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5 朱圣
    “放肆!”青云宗大长老直接移形换步瞬间来到林明跟前,他单手背在后面另外一只手握紧长剑,杀气凛然。

    “青云剑法!”他怒喝一声,而后身子左摇右晃直接出现在林明身后,长剑如同清风拂过般轻柔,呼哧一声将他的左胸口衣角破开而后平削过来,呼哧又是一声但是林明早就躲开,他挥动翅膀悬浮在空中将自己的衣服扯碎。

    “老匹夫,之前在青云宗我还敬重你几分,但是现在朱圣你根本不值得我丝毫尊敬,而且我今天还会将你踏在我脚下!”他冷声说完翅膀一挥动冲了上去,速度之快几乎是电光火石之间就来到了他面前。

    朱圣嘴角微扬直接将手中的剑丢了出去,他向后撤开两步嘴中默念几声咒语,忽然之间长剑所落之处竟然升起了一抹结界,而他的金乌之力击打到上面仅仅弹出一抹涟漪。

    “好强横的力量,小黑你可以觉察出来他的方向吗?”林明眼神一凛向四周看去,但是那空荡荡的虚空并未像有结界的样子,可是自己的灵识与威压根本就已经被真真切切的限制住了,“可恶!”

    “可以,但是比较困难,”小黑看向四周,他的眼球忽而变成了红色像激光一样扫射开去,但如果不是林明靠近他也没有办法准确的判断,“好像四面八方都已经被他布下了结界,现在想要出去很难。”

    “一般的结界师都会远强与寻常修士,他们布下的结界同等级修士根本无法突破,你想要战胜他就必须绕开他的结界!”金冥低声道,他再看向那结界之外的朱圣,“我说之前怎么没有第一时间感觉到赤帝门人的气息,原来这小子根本就是假的!”

    “假的?”金时惊讶地的看向金冥,其他几只金乌也是感到诧异,“你说他是赤帝门人?”金寒与金雷都满脸的惊讶。

    “他虽然具有赤帝门人的气息,但却不是真正的门人,他的结界能力不过牵强附会而已,真正门人的下落应该与他有关!”金冥眼神如电,金时与金火其实也看出了古怪但只不过没有细想,但是现在看来手法还真是有些生疏。

    “不管了,现在先破了这破结界再说!”林明大喝一声,金乌长剑瞬间爆射出去,轰隆隆,可是那结界依旧没有裂开分毫。

    最后以至于金寒的九重寒水与金火的三昧真火都试了一个遍,可是结界依旧立在那里,外面的朱圣则更加猖狂的笑了起来,“我之前就觉得你身上有赤帝的气息,没想到你果然是他的传人,看来我之前救你是对的。”

    他嘿嘿一笑,“你先在结界里待一会儿,我先去收拾一下灵隐宗的贼子!”话落他起身将空中的长剑握在手中,“我想想让谁先死呢?”

    “是你?”他指了指燕灵儿,后者瞪了他一眼,“还是你?”他指向灵昆,可是灵昆也不惧他怒斥道:“我怕你不成!”

    “算了,还是你吧!”他最后将剑锋指向那盘膝疗伤的寒冰,而他似乎也感受到了凛然的杀意缓缓睁开眼睛,“你既然要杀的是我,那就请放我的徒儿们离开。”

    “放他们离开?好啊,你现在当场自刎我就放他们离开,”他哈哈大笑着,可是燕灵儿与灵昆都愤然抽出怀中的武器怒斥道:“你休想!像你这种卑鄙之人就算是死一千次一万次都不足惜!”

    “你休想伤害大长老,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灵昆说完这句话身后的上千弟子都镇臂高呼道:“誓死守护大长老!誓死守护大长老!誓死守护大长老!”

    声音一浪高过一浪,直冲云霄。

    但对此朱圣也仅仅是冷笑一声,在他眼中这些蝼蚁的呼声根本对他造不成任何威胁,他振臂一呼瞬间青云宗上下上万名弟子直接冲了出来,短短几息便把千名灵隐宗弟子团团围住,他们手持长剑威势逼人。

    而那本来还在高呼的灵隐宗弟子直接没了声音,他们面面相觑眼神中多了几分惊慌失措,灵昆与燕灵儿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场内也只有寒冰面不改色依旧看着朱圣,他问道:“你的话可当真?”

    “当然当真,不过你前提是要让我看到你死在我面前,”他嘿嘿一笑负手而立。

    “师尊不要!”

    “大长老不要!”燕灵儿与灵昆当即吼道,可是寒冰却摆摆手叹了口气,“我身为灵隐宗大长老你们都必须听我的,吾意已决你们就不要再多说什么了!”

    他说着用长剑勉强支撑起自己的身子,二人纷纷上前扶住他,“师尊你不要相信他的鬼话,我们既然知道了他的阴谋他肯定不会放过我们的!”

    “对啊大长老,此人阴险狡诈你可不能中了他的计!”灵昆焦急道。

    但是寒冰却摇摇头,“我当然知道你们的意思,可是我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们都死在我面前,他们十倍于我们这是唯一的路!”

    “算你个老不死的还算是明事理,要死就赶快死哪里这么多废话!”朱圣有些不耐烦的催促道。

    寒冰随后推开二人,他们虽然很不情愿但现在已经根本不是他们可以左右的,不过就在此刻呼哧一声,一柄长刀从天而降!

    看刀头正是张扬手中的尘邪,他再次横扫可再次被朱圣躲开,两者实力相差一个大境界速度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你太慢了!”朱圣那带着嘲讽的口吻让张扬直接爆发,他怒斥道:“即便是不能击败你我也不可能看你继续迫害无辜之人!”

    “你说的倒是大义凛然,当初林月出事的时候你在哪里,你还不是一个怂蛋!”他哈哈大笑道似乎并没有因为他的背叛而生气。

    “你该死!”他再次挥舞着手中的尘邪,但即便是他使出吃奶的实力终究还是难以伤到他分毫,朱圣几个闪躲便轻易躲开。

    燕灵儿与灵昆见状纷纷冲了上去,两人的加入使他的劣势稍微扭转了一些,可还是被压榨的死死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