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7章 他说他是夏思晨和林诗云的律师,有遗嘱要交给少奶奶。
    ,!

    他都这么努力用功了,她还跟他矫情。那他一定很生气才对。

    “不是八成,是十成。”

    “这个威胁就有点厉害了…”夏子檬蹙了蹙眉,“荒郊野岭的,不冻死也得饿死。所以为了小命着想,那就还是勉为其难的答应吧。”

    “这么不情愿的?”

    “这叫矜持,懂不懂?难道非要我起身给你跳段脱衣舞,表明我内心的狂热喜悦,你才能看出我是情愿的?”

    被她的话逗笑,易凌尘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诶?你又买了戒指?”夏子檬的手被他拉过去,低头看他举动,惊讶出声。“什么时候准备的?”

    “前阵子回国。”

    “心机…”

    “不喜欢?”

    “特喜欢!”星眸闪耀,夏子檬扑进他怀里。“看在你这么用心的份上,那我就不吃药啦!”

    “吃什么药?”

    “避|孕|药啊,你不是说昨晚没做防护措施么?”

    易凌尘嘴角微微扬起,浅笑不语。夏子檬看他这别有深意的笑容,莫名觉得自己是不是又被套路了?

    “你…骗我?”

    “既然是清醒的状态下想给我生孩子,那我今天就满足你。”

    说完,他拉着她起身想回去做正经事。但两人一转身,才想起被遗忘了好一会儿的夏斯年。

    夏斯年就坐在木屋门口的台阶,身上被被子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张小脸。

    很明显,他已经盯着夏子檬和易凌尘有一段时间了。

    看着他们亲亲我我不带自己,夏斯年小朋友心中很不满意。但奈何之前答应了易凌尘不捣乱,不然他就没有妹妹了。所以看在妹妹的份儿上,他只能配合。

    双手托腮,夏斯年气鼓鼓的看着走到面前的他们,开了口。

    “我饿了。”

    成年人的狗粮是填补不了孝子胃里的空虚,所以即便被塞了一嘴的狗粮,他还是饿。

    夏子檬面红耳赤,没想到刚才的画面全被他给看去了。

    易凌尘倒是坦然自若,把年年抱进屋里,热了个牛奶泡了个燕麦,特别敷衍的喂饱了儿子。然后回头看夏子檬,问:“想吃烤肉吗?给你弄。”

    餐桌旁,夏斯年舔着嘴角的牛奶,一脸的绝望。

    这个真的是他亲爸爸吗?

    他好像有点开始怀疑了。

    把夏斯年哄睡,夏子檬又回到外面火堆旁去看极光。再冷也值得。

    铃声打破了林间的寂静,易凌尘皱眉拿出手机,竟然是尉迟枫打来的。

    他知道自己和夏子檬在什么地方,也知道这里现在是什么时间。所以如果不是急事,绝不会这样煞风景。

    接起电话,易凌尘询问是怎么回事,然后便听到尉迟枫的回答。

    “少爷,有位律师想要见少奶奶。他说他是夏思晨和林诗云的委托律师,有遗嘱要交给少奶奶。”

    “律师?”易凌尘狐疑,“查了身份吗?”

    “我刚刚查过,是wlrk律所的律师,很有名气。”

    美国有这样一家律师事务所,区区260名律师的规模令它略显袖珍。

    然而,在她短短50年的发展历程中,却打败了所有的竞争对手,成为全世界利润最丰厚的律所。

    这就是wlrk。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