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6章 用钱砸的她脸疼
    易凌尘低头看了眼自我调侃的夏子檬,没做回应。 夏子檬感觉到他的不对,怪去看他不爽的脸,却想不通他在不爽什么。

    心神不宁的过了一夜,第二天工作,正如夏子檬昨天担心的那样,对方继续放弃挣扎,白花花的钱送给夏子檬花。

    “喂,这到底怎么回事?”

    陆之南皱眉看向夏子檬发问,让夏子檬更是头疼。

    “我不知道。”

    干嘛都来问她,她又不是机灵小不懂。

    夏子檬迷茫又懵逼,难得的假期也提不起精神。而和她相,易某人的气趁像要更低一些。

    短短一个星期,对方放水送了夏子檬十个亿,而且还大有要用钱砸死夏子檬,继续送的打算。

    头一次见这么大方的对手,付歌几人也是一头雾水,搞不清楚状况。

    “诶,你跟我说说话呗?”

    夏子檬来到书房,看着专心致志工作的易凌尘,伸手戳了戳他。

    “你最近怎么都不爱搭理我?”

    “有吗?”

    “没有吗?”扳过他的脸让他正眼看自己,夏子檬疑惑问道:“我又怎么惹你生气了?”

    “出去,我要开会。”

    “……”

    被易凌尘赶出书房,夏子檬盯着门,狠狠瞪几眼,愤愤转身离开。

    生气生气,有什么了不起?谁还没有点脾气?

    天黑,夏子檬抱着年年来到苏欣房里。选择以暴制暴,正面对抗易凌尘的冷漠。结果才刚刚洗完澡,房门被敲响了。

    苏欣去开门,看到门外的人后暗搓搓的侧身让路。

    俗话说的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现在吃易凌尘的住易凌尘的,必须要会察言观色才行。

    年年已经睡着了,于是易景琛直接把夏子檬拎走。

    夏子檬的衣领被扯住,像是小鸡仔一样被拎回卧室。

    房门用力摔,她身子一抖,委屈又恼怒的看向易凌尘。

    “谁准你去她那儿睡的?”

    “你这个人讲不讲理?是你和我生气在先,还不准我表达一下自己的抗议?”

    “不讲。”

    易凌尘倒是回答的干脆,让夏子檬无话可说。

    屋内沉寂了很久,夏子檬生气的躺在床边一角,蜷缩着身子用被子将自己蒙住。

    易凌尘从浴室走出,看到她这样,走过去把人抱起来问:“你难道看不出这几天的资金是对方主动想送你的吗?”

    “看出又怎样?你总不能因为别人给我钱生我的气吧?”

    夏子檬这觉得很冤了。虽然这钱她也不是很想要,拿的理不直气不壮。但人家都把钱主动甩她脸放她口袋里了,她又有什么办法?

    “是谁会这么做,没有想过?”

    易凌尘声音清冷,这才是让他生气的原因根本。

    在他看来,这林家的事完全是一个圈套。引夏子檬钩,引夏子檬出面。

    林墨被骗,亏损几百亿资金是真。而现在,对方却在以另外一种方式把这笔钱还回来。

    如果他没有猜错,夏子檬他们这次遇到的人,是那位钟先生派来的。

    本书来自

    
共1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