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驱狼吞虎(下)
    “那是什么!”那条恐怖的蟒蛇起码有十米长,一米粗。对于这些人类来说,简直就是庞然大物。

    “天哪,那是黑斑鸡冠蟒!这体型起码也有百年修为吧!”有眼尖的弟子认出了这条大蛇的来历,当下惊叫起来。

    “是吗?原来这怪物叫做黑斑鸡冠蟒啊,为了让这家伙乖乖呆在这里,我可是费了不少功夫呢!”林明的声音在树林间响彻,听起来就像是无数个林明在各个方向发出来的那样。

    “林明!你小子究竟在耍什么花样!?”秦宇并不相信林明能够以炼气期一重的修为控制住这条黑斑鸡冠蟒,这可是比他的血脉黑蟒还要高级的灵兽,若是林明能够控制,那他秦宇干脆一头撞死得了。

    “我可没耍什么花样……充其量就是从这畜生的嘴中抢下了一株灵药……以及其他的东西而已。”林明爽朗地笑道。秦宇对他这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感到十分不爽,当即怒骂道:“我管你拿了什么,如果你真的偷了黑斑鸡冠蟒守护的灵药,那你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是吗?哈哈哈哈哈……”林明又笑了起来,“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先弄到一些其他东西了……你想知道那是什么吗?”

    “嘁……别装模作样的,赶紧给本皇子滚出来!”

    “别急啊,皇子殿下,毕竟这是你最后能说的几句话了。要是你连遗言都是威胁,那你这一生过得也太没意思了……听好,我拿的另外一样东西,就是这个!”林明的话音刚落,一大泼乌黑的液体就洒在了他们身上,正好每个人都能够分到一点。

    “什么!?”秦宇用手指沾了一点闻了闻,随后厌恶地将其甩开。那液体散发着浓重的血腥味以及污臭味,秦宇感觉自己的鼻子都要掉下来了,“混蛋,你到底想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把你们干掉啊,上吧!黑斑鸡冠蟒!向那些杀了你孩子的恶人们报仇!”林明大喊道,随后,黑斑鸡冠蟒就如同听从了林明的命令那样,巨大的尾巴朝着秦宇横扫过来。

    “怎么可能!”这一系列变故是秦宇完全没有料想到的,他不明白为什么黑斑鸡冠蟒会听从林明的命令,而当他想到这中间的种种关系时,那条粗壮的尾巴已经扫到了他跟前。

    秦宇整个人直接被拍飞了,在他落地的时候,林明能够清楚地听见秦宇骨头断掉的声音。

    黑斑鸡冠蟒仍然在那群人之中大开杀戒,而林明此时也离开了藏身之处,走到了秦宇面前,露出了一个恶作剧般的笑容,说道:“你好啊,皇子殿下。”

    “你……你……”秦宇很想破口大骂,或者是发出声音将黑斑鸡冠蟒吸引过来,无奈他受的伤太重,别说发出声音将黑斑鸡冠蟒吸引过来,就连呼吸也有些困难。

    “被我这种炼气期一重的小喽啰算计到现在这种地步,我想你一定很不甘心吧?”林明笑道,随后他伸出手,狠狠地拍在秦宇的胸口上。

    “你要……做……”秦宇话还没说完,便喷出了一口鲜血,随后他惊恐地发现,自己全身上下的经脉都断掉了。

    “呵,这招还是我从宗主大人那里学来的呢……虽然说力量也许不够,但是废掉一个重伤之人的经脉,还是可以做到的。”林明笑着,露出了洁白的牙齿。但在秦宇眼中,这就像恶鬼的微笑一样。

    “放心吧,我是不会杀了你的。”林明说道,“虽然光是废了你不足以缓解我们世代的仇恨,但若是直接宰了你,我怕你们会和我们林家鱼死网破……但若是我留了你的命,那就等于给你们秦家留了一个治好的念想……毕竟,你也算个天才。”说道天才这两个字时,林明又嘲讽般地笑了一声。

    “你……”秦宇已经惊恐得说不出完整的字句了,他没想到,眼前这个被他称为废物的少年,不但下手如此狠毒,且心思缜密。在下一步棋的时候,总能够想到接下来五步的棋路……难道说,秦家在京城风光了这么久,终究是要被这个少年给打下来么?

    秦宇一直在想着,想他的未来,想秦家的未来……直到他彻底失去意识。

    搞定了秦宇之后,林明直接把他放在了那里。并不是他不想直接解决到这帮追兵,而是在他和黑斑鸡冠蟒周旋的时候,几乎耗尽了全部的灵力。在秦宇面前如此嚣张的他,其实也是几乎拼了命才装出来的。

    林明一边看着从秦宇怀中摸出来的地图,一边寻找着不老林的出口。等到他发现大路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

    “妈的……这次可真是累死我了……”林明虚弱地想道,尤其是离开不老林的最后一段路,他每走一步,都要休息一会。如果不是这样拼命赶路的话,黑斑鸡冠蟒很可能会顺着灵药的气息追过来,将他也干掉,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好累啊……”意识模糊的林明只知道自己来到了一条大路上,由于天刚亮,四周还没有人。不过,如果他在这里昏倒的话,想必很快就会被人发现吧。

    于是,林明就放心地昏迷了。

    “什么情况啊你小子,不但没有给本大爷提供灵气,反而又受了这么重的伤!?我说,我们这交易究竟还做不做了,啊?”林明一“醒来”,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你醒了啊……”林明有些虚弱地说道,他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不过这次昏迷显然没有药浴那么高级的待遇,以至于他到现在浑身上下还有些疼痛。

    “醒个屁!”金乌毫不留情地骂道,“本来我睡得好好的,突然全身上下又出现了之前那种被抽空的感觉,我就知道你小子又出事了。”

    “我也没办法啊……谁知道一下山就遇到了秦宇那个王八蛋。”林明有些无奈地解释道。

    “秦宇?那天那个耍蛇的小子吗?你居然会被那种废物追得满地跑,真是没用!”

    “好了好了……对了金乌,你作为赤帝的分身,应该有什么能够让我变强的东西吧?”林明转移了话题。

    “那种东西?当然有啊……不过,你还是先应付过眼前的一关再说吧。”金乌嘿嘿一笑,随后便不见了踪影。

    “什么……意思?”林明想了好久也没明白金乌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随后他晃了晃脑袋,醒了过来。

    然后,他就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