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您,还要吗?
    走进任务殿,林明感到了一股十分严肃的气氛。里面的人就算是接取任务,也是十分小声地在和负责人员交谈,根本没有人会做出大声喧哗之类的举动。

    受到这样的气氛感染,林明也不由得放轻了脚步。任务殿总共有五层,以林明目前的修为,只能够在第一层接取任务。

    林明粗略的扫了一眼任务列表,发现大多是一些帮助宗门种植药材之类的任务,这类任务不但耗时长,而且报酬也少得可怜。

    但是林明也没法子,除了宗门发布的种植任务以外,这里就只有弟子私人发布的悬赏任务……而这些任务嘛,虽然报酬都很诱人,但是很可惜,林明实力不够。

    “真是难办啊……”正当林明打算找一个性价比高一些的种植任务时,任务石板上突然发出了奇怪的红光。

    周围的弟子对此议论纷纷,他们知道,这样的红光说明有某个权限很高的弟子发布了悬赏任务,且任务报酬至少在两百颗聚元石以上。

    林明心中暗道不妙,会在这个时候有如此财力发表悬赏任务的人,除了秦殇以外他想不到别人,因此他打算三十六计走为上。

    “天哪!是龙涎草!那可是提炼化气丹的主材料!难道说我们宗门又将增添一名化脉境的强者了吗!?”

    “有能力炼制化气丹的,除了几名长老以外,也就只有洛风前辈了吧……”

    “难道这次就是他发出的委托?”

    “应该没跑了……”

    “只不过炼气期七重……有那种实力的人都不用在这里接任务了啊……”

    听到他们的议论似乎和自己没什么关系,林明便大着胆子过去看了一眼,谁知这不看还好,一看差点让他跳起来。

    “本人即将突破,需要一株龙涎草以炼制丹药。该灵药生于不老林中,且由一条约为炼气期七重的黑斑鸡冠蟒看守,若有人能从其手中将此物夺下,本人必有重谢。”

    委托下面,是龙涎草的种种特征以及生长的大致方位。

    “这……天助我也,真的是天助我也啊!”林明差点兴奋地大叫起来,不过还好,他成功收敛住了自己的喜悦。

    随后林明定了定神,走到一个负责接取任务的弟子面前,说道:“这位师兄,我想接一个任务,请您帮我登记一下。”

    “哦,好的。”或许是因为林明很有礼貌,因此那位弟子很爽快的就答应了,他拿起任务册,问道:“你想接什么任务?”

    “龙涎草!”

    此话一出,整个任务殿微微有些热闹的气氛被彻底引爆!

    “那小子说什么?”

    “他想接那个龙涎草的委托!?”

    “那家伙也就炼气期一重的修为吧……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勇气。”

    “这也太荒唐了吧?!”

    周围的弟子议论纷纷,似乎根本不信林明能够完成这个委托,不过好在这个任务并不是只允许一个人接的那种,更何况林明这样的实力也不像是能够完成的,因此也没人把他当一回事。只是负责任务的弟子例行公事般地问道:“你确定你要接下这个任务吗?”

    “我当然确定,好了,带我去见那个发布任务的人吧。”林明笑了起来,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

    丹王阁。

    “喂,老洛,听说你那个委托在发布的第一时间就被人接下了啊。”一名弟子嬉皮笑脸地说道,而其他的弟子也用同样的神情看着那个被称为洛风的男子,似乎在等待他的反应。

    “无妨。”现在算是丹王阁的休息时间,因此大部分弟子都在休息室里聊天喝茶,洛风也在其中,“原本我也没报多少希望,毕竟龙涎草这种灵药太过难得,我只是听说不老林中有一条黑斑鸡冠蟒,因此就猜测着那里有一株龙涎草……即使没有也无所谓,无非是突破的时间久一点而已。”

    “喂喂,你这样对接任务的人可不厚道啊,连有没有都不知道,就被你诱惑着去送死……万一那只是一条形单影只的黑斑鸡冠蟒怎么办?”

    “那也无所谓,毕竟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他们既然接下了任务,肯定是做好了死亡的准备。”洛风轻轻地抿了一口茶,接着说道,“我只是比较好奇,那个接下我任务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按理说,第三层的任务比这容易得多,报酬也多多了,而第二层……我也不知道有什么人会这么有胆量。”

    “嘿,这可就是你孤陋寡闻了。”一名弟子笑道,“据说这次接下你任务的人,是在第一层接的!”

    “第一层?”洛风有点无语,明明他已经阐明了任务的危险度,没想到还有炼气期四重以下那些进入内门没多久的弟子接下来了……真不知道是自信呢,还是愚蠢呢。

    “对了,门外有人想要见你,说不定就是那个接下任务的蠢小子……洛风你还不快去接见一下人家?毕竟人家可是助你突破的大恩人呢!”一个刚从炼药房里走出来的弟子也打趣道,洛风被他们这一遍遍地嘲笑,也有点沉不住气,大声说道,“好好好,你们一个两个都笑我,看到时候我突破了化脉境怎么修理你们!”

    “哈哈哈哈哈……”在一连串的笑声中,洛风离开了休息室,走下楼去了。

    丹王阁门外,林明正百无聊赖的等候着洛风,当他看到有人出来的时候,还跑上前去问了一句:“请问师兄,您知道洛风师兄在哪里吗?”

    “我就是洛风师兄。这么说来,你就是那个接下我任务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咯?”洛风仔细打量了林明两眼,发现这小子仅仅是炼气期一重,失望的神色又明显了几分。

    “天有多高地有多厚我不知道,但是师弟我知道,师兄你想要的龙涎草在什么地方……只是我想问问师兄,这株灵药该如何摘取,如何保存呢?”

    林明最怕听到的就是什么用金器摘取,玉器保存之类的话,要知道他当初是直接用手挖出来,随后藏在自己身上的。万一因此弄坏了那株灵药,林明的罪过可就大了。

    “龙涎草是一味剧毒的灵药……不过,它本身的价值不在于药性,而在于其中蕴含的灵气。虽然它叫做龙涎草,但其实并不是沾染过真龙的唾液,而是由黑斑鸡冠蟒的唾液孕育而出。黑斑鸡冠蟒本是剧毒,因此龙涎草也是一种猛烈的毒药,但这正好可以中和赤阳花和寒玄草那相克的药性,从而练就出用于化气开脉的化气丹。”洛风说道,“只不过,其本身对于容器没有讲究,因此就算是你用手摘取,且在内裤里闷一个星期,它的药性都还在。”

    洛风说着,发现林明的脸色变得十分古怪,他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看见林明从裤子里掏出了一株皱皱巴巴的灵药,还一脸纯真的问道:“师兄,这药……您还要吗?”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