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7章
    易凌尘刚刚在外面说的那些话不停的在他脑海里旋转。

    如果他想和易景琛在一起,易凌尘会选择帮忙。毫无疑问,这对他来说是最大的好处。

    自己这是被易凌尘给收买了吗?不,慕白绝对不承认。

    “他能给我什么好处?他一屁仨谎?那你就是一屁四个谎!夏子檬我告诉你,你给我老老实实的躺在家里安胎,林家的事情不准你再插手!”

    “如果我不听呢?”

    “腿打折!”

    “慕白你大爷!我生着病呢,有你这么对病人的吗?”

    “看你骂我这句话的架势……真不像是病人该有的模样。”

    情绪激动差点穿帮,无奈之下夏子檬只好压下心中火气,扯过被子蒙在脸上不和他一般见识,只等回头找易凌尘算账。

    易凌尘这个大猪蹄子,竟然敢用这种方式逼她怀孕生孩子,真是臭不要脸!

    慕白在易家呆了一下午,傍晚吃过饭后本想离开,却被夏斯年哭着在地上打滚的阵仗给吓到了。

    夏斯年很少嚎啕大哭,眼下他哭的连嗓子都哑了,吓的慕白赶紧就烦。

    “好好好我不走,别哭了,乖~”

    “你、你真的不走了吗?”

    夏斯年抹着眼泪抽泣着,小身子一颤一颤,让人心疼不已。

    “不走了,今晚和你睡,行么?”

    “我才、才不和你睡,我要找妈妈。”

    拒绝了他,不过还是用力抱住他的胳膊生怕他反悔离开。

    慕白每次来易家都觉得自己像是进了妖怪洞,一屋子妖魔鬼怪,随便站出来一个都把他缠的死死的,毫无回击之力。

    抱着年年回了房间,给他洗澡陪他看书,一直到把他哄睡着,慕白这才松了口气。此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

    疲惫不堪的长叹一口气,慕白瘫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静下心来认真思考事情。

    三天,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可真想做出一个至关重要的决定,却又显得根本就不够用。

    担心易景琛晚上再来调|戏自己,慕白难得怂的不敢回他隔壁睡觉,只在年年这儿混了一夜,第二天清早吃过早饭后就灰溜溜的跑了。

    易成昀和李初唐是在晚上七点回来的,两人在国外悠悠闲闲的玩了几天,根本就没有想过回来后会面临什么样的状况。

    “你干什么去?”

    晚上十一点,夏子檬看着易凌尘起床往外走,疑惑问道。

    “去和爸妈聊点事情。”

    “这么晚了你疯了?!”夏子檬一下子就猜到他想聊的是什么,赶紧把人拽住。“他们坐了十几个小时飞机回来,你不会是打算让他们今晚不睡吧?”

    听了他的话,那两人就算是有心想睡那也困难。

    “不睡才能想的更清楚。”

    “你是亲儿子么你……回来,不准去!”

    把人拉回到床上,夏子檬一口拒绝。

    “让他们好好睡一晚,我知道你也心急,但急也不急于这一时,明天再说吧。而且无忧那边我也没搞定,要不我先来,我明天找无忧和她聊,我这边结束知道你再去说,行吗?”

    “好,听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