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5章
    “老子tm缺钱?”男子爆了粗口,“老子tm要的是命!”

    许执前前后后陷害他几次,害的他手底下的兄弟死伤无数,还有几个进去捞不出来,这口气他可是憋了好久,终于有机会有地方发泄,那肯定不会放过。

    “命?谁的命。”祁让声音里带着嘲讽,“执哥的吗?你不会真的以为单单一个女人就能让执哥去送命吧?”

    “好啊,那你就告诉许执,三天内我要是见不到他,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说音刚落,电话被挂断。祁让看了看手机,若有所思的笑笑,等许执从浴室出来后和他说了刚刚的事。

    许执认真听着,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让他通知易凌尘那边,最近三天不要让夏子檬出门。

    深夜十二点,夏子檬刚被易凌尘拉着上床打算熄灯睡觉,手机就不识时务的响了。

    因为是同款手机同款铃声,所以最初夏子檬还有点心虚,以为是有人找她,但最后发现是自己想多了。

    易凌尘拿过手机后的第一个举动就是下床,这让夏子檬不由得一愣。

    她和易凌尘的手机里都没有秘密,知道彼此的开机密码,甚至有指纹输入。他还从来没有背着她接过电话,今天这是怎么了?

    易凌尘径直走出房间,一点儿犹豫都没有。夏子檬傻坐在床上,咬着下唇,纠结要不要跟上去听个究竟,但最终还是没有行动,就这样一直坐着直到他回来。

    从离开到回来,中间有五分钟的时间。

    半夜十二点,能让易凌尘扔下她跑出房间聊上五分钟的人究竟是谁?聊的又是什么事?

    两人视线隔空相对,夏子檬不轻不重的“哼”了一声,斜睨他一眼出声。“谁呀?”

    “下属。”

    “哪个?”

    “你不认得。”

    “易凌尘你放屁。”夏子檬身子往后一倾躺到了床上,扯过被子严严实实的把自己盖好,笑着骂道:“说谎也说的这么漫不经心,一点儿诚意都没有,让我怎么相信?”

    易凌尘刚刚只是顺口胡邹而已,他没想过骗她也知道根本骗不过去。

    走到床边坐下,看着夏子檬合上双眼一副不在意的样子,他掀开被子一角也上了床,然后熄了灯。

    黑暗之中夏子檬感觉到他气息靠近,等她发觉不大对劲的时候,唇口已经被封住了。

    “唔……?!”

    胸口的扣子被扯开,夏子檬猛地睁大双眼,不知道他这是搞什么鬼。

    声声呜咽,最后却全数被吞入腹中。唇齿纠缠着,火热的手掌在她的身子上游走,专挑一些敏感的地带,弄的她气喘吁吁。

    “易凌尘你干什么?”

    “别说话。”

    夏子檬才刚刚一开口,就又被他封住了嘴。

    身上的衣服被一种近乎于蛮力的力道撕开扯掉,薄凉的空气和肌肤相触,让夏子檬不由得微微颤抖。

    意识到他的不对,夏子檬努力想把他推开,但结果却是被他惩罚性的咬了一口。

    “啊!”一声惊呼,夏子檬胸口传来了痛楚。“……你又咬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