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5章 打电话过来,是想让老子听你叫|床?
    ,!

    仰着头吐了个烟圈,易景琛笑问:“那你打电话过来,是想让老子听你叫|床的?”

    暴躁的语气,很难得一见。

    慕白听后也笑了笑,“没,就是想告诉你,我和他在一起,过圣诞。”

    气死人不偿命是什么样的一种境界?

    看慕白就知道了。

    说完这句话后,他主动挂了电话,气的易景琛把电话都摔了。

    妈的!

    怎么就遇见这么一个糟心玩意儿!

    就算是挂电话,不也该是自己先挂么?

    电话另一边,韩国。

    慕白嘴角微扬,看着床上的人后,笑容渐渐消失。

    床上躺着的不是别人,正是韩再宇,今天已经是他住院的第三天了。

    走出病房点了根烟,慕白低头刷新朋友圈。

    夏子檬和苏欣的朋友圈都发了不少照片,但为了避嫌,里面却很难找到易景琛的身影。

    看来她们在外面玩的不错,也不知什么时候回来解决夏家的烂摊子…

    瑞士。

    清晨醒来,白雪皑皑。

    天公作美,没想到在圣诞节这天竟真的下了雪。

    夏子檬是在年年的尖叫中清醒的,手忙脚乱穿好衣服,头有点疼的去外面看他。

    “妈妈妈妈!下雪啦!!”兴奋的爬到夏子檬身上,夏斯年指着窗外,“我们可以去堆雪人吗?”

    “当然可以。不过…”夏子檬抱着他回了他的卧室,“你不打算先看看圣诞老人都送了你什么礼物吗?”

    房间角落,一颗小圣诞树在那,树下堆了不少的东西。

    夏斯年刚刚跑的急没发现,现在看到了挣扎着要过去看。

    夏子檬趁这个机会赶紧跑回去洗漱,但在洗手间内却遇到了另外一个难缠的麻烦。

    易凌尘出现在她身后,将她堵在了自己和洗脸池之间。

    “你干嘛?”夏子檬从镜子里看他,弱声问道。

    “昨晚做过什么说过什么还记得吗。”

    “……”

    夏子檬眨了眨眼,努力去回忆,然后回答:“还能做什么,大不了就是把你睡了呗!”

    语气膨胀嚣张,夏子檬继续刷自己的牙没当回事。

    “你说,要给我生个女儿。还不准我戴t。”

    “噗!!”

    漱口水喷了一镜子,夏子檬狼狈的转过身看他,“然后呢?戴了吗?”

    “没。”

    “啊啊啊死了死了!”

    匆匆忙忙擦干净嘴巴,夏子檬心急的想推开他。

    “去哪儿?”易凌尘发问。

    “吃药啊!”

    “所以你昨晚的话只是开玩笑逗我?”他就知道,酒鬼不能信。“根本不想生?”

    “我…”夏子檬语塞,也不是说她不想生,而是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她昨晚到底都干了什么啊?

    敲了敲自己的头,夏子檬觉得以后还是不要喝酒比较好。

    “我静静…先静静再说。”

    推他出去,夏子檬用冷水洗了把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然后又低头看了看小腹。

    不会中了吧?不会中奖率真这么高吧?

    磨磨蹭蹭了好久,她开门出去,门外易凌尘已经等的快不耐烦了。

    “如果我说不要这个孩子,你会生气吗?”抬眸对上他视线,夏子檬轻声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