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0章 他到底威胁你什么了,说给我听。
    ,!

    夏子檬现在觉得有些话是没有错的。

    是手机不好玩还是零食不好吃?

    为什么要谈恋爱?

    她明明就可以自食其力,为什么偏偏要招惹那么不好招惹的男人?

    不对…她招惹这两个男人的时候,还是穷逼一个。说到底,还是没钱惹的祸…

    “是是是,你最厉害了。”

    易凌尘现在不敢惹她,她说什么都对。

    轻声的哄着她,比哄年年还要有耐心。

    握着她冰凉的手,易凌尘扯过一旁的被子裹在她身上,把她圈定在自己怀中。

    “你告诉我,为什么一直不肯和我提起那个人?是不想说,还是不敢说,或者…不能说?”

    亲吻她的额头,夏子檬哭的眼睛红红的,鼻子也是。

    他最不愿意看到她哭,每一次她哭,他心里都有一股莫名的火气在乱窜。

    而现在,他又不得不压制着这这股火,一遍遍提醒自己说话的语气和声音。

    夏子檬抽泣着,双手握成拳状抓着他的衣襟。

    “这个问题也不能回答吗?”

    “我不敢说。”

    “怕什么?怕我生气骂你,还是怕他生气找麻烦?”

    好不容易从夏子檬嘴里撬出点什么,易凌尘当然要乘胜追击问下去。

    听到他又问,夏子檬抿着唇,看起来似乎不想再说的样子。

    “你应该知道,即便你不说,我也会查清楚。你告诉我只是节省了时间而已。”

    “可是如果我不说,也许你查不到呢?”

    夏子檬难得天真,把易凌尘逗笑了。

    一抹讥笑在他唇边溢出,易凌尘很坦然的说道:“钟墨来势汹汹,目标只有你。我要么放手,要么和他对上,你觉得我会选哪一种?而不管我选哪一种,你觉得我不调查他的可能性又有多少?”

    “我现在脑子已经成了浆糊,你不要问我问题好不好?”

    她很怕自己一不留神就被他套进去,她现在真的没有那么多力气和精力,去和他拼智商。

    “这无赖的样子,也不知是跟谁学的。我放你去美国学本事,可不是让你去这个的。”

    “你跟我说话能不能别这么温柔?你越是这样,我就越是难受想哭。”

    没良心的东西…对她好也成了种错。

    “那你是想让我训你?”

    “怎么个训法?”

    “分不清主次,你这样让我很生气。你要记住,我才是你的丈夫。你唯一应该维护的男人是我,而不是其他猫猫狗狗。”

    猫猫狗狗…

    如果许执知道易凌尘是用这样的词来形容他的,一定是气得杀人。

    “那你怎么知道我这样做不是为了维护你?你有没有想过,万一那个男人比你有钱,比你好看,又比你心狠,那你要怎么办?”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找了个比我更好的饲主?”

    “什么叫饲主啊…说的怪难听的,我又不是宠物。”

    “他到底威胁你什么了,说给我听。”

    夏子檬原本不愿意说这些,易凌尘也想着不逼她了,因为她一定是有自己的理由。

    看现在,看着这已经哭成泪人的小东西,他等不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