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9章 这人一本正经吹牛逼的样子可真欠揍
    “gino。”

    轻声叫它的名字,趴在他脚边的gino立刻站了起来,伸着舌头兴奋看他。

    易凌尘瞥了眼慕白的方向,使了个眼色,gino马上转身快速冲了过去,数秒后,门口方向传来慕白的惨叫。

    “卧槽啊啊啊!!”

    易凌尘漫不经心起身,牵着儿子的小手踱步走到了地方,看着狼狈倒在地上,被gino完全压制住的人,微微一笑。

    gino整个身子趴在慕白身上,舔了他好几口。但只要慕白一挣扎起身,它就面露凶相,张嘴露出獠牙,吓的慕白屁都不敢放一个。

    见易凌尘过来,他就知道这是易凌尘的命令,于是无奈开口,“什么意思啊?大年初一想拿我喂狗?”

    “你就这么走了,我不好交代。”易凌尘居高临下的看他,表情无辜道。

    “交代?你用得着跟谁交代?”这易家上上下下,谁不听他的?就连易景琛喝多耍酒疯,只要一和他提易凌尘的名字,他都老老实实安安静静。

    “檬檬。你一声不吭的跑了,她会不高兴。”

    “我不是让你跟她说一声了么!”

    “我不敢。”???他不敢?还有他不敢的事情?

    卧槽,这人一本正经吹牛逼的样子可真欠揍。

    “易总,我是真的有事,你先让我走,明天我再过来行不?”

    慕白心急想要离开,但他越是这样,易凌尘就越是不放他走。

    把他那点古怪的行为都看在眼底,易凌尘缓缓蹲下身子,拍了拍gino的头,然后看着他问:“咱们两个,谁比较忙?”

    “你,那肯定是你!”

    “连我这么忙的人今天都没有任何行程安排,你和我说说,你打算去做什么?”

    “爸爸,小白好像在说谎耶!”夏斯年也蹲下来,看着慕白给狗压在身下非但不急,反而一脸开心。

    “嗯,他就是在说谎。”

    “我没有!”慕白看着这难缠的父子二人,也不知该怎么和他们解释。“真有急事儿,特别急!”

    “什么急事,说来听听?”

    “对,说来听听!”

    一大一小,一唱一和,再加一条畜生狗。

    慕白躺在地上心如死灰,最后是被gino咬着衣服,一路从玄关拽回客厅的。

    早上九点,夏子檬浑身酸痛的下楼,走到客厅定眼一看,就发现沙发那边的画风很是奇特。

    易凌尘靠在沙发一角,舒舒服服的坐着。

    夏斯年躺在他身上,大爷一样潇洒自在。

    再看一旁,慕白正靠着沙发坐在地上,一条狗坐在他身上,完全被当成了人肉垫子。

    听到脚步声三人一狗同时转头,在看到夏子檬后表情各异。

    “妈妈!”

    “汪汪!”

    “救命!”

    慕白的叫声最大,最为凄惨。他挣扎着把gino从自己身上推开,可这不要脸的狗跟他主人一样,屁股一扭转了个身又扑回到他身上了。

    “大早上的你们玩什么呢?”夏子檬走过来好奇问道。

    “他们欺负我!”慕白爬到她身边抱住她的腿,“救我,我想走。”

    “去哪儿?”

    “回家。”

    “不准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