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3章 炙烤经脉
    “如果你执意要这样做的话我们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九重寒水虽然因为金寒的原因对林少威胁并不是很大但经脉毕竟是全身上下较为脆弱的地方,不容有失。”

    “三昧真火也是,火候的控制也需要金火打起十二分精神,”金冥提醒道,金时与菩提鸟都纷纷点点头。

    他们商量一番而后林明一声低喝,他将经脉拧合处松开再顺势将九重寒水引入经脉外壁,本来淤塞的黑色毒素刚打算扩散却瞬间再次被九重寒水冰冻住。

    随着九重寒水寒气的扩散林明也开始瑟瑟发抖起来,不多时他全身上下已经结出了肉眼可见的寒霜,“金……金火,你……你若是……再不开始的话我……我就要被冻死了!”

    “你……你妹的!”林明瑟瑟发抖从牙缝中强挤出这几个发颤的字,金火一脸大写的尴尬而后深吸口气冲着林明喉咙便喷出一道细细的火线。

    三昧真火顺着经脉逐渐蔓延开来,因为有了九重寒水的保护三昧真火显得并不是那么炙热,但还是让林明一时间难以适应这冰火两重天的感觉,“加温!”

    “九重寒水转为八重!”

    “八重寒水转为七重!”

    “七重寒水转为六重!”

    不多时,九重寒水直接退去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层很薄的水珠,一阵火焰烘烤之下全部化作水蒸气。

    一刹那,三昧真火的温度真的与林明的经脉来了个零距离接触,他本来结了冰霜的脸瞬间变得通红,汗水哗啦啦落下来,不过还好经脉还可以撑得住。

    “林少,你还能坚持住吗?”

    “可以,不用担心,九重寒水虽然已经退去但是那寒气却还留在了经脉周围,我还可以坚持一段时间,”他摆摆手而后再次让金火引导三昧真火。

    火焰缓缓上升最后将经脉完全包裹住,里面的淤积的黑色毒素也由一开始的异常顽固变得十分暴躁,它们左右逃窜可是终究逃不过火焰的炙烤全部化作黑气顺着经脉排出体外。

    “成功了!”金火高兴地忽扇着翅膀,但就在此刻那本来状如涓涓细流的火焰猛然蔓延开来,他本来就脆弱的经脉直接传出炙热的疼痛感,他不由得惨嚎一声。

    这一声让在场的所有金乌都吃了一惊,而狼人与火狮也瞬间看向这边,狼人看着林明痛苦的样子也有些于心不忍,虽然它很痛恨人类但是它却感觉林明并不像其他人那么坏,“你……你怎么样?”它喊了一声。

    林明并未回应,他紧蹙眉头捂住胸口连连闷哼,菩提鸟当即大喝一声:“金火你赶快收回火焰,再这样林少恐怕要被你烧死了!”

    金火这才意识到自己控制的火焰还在他体内当即挥动翅膀收回火焰,可就在此刻林明却急忙说道:“不要……收回火焰!”

    虽然听语气很是牵强但金火还是停住了,“毒素不是清理完成了吗?现在这火焰对你的经脉就是一种无形的损耗,时间越长对以后的修炼影响越大,林少你考虑清楚啊。”

    “我……我当然知道,可是……可是你现在必须听我的!”他语气坚定,几只金乌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菩提鸟疑惑当即向着他的经脉瞅过去。

    三昧真火缭绕在经脉周围,火苗被控制的很好,只是用温度在炙烤着经脉外壁以期用最小的损耗将里面的毒素消灭掉。

    待菩提鸟看过去的时候那毒素已经完全消失,他不由得皱起眉头,“林少,现在不撤去三昧真火更待何时?”

    “为什么要撤去呢?你难道……难道没有发现我的经脉扩张了吗?”说完他不由得又捂住胸口闷哼两声,能够坚持到现在除了九重寒水的寒气残留保护更多的还是林明坚强的意志,若是他耐力惊人根本连毒素都清不掉。

    而说到这菩提鸟似乎也注意到了经脉的异变,“当真是扩张了不少,但是得不偿失啊林少!”

    “我看不然,我倒是觉得这三昧真火炙烤下的经脉变得更……更加具有韧性,比之我之前的经脉强了不是……是一星半点!”他很肯定地说着。

    金冥与金时都倒吸了口凉气,金火也是一脸懵逼的看了看金寒,金雷最后不由得问道:“真是没想到三昧真火竟然还有这等功效,只不过九重寒水的寒气即将耗尽林少你还能坚持多久?”

    “对啊林少,寒气消失之后三昧真火的温度可会达到一个恐怖的程度,到时候……”金火担忧道。

    但林明却摇摇头,“只要是能够提升实力,改造体魄……多大的苦我都能够扛得住!”

    “这……”金火一时间有些拿不定主意,他看向金冥,后者点点头还是选择了妥协,“林少的脾气与秉性我清楚,他决定的事情还是不要忤逆了,你会发现你永远都执拗不过他。”

    听言林明也是嘿嘿牵强的笑了两声,三昧真火依旧在炙烤着经脉,经脉在林明可感的范围内不断增强,可是疼痛也在其可感的范围内愈加强烈。

    最后林明只能剧烈的喘着粗重的呼吸,他甚至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最后只能单只手撑着地面,那边上的狼人很是担忧想要靠近却被林明发现。

    “不要……不要过来!”他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最后再次强忍着疼痛的洗礼,尤其是最后九重寒气消失的那一刻,他的疼痛似乎又达到了一个新的*,他甚至都想把自己的经脉一根一根的抽出来。

    “林少!”金冥担忧的吼道!

    “随之准备,只要林少一坚持不住就停下!”菩提鸟也是一脸严肃,可是直到过去一刻钟他依旧没说一句话。

    “为了经脉!为了更强值了!”他心里喃喃自语,瞳孔里的血丝甚至都要从眼眶中爬出来,那双暴突的眼球非常恐怖。

    青筋暴露的臂膀以及那颤抖的身躯都昭示着他忍受着多大强度的痛苦,“停!”终于林明吼出声来,这一声可以说是撕心裂肺、响彻云霄。

    就连那远在几里之外的皇云天甚至都听的一清二楚,他眉头紧皱看向林明方向这边,“林明还不回来不会使出什么事了吧!”神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