    会因为她的讨好引诱而怦然加速,会因为她的避之不见而坠入谷底。

    她笑,他高兴。她哭,他生气。

    一颗心上上下下,全是围着她转。她虽没有日日夜夜陪着他,可他的世界,却早就已经满是她的痕迹。

    轻吻着她的指尖,寂静的夜,易凌尘默默承受着心里的恐慌。

    长夜漫漫,他一直守在病床旁不曾离开。

    清晨的第一缕光线照进房间,一夜未眠的易凌尘起身离开。而旁边病房内的年年,也早早醒来。

    “爸爸呢?”一睁开眼睛,他就慌慌张张的找易凌尘。“妈妈有没有睡醒?我可以去看她了吗?”

    苏欣头疼的看着一开口就是一连串流利英文的小祖宗,非常努力地把自己高中时候的英语水平给挖出来。毕竟对于一个上了大学多年的废人来说,高中时代的英语,是她人生中的巅峰。

    “饿吗?带你去吃点东西?”

    “我要见爸爸,也想见妈妈,可以吗?”

    “你爸爸马上回来,妈妈的话…暂时还不可以。”

    听到她的回答,夏斯年眼中期待的光芒一点点暗了下去。他失落的低下头,小手扯了扯自己的衣角,不再说什么。

    苏欣受不了他这可怜的模样,一把抱了过来,搂进怀里。

    这孩子,怎么就这么招人疼?看他难过的模样,她真是恨不得把心肝脾肺肾都掏出来给他!只要他开心!

    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苏欣眉头一蹙,暗骂一声不知是哪个王八蛋来坏气氛。

    拿出手机一看,傻了眼。

    完蛋了。

    是慕白。

    夏子檬受伤的事,她昨天一直没敢和慕白讲。可纸包不住过火,这种大事肯定瞒不过。

    颤悠悠的接起电话,果不其然,她听到了慕白愤怒而慌张的咆哮。

    “檬檬受伤的事你怎么不告诉我?!”

    “…没敢。”

    “你现在在医院?她怎么样?”

    “…在医院,还没醒。”

    “我下午过去!”

    简简单单几句对答,慕白匆匆挂断了电话。苏欣很轻松的就猜到了他现在的模样,这个妹控,一定又炸了。

    带年年出门去找易凌尘,顺便问了问护士有关夏子檬的情况。

    正如苏欣之前担心的那样,夏子檬术后一直在发烧。情况虽不见恶化,但也始终不见好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