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9章 那个钟墨,跟你说什么了?
    ,!

    推门走进房间,第一眼映入眼帘的,就是床上那个熟睡的丫头。

    她像是一只小猫,蜷缩着身子,在她怀里还有另外一只更小的。

    两人呼吸平稳,让易凌尘不得不下意识的放慢脚步,生怕把他们吵醒。

    但即便他努力了,也还是扰了某人的梦境。

    慢慢睁开眼,当夏子檬第一眼看到面前的易凌尘时,她没来得及反应,鼻子就被一阵酸楚侵占,紧随其后的,是眼角的湿润。

    她的眼泪就那样明晃晃的掉下来,让人心疼的不得了。

    此时,易凌尘也顾不上儿子有没有睡好,会不会把儿子弄醒。他微微俯身,把夏子檬怀里的小家伙抱起,快步走出房间,随便交给某个佣人后,重新回到夏子檬身边。

    “怎么了?”把人拉起拥入怀里,易凌尘低头看她,柔声问道:“别哭,告诉我。”

    “我想你了。”

    “除此之外呢?”

    易凌尘并不相信这是全部的回答,想他是应该,这段时间谁不是在思念之中度过的?但单纯的想念,可不会让她这个牙尖嘴利的小野猫露出如此无措的表情。

    夏子檬蹭进他怀里,依靠在他温暖的臂膀间,抿着嘴摇头,不肯再多说什么。

    易凌尘眼中光芒暗了暗,没追问,心里却是有了猜测。

    他的手轻轻拍抚着她,就像是在哄孝子一般。

    夏子檬抓着他的一只胳膊不放,想到她刚刚没了的孩子,眼泪越流越多,哭的越来越凶,真把易凌尘给吓到了。

    认识她那么久了,不是没有小吵小闹,也不是没见过她生气难过掉眼泪。

    可是,没有哪一次像现在这样。

    憔悴的面容,在眼泪的照应下更显苍白。

    易凌尘最初还尝试着帮她擦拭眼泪,但最后放弃了,因为怎么擦都擦不干净。

    “谁家的孩子这么窝囊,被欺负了只能跑回来找家长哭,连名字都不敢提起?”

    挑起她的下巴,易凌尘低声发问。

    “那个钟墨,跟你说什么了?”

    易凌尘不傻,他清楚的知道能把夏子檬弄到这种地步的人并不多见。而照目前的情况来看,也就只有一个始终在暗地里玩偷鸡摸狗的勾当,连个面都不敢露的“钟墨”了。

    一听到那个名字从易凌尘口中说出,夏子檬就哭的更厉害了,这也让易凌尘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还是不想和我说有关他的事?要我一件一件去查?那你就留在家里,我不会再让你走了。”

    委屈成这个样,再让她回美国,他就是傻子。

    “我是不是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和你在一起?”

    哭了这么久后,夏子檬总算是开口给他回应。但说出的话却是不尽人意。

    “如果没在一起,就不会有这么多的事情发生。”

    “不和我在一起,你还想跟谁?”易凌尘心中生气,对这样的她却是完全发不出来,只能哭笑不得的问:“这么难养,除了我还有谁能养得起?”

    “我怎么难养了?”夏子檬伸手抹了把眼泪,“我一点都不难养好么?我能赚钱,能赚好多好多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