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4章 皮子痒了?连嫂子也敢调戏?
    ,!

    “你这狗嘴里能不能偶尔给我吐出个象牙来?”易景琛听他说的那些话,忍不住发火。“我在这儿他们就不泼你了?”

    “对呗~你堂堂易家二少爷在,谁敢动我?”

    慕白嬉皮笑脸,一点都不怕他。易景琛咬了咬牙,点头。

    “好,我留这儿。”

    房间里有两张大床,正好睡得下。

    易景琛安排人去警局,然后扯过被子就打算休息。

    他正眼也不给慕白一个,慕白就不远不近的看着他,似笑非笑。

    两人相安无事共度一夜,谁都没说什么。第二天清晨,易景琛早早离开,直奔警局。

    行凶者被拘留看押,慕白的粉丝在警局外围堵了一夜,势要讨个公道。

    敢拿硫酸泼她们的老公?

    不把这恶毒男人的脸挠烂,她们就不是慕家军!

    慕白的粉丝,统称慕家军,而且还是一群娘子军。

    她们软萌的时候那真叫一个软萌,彪悍起来,那叫雄赳赳气昂昂,连慕白都有点怕怕的。

    易景琛进警局后看了笔供,眉头紧锁。

    抓住的人一定不是始作俑者,对方是有备而来,说不定还要做什么。

    “易总,这男人昨晚一直在装疯卖傻,我担心…”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话在精神布者身上似乎是不好用的。

    近几年来已经发生多起“精神病”伤人事件,好像不管发生了什么,只要拿出一个精神不好的证明,就能免去一切罪责。

    “如果真如你所说,那就给我问问,看这份证明是出自哪家医院机构。”

    他亲自去瞧瞧,是哪位大夫眼这么瞎,能开出这种证明。

    “好,我明白了。”

    两人说完,易景琛去看那个“疯”男人。

    男人在屋内依旧发疯,易景琛站在门口冷冷的看,冷冷的笑。

    “既然是疯子,又那么喜欢硫酸。那就算把硫酸泼到自己脸上,亦或者是喝下去,家属也没什么好埋怨的吧。”

    他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能被屋内的人听见。

    易景琛笑着看他的反应,转身对身边人交代:“做的干净些。”

    “放心。”

    易家二少爷,他想要一个人死,那这个人就不可能好过。

    易景琛平日里不主动与人结怨,即便是敌对公司,提起他这个人来,评价也都相当不错。

    他和易凌尘给人的印象,是完全相反的。一个腹黑阴冷,一个外向阳光。却没人想过,易景琛从小在易凌尘的教导下,心地又能善良到哪儿去?

    不与人结仇,只是懒得搭理他们。而且从小到大只要有欺负得罪他的人,易凌尘都会暗中帮他解决,用不着易景琛出手。

    在这边忙完,易景琛开车回到a市。易无忧已经从法国回来,正在房间里陪夏子檬聊天谈心。

    敲门走进夏子檬房里,两人视线隔空相撞,易景琛笑道:“黑眼圈这么明显,是想我想的一晚上没睡?”

    “嗯,想你。”

    易无忧听两人对话,咳了起来。她不可思议看向易景琛,问:“你皮子痒了?连嫂子也敢调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