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8章 要林家给她陪葬 都不足为过
    “慕白,去把人带过来。”

    易凌尘扭头和慕白对视,慕白点点头,起身离开。片刻之后回来,还拖着一个人。

    林维亮手脚依旧被捆住,他是被慕白一路拖过来的。

    堂堂林家二少爷,这些年哪里受过这样的屈辱?

    林墨等人定眼一看,也都惊了。

    林维亮头上有被打流血的痕迹,鼻梁也发青。

    他脚上没有穿鞋,一只脚甚至还没有袜子。再一瞧,那袜子正塞在他的嘴里。

    被塞在后备车厢里一整晚,终于重见天日,林维亮愤怒的要死。

    他看到了慕白,知道自己昨晚没有看错。就是这个变态臭小子把自己打成了这样!

    “呜呜呜!!”

    他奋力挣扎,林远一看他这副模样,赶紧上前帮他松绑。

    重获自由,林维亮拿下嘴中袜子,看向慕白破口大骂:“林慕白你个不男不女的死变态,你他妈活腻了是不是?!”

    刺耳的骂声传来,慕白却没任何不适,因为他早就习惯了。

    这样的谩骂,从几年前他没离开林家的时候就一直在持续。

    在这个家里,包括佣人,都可以骂他。

    林维亮腿脚有些麻木,因为被绑了太久。等他恢复了一些后,他从地上爬了起来,不再废话,直接朝慕白走了过去。

    慕白站在沙发旁,距离易凌尘不到一米的位置。

    易凌尘冷眼看着这场热闹,然后在林维亮冲过来的时候,有了反应。

    茶几上有个花瓶,不大不小刚刚好。

    随手抄起来,起身,扯过慕白衣领往后一拽。

    慕白没想到他会过来,没有预料的踉跄向后退了两步。随后身前光线一暗,林维亮发出了痛苦的哀嚎声。

    “啊!!”

    捂着脑袋蹲下去,谁都没想到易凌尘会出这个手。

    垂眸看着眼前的杂碎,易凌尘冷声开口。

    “我妻子受过的伤,我要让他全部承受一遍。一直听说林家家法很严,不知这件事,你们打算如何处理?”

    “把他带下去!”

    林墨看着不争气的儿子,气红了眼。他赶紧叫来佣人把林维亮带走,林维亮被搀着扶起来之后,还没有认出易凌尘,血流满面的和他叫嚣。

    “你tm谁啊?敢打我?!”

    易凌尘戏谑一笑,他不单单敢打他,还敢要他的命。

    “如果林维亮最近出了什么意外事故被打死,算我头上。”

    目光幽幽落在林维亮身上,易凌尘薄唇微动,吐出一句让人后背发寒的话。

    冲到人家家里,扬言要打死人家儿子。

    这个易凌尘,究竟是有多狂妄嚣张?

    “易总,这话说的有些过了吧?”林墨看向他,淡声问道。

    过?

    易凌尘闻声看去,不觉如此。“如果我妻子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要林家给她陪葬,都不足为过。”

    就如夏子檬所说的,林家是死是活,与他无关,他不在乎。

    可是夏子檬,他在乎的要命。

    回想起她受伤的画面,易凌尘的心依旧一阵阵绞痛。

    一想到自己险些失去了她,他就后怕到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