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6章 所有知道他身份的,全都死掉了。
    除了许执手下的人,所有知道他身份的,全都死掉了。甚至包括他手下的随从,都是每三个月就换一批。

    这么多年,目前唯一留在他身边,夏子檬又熟悉的人只有祁让。

    据说祁让是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所以两人半斤八两,坏事一起做,一直到现在。

    夏子檬刚认识许执,开始为他工作的时候并不知道这些。后来还是不经意的一次偷听,听到他手底下的人在一起讨论,要怎么弄死自己的时候才知道,之前被雇来为他工作的人,没有一个活着离开。

    那个时候的她…真是绝望到了极点。

    听着几个男人言语猥琐的研究要怎么***自己,杀死自己。但她却根本无能为力。

    那种只能静静等待死亡到来的感觉,就像是一把匕首,一刀刀划在你的身上,让你能清楚感受得到痛苦,感受得到生命在逝去,却不知自己究竟会在哪一刀刺过来的时候离开。

    她吓的腿都软了,下意识的就想逃离这里。可是一转身,身后就站着许执。

    她听到的,许执自然也听到了。

    她脸色惨白,满脸泪痕,声音颤抖的求他,“别杀我,求求你…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许执没理会她的求饶,不过也没把她怎么样。倒是那几个男人,从此之后就没了踪影。

    半年期限一到,夏子檬顺利离开。

    许执没杀她,甚至该给她的酬金还翻了倍。不过夏子檬也知道,他不可能那么轻易就相信自己。

    “你知道么…我觉得我能活到现在,全靠我这张嘴。”夏子檬自嘲的和苏欣笑道:“我嘴严,所以不该说不能说的,我一个字都不说。”

    许执派人暗中跟踪调查了她很久,最后是什么时候停止的,她自己也不知道。

    那些人慢慢淡出她的视线她的生活,却在她以为再也不会相见的时候,以这样一种方式出现。这种噩梦一般的折磨,让夏子檬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

    夏子檬现在最担心的事情,就是许执=钟墨。

    易凌尘对上许执,这是她最害怕看到的画面。

    她知道易凌尘不会低头,他那种人根本就不懂怎么低头。但许执和他们…真的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啊。

    “我不问就是了,你别哭啊!”

    苏欣把夏子檬拉了起来,觉得事情很不对劲。

    夏子檬惨兮兮的抹着眼泪,让苏欣也不确定这到底是孕妇的正常情绪波动,还是有其他的隐情。

    “哎呀我这个人啊,最看不了哭唧唧的小姑娘了。你乖,你要什么我买给你好不好?”

    哄着摸了摸夏子檬的头,苏欣愁眉苦脸。

    “是不是在这个地方憋坏了啊?姐姐晚上带你出去嗨?”

    “不行,易凌尘不准我出门。”夏子檬摇头拒绝。

    “他的手怎么能伸那么长啊?这边的事情也管得那么严,简直过分!那我陪你玩游戏,找慕白呀~我们一起玩。”

    安抚了夏子檬的情绪,苏欣出门先是去找冯一涵,商量了一下明天的行程,然后就回来陪夏子檬打发时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