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4章 六皇子的请求
    ,!

    六皇子接过金乌长剑细细观赏本来兴奋的眼神忽然变得有些失望,“这是你刚刚用的那柄剑?”他问道。

    林明点点头,“当然了?我看六皇爷满院灵器林立,神兵利器也不在少数,想必肯定对灵器颇有研究吧!”

    这话说得六皇子倒是满脸大写的尴尬,若是寻常之人带来灵器让其观摩不管是优点还是缺点他都能指点一二,但是今天这金乌长剑却让其有些摸不着头脑,“明明看他在擂台之上杀得昏天黑地、气势凛然,怎么到了我手中就变得成了一块废铁,”六皇子感到疑惑有些摸不着头脑。

    林明见到他那尴尬而疑惑的表情心中直偷笑,“幸好你们把本源灵气从金乌长剑中抽走,否则我这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

    “什么狗屁六皇子,这破院子中的灵器最强不过地阶,怕不是拍马都赶不上金乌剑,在灵器上的造诣也不过是地阶水平,”金时嗤笑一声。

    金冥与其他金乌都哈哈笑了起来,林明也是继续追问道:“六皇爷?不知道您可看出什么独到的见解?我这柄剑缺漏很大精进的地方真的是数不胜数,”说着他还直摇头似乎这就是一件完完全全的残次品。

    但这弄得六皇子更是难看,他握着剑柄苦不堪言,“林公子当真是过谦了,此剑乃是一柄好剑!”他笑着归还回去。

    看着他尴尬的笑林明差点笑喷出来,不过这还不算完他接过长剑嗡的一声,金乌长剑带着瞬间燃烧器三昧真火,热浪扑面而来让人不得不远远的避开,六皇子也是一样他向后退了几步满脸惊讶的看着金乌剑。

    “这……”他欲言又止,林明竖起长剑递了过去,六皇子看过去脸色差到极点,他感觉自己像是受了奇耻大辱不过还不能发火只能咽回肚子里。

    “看来此剑还真是一柄不错的长剑,极具灵性,还是认主的,”他笑的颇为牵强,林明也是应声附和,随后六皇子直接将其邀请到了屋子内,这刚一进去他也有些惊讶,因为里面的灵器与外面的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

    他细细看去,两排玄阶灵器立在最外面,在往里面看去则是地阶灵器,虽然品阶不是很高但是能有如此多的地阶灵器也着实算得上是帝豪级人物,怕不是也只有六皇子才可以有如此多财力。

    林明抬头看去,六皇子走到最上面的座位上将一柄长剑取了下来,林明定睛一看当即眉头一凛,“天阶灵器!”

    “不错!林公子不愧是对灵器有研究之人,”他笑着端详几息之后走了下来,“此剑名为饮灵剑,是当年父皇屠杀阴灵大军时所铸的灵器,威力惊人,”他递给林明而后坐回了之前的座位。

    林明端详许久,这饮灵剑做工精细,虽然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但是里面磅礴的灵气却差点让毫无准备的林明吓了一跳,他握紧剑柄运转金乌之力,呼哧,长剑嗡的一声散发出道道强悍气息。

    刚坐到座位上的六皇子屁股刚挨上座位突然站了起来,他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林明,“此剑,他竟然可以掌控住。”

    饮灵剑当年铸成之时便气息凌厉,若不是拥有神皇境界之人轻易拿起他很容易走火入魔甚至是灵气灌入身体爆体而亡,不过林明却凭借天神境二阶的实力将其握在手中不得不让他感到不可思议。

    “果然有两把刷子,”他心里暗暗说道,随后他看向台下林明低声道:“林公子感觉如何?”

    后者挥舞了几下当即笑道:“好剑,不过感觉少了几分感觉?”

    “什么感觉你继续说!”他急忙问道。

    林明沉思良久,“此剑只有凌厉却无霸气,正所谓重剑无锋,只有锋利是不够的,厚重气息带来的霸气才是最应该具有的,只可惜……”他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将长剑丢了回去。

    六皇子接过长剑握在手心挥舞了几下,长剑划破虚空发出呼哧呼哧地剑声,“只可惜什么?”

    “只可惜当初的铸剑师定位太狭小,要想把霸气的感觉带回剑中必须重新熔铸,”他一脸严肃的看着六皇子,后者瞬间把剑收回鞘中,“重新熔铸!”

    “现在也只有这一种办法,不过既然是你父皇赏赐给您的我感觉还是不要动为好,”他刚说完这六皇子却摆摆手直接打断他,“你应该见过我九弟吧!”

    林明点点头,后者轻笑一声,“你感觉他怎么样?”

    “重义气,挺好的,”林明没有过多评论,言必有失的道理他还是知道的,但是六皇子却眉头一皱,“你看到的只不过是表面而已,他的真正一面才不会在你们面前暴露,但是我们其他几兄弟谁不知道他的秉性。”

    “此话怎讲?”林明嘴角微扬佯装不懂。

    “王权之下的争夺又有几个人能懂呢?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他突然看向林明问道,后者眉头微皱,“重新熔铸?你是打算用它来提升你的地位?”

    “林公子是聪明人我也就不想隐瞒你了,实话说就是这个意思,父皇当年最喜欢的剑就是这一柄饮灵剑,如果你能够重新熔铸将其实力提升我的地位提升的可不是一星半点!”他握紧了拳头看向林明。

    “可是你为什么要相信我呢?”他苦笑一声,“公子贵为六皇子肯定可以招揽众多天下一流铸剑师,我林明何德何能?”

    六皇子看到林明有推脱的意愿当即说道:“我就知道林公子肯定推脱,之前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但是现在你一定要帮我,不论付出什么代价!”他声音带着几分恳求,这让林明倒是有些为难。

    他现在毕竟住在皇云天的府邸,如果他真的为六皇子铸剑的话肯定会背上脚踏两只船的罪名,“可是……”

    “不着急,我知道林公子你现在还很为难,但是我真心的希望你能够好好考虑,您在铸剑上的造诣早就已经不是那些外面的歪瓜裂枣可以比拟的,这一点我从你拿你的佩剑整我的时候我就已经察觉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