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4章 肾虚的易景琛
    夏子檬浅笑不语的看着易凌尘不说话,他虽然极力保持着淡然的态度,可她还是看出来他在想什么,急什么。

    “易先生,你说咱们两个证也领了,孩子也有了。我现在住在你的家里,每天晚上躺在你的身边,还时不时的跟你做一些不要脸的事情。你还这么猴急干什么?真怕我跑了呀?”

    “又不是没跑过。”

    “……”

    易凌尘的回答简单明了,却也是不争的事实。

    她跑过,跟着许执跑的。易凌尘可不保证以后会不会再出来个许执二号三号的,这女人在外面到处撩,万一撩到哪个不好对付的,他就得难受几个月。

    “那行,我答应你。”

    夏子檬思索片刻点点头,他们前段时间就已经商量好了的,有什么事情不可以对彼此隐瞒,有什么难题也不可以对彼此隐瞒。

    今年一年的行程都已经安排的满满当当,让夏子檬恨不得一天有48个小时。

    不能否认,乔宋真的是一个难对付的对手。而夏子檬要处理的事情又太多,所以…如果易凌尘能帮一些“小忙”的话,她会轻松不少。

    “如果需要你帮忙的地方我一定开口,在不影响你和宋元双城目前合作的前提下,让你这个心机**偷偷做一点小动作,应该不会被人发现吧?”

    许执可是向她揭发过他的“罪行”,易凌尘这人做坏事,如果他不主动承认,那一般情况都不会被人发现。

    “这是你说的,到时候别不承认。”

    “我是那样的人吗?”夏子檬语调升高,“你竟然不信我!”

    “是不是那样的人,你自己心里没数吗?”易凌尘笑着低头亲吻她的唇角,月色嫣然,房间安静,听着彼此的呼吸,感受彼此的体温,真是恨不得将她揉入血骨,从此再也不分开。

    一起过的第一个除夕,却绝不会是最后一个。

    空气渐渐升温,夏子檬身上的衣服一件件减少,无助的呻|吟|声在房间里响起。

    ……

    楼下,几人在陪着李初唐打牌打到凌晨五点的时候,终于有人撑不住了。

    易景琛把面前的牌一推,脸直接贴在了桌面上,有气无力的认输。

    “妈,咱别玩了行么?我玩的肾都虚了。”

    “你肾虚跟打牌有什么关系?”李初唐嫌弃的看向他,“人家慕白和迟枫怎么就不虚呢?”

    “他们也虚,就是不好意思跟你说而已。”坐直身子易景琛看向慕白,“你虚不虚?”

    慕白呵呵一笑,摇了摇头。李初唐见状,嘲讽的更厉害了。“你看吧!只有你一个人虚!”

    被自己亲妈嘲讽肾虚是什么样的感觉?易景琛现在算是明白了。

    “我就虚!我虚的厉害!”拍案而起易景琛耍赖,不管怎么说,反正他是不玩了!

    输钱还要遭罪,这根本就不是过年,是地狱!

    抬腿就跑,跑的飞快。李初唐看他的身影,笑着骂道:“小兔崽子,跑的时候倒是不虚。”

    收起今晚赢来的这些钱,李初唐满意的放行。慕白和尉迟枫纷纷离开,回去休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