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8章 男男授受不亲 大庭广众的不让我走 几个意思
    夏子檬当年才十八岁,她真的不想要这个孩子。

    可她用尽了各种办法,美国医院不给做流产,她就偷偷的买药。结果药吃了,孩子却还是留下了。

    在美国的几年,夏子檬一边抚养年年长大,一边暗暗恨着当年那个占她便宜的人。

    既然他不是温雨柔安排去的,他知道她进错了房间,为什么不把她赶走?

    难道送上门的女人就一定要睡?

    这臭男人,王八蛋,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就是这样想着,恨着,直到年年渐渐长大,她也不用每天辛苦兼职赚奶粉钱了,心中的怨气才渐渐少了一些。

    “对不起,是我的错。”

    易凌尘知道她初到美国时过的一点都不好,那些事情慕白都有和他说过。

    如果他没记错,他还记得夏子檬曾经问过他,为什么五年前没有去找那个女人。现在想来,她其实一直都在暗示自己。

    “我找过你,可是没有线索。你晚上不准我开灯,又趁着我熟睡的时候跑掉。我去查过酒店监控,应该是温雨柔买通了人,那一晚的录像全部被删掉。”

    他那天真的很累,连飞了几个国家,二十几年又是第一次遇见这么个尤物,所以倦了,睡得有些沉。

    可谁能想到,就因为他这一觉,她跑了五年才回来。

    夏子檬听完他的话,抿着嘴笑。几分娇羞,几分狡黠。

    看来他还有点良心,事后也算找过自己。

    易凌尘目不转睛的望着她的笑颜,挪不开视线,目光灼灼。

    “那…你就信了这份检测报告?”眸光一转,夏子檬出声问他,“易景琛之前不是也给过你一次鉴定文件?当时上面的结果,可不是这么说的吧。”

    “你怎么知道他帮我做过鉴定?”

    “…你和我说过!”

    “我有吗?”

    易凌尘不记得这回事,却也猜得出一定是她做了什么手脚,把易景琛骗了过去。

    “说说,你是怎么骗他的。”

    “不是我,跟我没关系。”夏子檬摇头否认,“…是慕白。”

    缓缓交代慕白曾经都做了什么,房间外,走廊里,易景琛也在盘问慕白究竟是怎么回事。

    “男男授受不亲,你这大庭广众的不让我走,是几个意思啊?”

    慕白痞笑看着挡在面前的易景琛,问道。

    “少放屁!赶紧交代,到底怎么回事儿?”

    “你觉得是怎么回事儿?”慕白靠在墙上,双手环胸,饶有兴趣的陪着这呆子解闷。

    如果易景琛没有记错,他那天在去鉴定所之前,遇见过慕白。因为被调戏了,所以印象还挺深刻。

    慕白看他一脸不爽,真要发火的架势,便不再逗他,给他答案。

    “你这人洁癖,车里一直都挺干净的。我那天坐你车,发现你摆了几根头发在操控台,就觉得不对劲,猜出你是想做什么。

    檬檬当时不想和易凌尘在一起,我就干脆狸猫换太子,把年年的头发换成了我的。

    你拿着我的头发去和易凌尘的做亲子鉴定,当然不可能是父子关系。”

    
共1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