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 秦殇现身
    “看来,聚灵阵是行不通了啊……”林明思索了一会,决定暂时先返回自己的府邸,看看自己体内的金乌有没有加快自己修炼速度的方法。

    告别了洛风以后,林明离开了丹王阁,天色黑得差不多了,因此林明也没有在路上过多耽搁,直奔自己的府邸而去。

    “哟,这不是林家的小少爷吗?什么风把你吹到这儿来了?”这时,林明似乎听到了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那声音不像是他在宗门外认识的朋友,倒是和秦宇有几分相似。

    林明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发现一个长相酷似秦宇的青年站在那里,并且嘴角还挂着戏谑的微笑。

    “你是……秦殇?”

    “正是在下,说起来,我弟弟前几天承蒙你关照了。”秦殇的微笑愈发诡异,如果狮子会微笑的话,那么它看着被咬得遍体鳞伤,无力奔逃的羔羊时一定会是这种微笑。

    “难道你想在这种地方动手吗?要知道,内门弟子若是在决斗台以外的地方打起来,先动手的人是会受罚的。”林明说道,正是因为有这条规则存在,他才没有在见到秦殇的第一时间拔腿就跑。

    “你说的很对,但是有两种情况不会受罚。”秦殇伸出了一根手指头,“第一,若是用自己的计谋、财富、权势等能力,让别人代替你出手,你就不会有事。”

    林明皱了皱眉:“那种情况下,还是有人会受罚。”

    “别忘了你是怎么对我弟弟的……而第二嘛,则是在没人看得见的情况下,让对方连呼救的时间都没有,就直接干掉他。”秦殇脸上的微笑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无穷的杀意,“只要没有人向长老报告,他们只会认为你在任务途中失踪了而已。偌大一个归云宗绝不会为了一个炼气期一重的弟子而兴师动众,因此……”

    这时林明才发现,原本热闹的集市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空无一人!

    “你……你想干什么!?”林明警惕地望着秦殇,同时右手也是伸进了口袋里,攥住了那张灵符,打算等秦殇一动手,就将灵符撕碎。

    “别着急,我只是想和你好好的聊聊天而已。你瞧,秦宇那小子可是我争夺皇位的大敌,你不觉得他被废了,我应该感谢你吗?”秦殇的表情马上就变得满面春风,“所以啊,我谢你还来不及呢,你也就没必要那么紧张了。”

    林明愣了一会,虽然他稍微放松了一点,但是右手仍然没有从口袋里取出来。

    “放心吧林明小弟,如果我想要害你的话,你现在不已经没命了吗?要知道炼气期七重和炼气期一重的差距根本不是计谋或者运气能够弥补的。”

    秦殇仍然在说着好话,然而林明并不相信他对自己没有敌意,毕竟,自己的住处也是被他使手段弄到了最边缘的地方。

    虽然林明不知道秦殇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谨慎些总是没错的,因此他不但手一直握着灵符,而且还一直保持着和秦殇的距离。

    秦殇见林明如此紧张,无奈地笑道:“好吧好吧,如果你这么谨慎的话,我也就不强留你了,今天只是打个招呼而已,下次请务必来我府邸里喝茶哦。”说着,他便消失了,而周围的人也慢慢多了起来。

    “是结界吗……”林明警惕地望了望四周,却发现周围根本没有异常的灵力波动,还是什么样的就是什么样,仿佛那些人都没有注意到突然出现的林明一样。

    “小子,你怎么搞的?伤还没好几天就又开始惹麻烦了?”这个时候,金乌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

    “不清楚,刚才那家伙用的是什么招数……你知道吗?”林明低声问道。

    “不知道。”金乌这干脆的回答差点让林明栽一跟头。

    “不知道那你怎么又说我惹麻烦了?”

    “小子,我虽然不知道刚刚那家伙是什么路数,不过他的血脉我倒是了解。”

    “他的血脉?”林明愣了一下,“秦家不是一脉相传黑蟒血脉吗?”

    “笨蛋,你们林家不也是一脉相传的焰鹰吗?为什么偏偏到你就变成本大爷了呢?”金乌的回答让林明哑口无言,不过想想似乎也的确是这个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个叫秦殇的小子应该是罕见的变异血脉,由黑蟒变异成了黑水蛟龙,如果没有我的帮助,就算你和他同为炼气期七重,也不见得能打得过他。”金乌说道。

    “那么厉害?”林明心里“咯噔”一声,“若是这样,这家伙岂不是可以越级毙敌?”

    “废话,你觉得你不行?”金乌不屑地说道,“你若是只有原本的焰鹰血脉,那对上他还真的难说,不过,在本大爷的帮助下,就算是黑水蛟龙,我也能够让他变成一条虫!”

    “那么牛逼?那你打算怎么帮助我?”林明有些疑惑,再怎么样,它也不可能让自己一下子跳到炼气期七重去教秦殇做人吧?

    “别想了,那种方法我的确有,只不过用完你就废了而已。”金乌似乎早就看穿了林明那点小心思,嗤笑了一声说道,“你毕竟不是灵兽,若是使用填鸭式提升的办法,你的下辈子就完全毁了。不出意外的话,你现在的资质最少也能够达到铸脉境巅峰,但若是用我的方法……你这辈子也达不到化脉境,你愿意吗?”

    “呃……”林明说不出话了,开什么玩笑,拥有铸脉境的资质却只能在炼气期停留,这不仅仅是未来毁了,他这个人从根本上就已经毁了。

    “放心吧,就算你愿意我也不会这么做,毕竟我们之间可还有一笔交易呢……今天的灵气质量不错,等回去之后,我教你一门吐纳的方法,这个方法能够潜移默化地拓宽你的经脉,激发你**中的潜能。若是练到高深处,就算是光靠**也能够硬抗化脉境强者的攻击,甚至能够反过来将其打败。”

    “有这种事!?”林明彻彻底底地被吓到了,若是**都能够硬抗化脉境了,那大家不都去修炼那种功法了吗?

    “甭想了,那门功法是我本体创出来的,它曾经被称为赤帝九秘,其他人根本没有办法学到。这次你可是走大运了。”金乌又一次看穿了林明的想法。

    “我知道了。”说着,林明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急匆匆朝着自己的府邸赶去。

    另一边,秦殇的府邸。

    “没想到那小子这么谨慎,还搭上了洛风这条线……”秦殇眉头紧皱,“这可就不好办了……”

    “四哥,怎么样?”秦宇在一旁恭恭敬敬地跪着,低着头问道。

    “暂时没有出手的机会,不过没关系,洛风那家伙迟早会闭关突破化脉境,那时就是出手的最佳机会。”秦殇说着,突然嘿嘿一笑,将秦宇拉到自己怀里,“你说,我们兄弟俩是不是好久没有亲热亲热了?”

    夜色渐深,而秦殇府邸却亮了一个晚上……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