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6章 是易凌尘提不动刀了还是他易景琛飘了?
    一次次的化疗让他的身体和心里都承受了巨大的痛苦,所以那天,他实在是疼的难受,就干脆以另一种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这事儿只有他的主治医生还有经纪人知道,现在又多了一个慕白。

    慕白挂断电话瘫坐在座椅上,车外有狗仔记者一路跟拍,心情烦躁到了极点。

    他被工作人员送回到家中,本来打算好好睡上一觉,可一进卧室就看到一张已经被搬走了床垫子的木床摆在那里。

    “啊……”

    无力的靠在门上,他头疼的按了按太阳穴,洗了个澡后回到客厅躺到了沙发上。

    没想到易景琛终究还是把他的床给搬走了,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他留。

    闭上眼睛想到一周前在演唱会上和易景琛最后见面的画面,他拿过手机看了看,然后又把手机扔到了一边。

    一周没联系,这种事情以前也经历过,没什么大不了的。

    自己安慰自己,然后困的不行昏昏欲睡。他这一觉睡了五个小时,最后被电话吵醒。

    看到夏子檬的名字在屏幕上,他紧皱的眉头才稍稍放松了一些。接起电话听着那熟悉的声音,他一个个回答她的问题。

    “看新闻说你已经回来了?现在在哪儿?家吗?”

    “嗯,对。”有气无力的出声,“要来慰问一下我吗?”

    “你又没生病,我慰问你干嘛呀?”

    “没病,不过快饿死了。”

    “……我一会儿就过去。”

    挂了电话夏子檬起身下楼,在屋外和易景琛迎面对上。

    “这么晚了干嘛去?”易景琛看她一副出门的装扮,疑惑问道。

    “去慕白那儿,陪我一起?”

    “不去。”

    拒绝的痛快,他都没再说第二句话,就直接和夏子檬擦肩而过进屋去了。

    夏子檬无奈的笑了笑,开车离开。路上买了菜和水果,到了地方刚一下车,就瞧见了躲在暗处的记者。

    一点儿悬念都没有的被狂拍了一顿,夏子檬开门进屋,看着在沙发上缩成一团的男人走了过去。

    “不在屋里睡跑这儿来干什么?”掀开毯子看着满眼血丝的人,她蹙眉问道。

    “床垫子被易景琛拉走了。”

    “……”

    把东西送到厨房夏子檬又折身回来,慕白坐起来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打开电视随意的看起来。

    “你们两个究竟打算相爱相杀到什么时候?”

    “不知道,看着来。”夏子檬一坐下,慕白就把她搂过来,甚是随意的回答。“现在这样不是挺好。”

    “哪里好?你什么时候这么会睁眼说瞎话了?”夏子檬顺势往他身上一靠,“你是不知道这一个星期我们都是怎么过来的,易景琛那脸简直比吃了屎还要臭。”

    “他敢甩脸子给你看?”

    “他敢。”

    “是易凌尘提不动刀了还是他易景琛飘了?”

    “很明显是后者。”

    “那就让易凌尘砍了他,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瞧你这话说的,好像这祸害跟你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似的。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早就砍他了。”夏子檬扭头看他,“先给你半个小时考虑时间,我去做个饭,一会儿再来问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