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7章 异域青年
    ,!

    他们看着林明的背影眼中只有无尽的崇拜,强者只会被人尊敬,而他就用自己的实力来证明了自己的。

    外城最大酒楼当属红楼了,这里人来人往,云集许多英豪侠客落脚驻足,林明一进门就感受到不下四五十道气息向自己袭来,他顿时把自己的气息限制在了天神境二阶,这等实力在这里算是比较普通的。

    所以那些高手的灵识也就是一闪而过,他抬头向二楼走去,皇云天一人盘坐在座榻之上,他端着一杯还在冒着热气的酒水笑道:“林兄果然没有食言,这酒水果然还是温热的,”他放下酒杯拍手称赞。

    林明则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热酒入喉让其全身冒汗,“承蒙皇兄信任,这桌子美味佳肴我就不推脱了,”他笑着说道。

    皇云天当即摆摆手,“不要见外,想吃什么管够。”

    两人对饮数杯突然从楼下传来一阵打斗声,林明与皇云天都不由得眉头一皱向外面看去,“发生了什么事?”

    “禀告大公子,下面六皇爷的管家和一伙人发生了冲突,”仆从说完皇云天当即快步走向扶栏向下看去。

    果不其然,两伙人正针锋相对,一方是以柳骁为首的一伙人,他们正是六皇子府上管家,平日里就嚣张跋扈,在这红楼更是张扬异常,因为抢座与同来这里的一行异域之人发生了冲突。

    但是这行异域之人似乎并不给他柳骁面子,为首的是一名老者,他苍眉劲目满脸的皱纹挤在一起,那苍白的胡须之下暗色的嘴唇蠕动两下,“我们先来的这里,你们凭什么抢我们的位子,还有没有王法了!”

    “堂堂皇城,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出现如此豪强可真是让老夫大跌眼镜!”他拂袖震怒直接坐到椅子上。

    那柳骁也不是善茬,他上去就要揪起老者的头发可是他身后的几名异装打扮的青年却上前一步,“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让这老头滚蛋,否则就是跟我们六皇爷过不去,后果你应该清楚!”他扬起眉毛并不把之前老者的话放在眼中,他身后的那些士兵也是陆续把这些异装打扮的异域人直接围起来。

    “我不知道什么后果,老夫就不信你敢对我怎么样!”老者啪的一声将手拍在桌子上,那副样子好像在说你能奈我何。

    “不要以为你在皇城有些势力就可以为所欲,我们不怕你!”身后一青年摘下头上的草帽厉声道,他看起来年纪不大但是一身的气势却很是逼人,已经有了天神境巅峰的修为,而且他越看越诡异像是藏着不少手段。

    “既然你们冥顽不灵那我们也不用留面子了,”柳骁摆摆头,他身后的人瞬间冲了上去,手中长剑直接刺过去。

    老者单手一挥,嗡的一声,一道防御罩瞬间出现,他们都被死死地挡在了防御罩之外,而后那青年嘴角微扬单只手拍在地面之上。

    呼哧一声,一道道黑影从这些士兵身后出现,他们的模样与这些士兵一般无二,手中也同样握着长剑。

    噗嗤、噗嗤,长剑刺穿了这些毫无防备的士兵,他们瞬间倒地哀嚎不宜,那黑影瞬间消失下一息年轻男子直接出现在柳骁跟前。

    他单只手打算卡左者的脖颈可是柳骁的反映也是极快,砰砰砰,他三脚踹到他的胸口借力向后撤开,噌!

    长剑出鞘,寒芒毕露,可是年轻男子却拍了拍手挑了挑眉毛,“实力不行但是跑的还挺快,我给你三息的时间逃跑,如果三息之后我还能追上你的话你死定了!”

    年轻人的话让周围围观的人都大吃一惊,能够在外围皇城这么对柳骁说话的人屈指可数,即便是那副将张立威见了柳骁都礼遇有加,可是如今却被一异域修士威胁,如此奇耻大辱他怎能忍气吞声。

    “混蛋!老子就不信你今天敢动我!”柳骁依旧认为自己乃六皇子管家的身份别人不敢动他,可是他却忽略了一点,那就是这些人都是异域修士,什么皇城不皇城的只要是触犯了他们的禁忌就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这柳骁的下场显而易见,他不过天神境四阶的境界,论实力根本就不是对手更别说还有多种奇怪手段的青年。

    砰!

    瞬间他就被踹飞出去,青年从原地消失下一息竟然诡异的出现在了刚踉跄起身的柳骁身后,咔嚓!

    他的手臂直接被掰断,双腿双脚也被一一扯断,当他要掰断他的脖子的时候一声厉喝让其转过头来,“住手!”

    九皇子皇云天一把从二楼跳了下去,青年眉头微皱当即冷声道:“你是谁?不会也是来抢夺座位的吧!”

    皇云天还未说话那一边的小二却瞬间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九皇爷!”

    其他的人也都纷纷跪在地上,皇云天微微一笑摆手示意让他们起来,他徐徐看向那青年,“放下他,我们有话好好说。”

    “还有什么好说的,我已经给过他机会了,可是他不珍惜现在就只有一种结果!”他说完根本不给皇云天说话的时间,咔嚓一声,他的脖颈直接被捏碎。

    柳骁眼神里希冀可最后还是变成了死一样的沉寂,看到想一滩烂泥一样柳骁的尸体皇云天也有些气愤,虽然他平日里与六皇子并不是很好但是毕竟也是本家人,管家外邦之人这么杀害他当然要讨一个说法!

    “放肆!”他暴怒!

    可是青年只是扬了扬眉毛,他瞳孔里依旧是那一抹轻蔑之色,“九皇子?看来你们都是一伙的?”

    “一伙不一伙先不论,你杀我皇城之人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一人做事一人当你跟我去一趟皇城吧!”皇云天厉声道。

    “我要是不去呢?”青年笑道,他并没有把皇云天的话放在眼里,他踱着步子回到老者身边笑道:“如果你执意要我去也行,不过要问问我师父他老人家。”

    皇云天看向老者,可是他却悠闲地品着手中的茶水,“你刚刚说了一人做事一人当,我徒弟做的事情你当然要问问我徒弟了。”

    他看着自己的徒儿笑道,周围的几名弟子也是相视一笑,皇云天乃是一介皇子,被人当众调笑当然心中也是憋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