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2章 这人怎么就这么骚
    没直接把他推出去夏子檬已经算是客气,她就纳闷了,这人坑她的时候为什么就一点都不懂得手下留情?

    “不去。”

    易凌尘笑了笑直接上床,看着她一脸气愤的模样也是意料之中。

    “你不走我走了啊?”

    “走去哪儿?”长臂一伸把人拽入怀里,易凌尘低声问道:“现在有你怀孕的事情做掩护,爸妈心情还能好一些。倘若他们发现连这件事都是假的,你猜小琛会有多惨?”

    “……易凌尘,你少用易景琛的死活来威胁我。他是你弟弟可不是我的,他有多惨和我有什么关系?”夏子檬冷哼一声,才不上他的当。

    他的弟弟他都不疼,凭什么自己在这边着急上火?

    “好,没关系,那就让他自生自灭好了。”听到夏子檬这话,易凌尘也就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反正妈刚刚说了,如果让爸知道了这事儿,一定会大发雷霆。”

    “真的?那怎么办!”夏子檬焦急抓住了他的衣角。“他一定不会同意的对不对?”

    “事在人为。”

    “……凭什么让我一个人为?”

    “胡说,明明最努力的人是我才对。”

    意味深长的一笑,易凌尘将人压在身下,动作缓慢的开始占着便宜。

    “妈说了改天要带你去医院检查,所以我们要动作快一点才行。”

    “你滚开!”夏子檬用力想将身上的人推开。“你以为孩子是说怀就能怀上的?!”

    “嗯,我比较相信自己的能力。”

    又来了……

    夏子檬无力的翻了个白眼,这人怎么就这么骚。

    易凌尘算是给自己找了个正当耍流氓的理由,而夏子檬又一时间找不到反抗的借口。她只觉得自己太亏了,为了易景琛牺牲也太大了,这笔帐她回头必须找易景琛算清,当然慕白也不能放过。

    又是脆弱的腰濒临断掉的一晚,清晨阳光照射进屋中,夏子檬缓缓睁开双眼,怀疑人生。

    起床洗漱下楼,李初唐已经在楼下抱着年年坐在沙发上看早间新闻了。

    早饭准备好几人围坐在桌旁,因为易凌尘昨晚已经和李初唐摊牌,所以夏子檬现在整个状态是有点尴尬的。

    易景琛要出柜的对象是林慕染,所以她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尽可能像往常一样淡定从容。可突然间她就是不知该怎么开这个口,不知该找什么话题和李初唐搭话,心里难受的很。

    就在夏子檬沉默的拿起筷子,心情复杂到整个人都很抓狂时,餐桌下易凌尘忽然用脚轻轻踢了她一下。

    起初夏子檬以为这是个意外,毕竟两人离的那么近,碰到她也是很正常的。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就让她改变了自己这个愚蠢的想法。

    在易凌尘又一次“不小心”踢到她之后,夏子檬扭头看了过去,眼中投射出疑惑不解的光芒,无声询问:whatareyou弄啥嘞?!

    易凌尘瞥了眼安静吃饭的几人,然后给夏子檬使了个眼色。

    夏子檬一向自认聪明,但此时此刻,她真的痛恨自己的聪明,因为易凌尘想表达的意思,她完全看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