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8章 才过了三个小时 你就不要了
    自从知道了年年是自己亲儿子,易凌尘就时常觉得这儿子有点碍眼。在夏子檬面前,也开始肆无忌惮的嫌弃。

    反正是亲儿子,怕什么?

    “年年要是听到你这话,一定会吵着给我找帅叔叔的。”

    “孩子不听话,打几次就好了。”

    “你不会趁着我不在家的时候虐待他了吧?”

    “他最近还算听话。”握着夏子檬的手,摩挲着莹润的指尖,易凌尘心不在焉回答。

    痒痒的触感从指尖传来,搅的夏子檬本就不平稳的心,愈加乱了。

    慢慢扭头看他,舔了舔有点发干的下唇。却不知这样的动作在易凌尘看来,分明就是勾|引。

    呼吸一窒,目光一沉。

    转时间,夏子檬被他压在了身下。

    慢慢低头,温润的舌勾勒着她的唇廓,舔过她刚刚舔过的地方。易凌尘声音嘶哑指责:“你勾|引我。”

    “原来易先生是这么没定力的人。”

    夏子檬笑着调侃,易凌尘却是很无所谓。

    在她面前,他不需要定力。

    修长的手指轻抚她的侧脸,滑过她的唇瓣。

    目光灼灼的望着她,易凌尘知道,自己忍不到她看完这部电影了。

    低下头封住她的唇口,撬开贝齿,攻略城池。

    夏子檬对他做的一切都毫无抵抗,像只乖巧的小奶猫,躺在他的身下,害羞,紧张。

    他的手慢慢滑入她的浴袍,像是**着最上好的绸缎。

    温柔的吻,却不失霸道。他汲取着她口中的香甜,恨不能将她揉入血骨,永不分开。

    “嗯…”

    隐忍的呻|吟,缓缓从夏子檬唇边溢出。

    他放开她的唇口,目标转移到白皙的脖颈。

    轻柔的吻,一点点下移。在到达精致的锁骨处时,咬下去。

    夏子檬脸上一阵燥热,轻轻推了推他。

    “你不准咬我…”

    软糯的声音,没有任何威胁性可言。在易凌尘听来,与其说她是在警告,不如说她是在撒娇。

    空气逐渐升温,他的吻,落遍她身体的每一处角落,然后迫切将她占有。

    想要她,想让她躺在自己身下求他,叫他的名字。

    “啊…!”

    环抱住他的臂膀,她不由自主的弓起腰身,迎合着他的动作。

    异样的感觉很快将四肢百骸贯穿,甜蜜的欢愉,让人迷失了自我。

    在他身下承|欢,被他一遍遍索取。

    窗外的雨淅沥沥的下着,天色慢慢变得昏暗。

    迷迷糊糊间,夏子檬不知道过了多久。可对于他丝毫不减的性|趣,她却是开始有些承受不来。

    “我不要了!”

    带着哭腔的摇头,夏子檬扯过被子将自己团团包裹。

    她就说他这阵子怎么变了性,改吃素了。原来是在休养生息保存体力,就等今天来祸害自己!

    “不要?”易凌尘邪笑,“我可是空了三天的时间,这才过了三个小时,你就不要了?”

    “……”

    夏子檬挣扎着又被他拽了过去,不满的抗议全数被他吞入腹中。

    又一次被他侵占,夏子檬想起网上非常火的一句话。

    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共1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