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章 怎么不去抢
    “你想要交易还是购买?”有些昏暗的房间中央,有一个柜台,而在那柜台之后则是坐着一个穿着黑色衣袍,全身都笼罩在黑色之下,脸上毫无表情的男人。原本老神在在的闭目养神,等待着顾客上门。

    许是听见了脚步声,那男人这才缓缓的开口说道,却并没有要睁开眼睛看一眼来人的意思。

    对此林明也并不在意。

    他来这里也不过就是冲着那幻灵草来的。

    至于这个男人是什么人,做什么的,态度怎么样,他一概不会去理会。只管买到自己所需要的东西就好。

    多管闲事,好奇心重,迟早是会死于非命。

    对于这一点,林明心知肚明。

    “听说你这里有幻灵草出售?”林明开口说道,走到柜台前面的凳子前坐了下来。这话不是问句而是肯定句。既然那个猥琐男人说这个人有售卖幻灵草,那么这里就一定有他所需要的东西。

    相信那猥琐男也不会欺骗他。

    毕竟,欺骗他的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既然他都敢得罪那秦庆,自然也就不会害怕那猥琐男反悔或是骗他。

    “需要多少幻灵草?”那个黑衣男人依旧闭着眼睛,只是在听完林明所说的话之后,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多少?难道这个男人有很多的幻灵草不成?林明在心里面不由的想道。

    “难道你有很多幻灵草?”林明问道。

    “没有。”黑衣男人冰冷的吐出了这么两个字来。

    顿时听得林明嘴角抽搐,满头黑线。

    既然没有,那究竟是哪里来的‘需要多少幻灵草?’这是叫做欺骗消费者知不知道?

    “我只需要一株就好。”林明开口说道。

    “九百聚元石,不二价!”黑衣男人立刻开口说道。

    靠,九百?

    “你怎么不去抢啊?”这么贵!简直就是奸商。幻灵草虽然稀有,但是也并非是什么珍贵药材,只不过是制作易容丹的所必不可少的主药容易,并没有什么其他的作用。市面上面一颗易容丹也不过就是七百聚元石。

    这里一株幻灵草竟然就要九百聚元石!这和抢还真的是毫无差别!

    “我从来不干那么危险的事情。”黑衣男人说道。

    不做那么危险的事情?这不就已经是在做了吗?

    “九百,太贵了,市面上一颗易容丹也才不过七百,你这里一株幻灵草就要九百,你不去抢真的是太可惜了。”林明忍不住的说道。这特么的也太能赚钱了吧?果然,黑市就是黑市,价格已经是黑的发紫。

    “抢,很危险,我这是正经买卖。”黑衣男人回答道。

    得,和这个人是没法聊天了。

    “便宜一点,最低多少可以卖给我?”林明开始讨价还价了起来。没办法,他现在身上也不过就是九百多一点的聚元石而已,实在是穷的叮当响啊!所以,能够省一点就省一点的好,也好有点剩余的回去,不至于真的一穷二白。

    “不二价。”黑衣男人重复了这么一句。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看你也并不是诚心诚意的要卖给我幻灵草,既如此,那就算了。比起这九百一株的幻灵草,直接的去买易容丹倒是简洁省便,还除却了要人炼制的麻烦。如此,打扰了。”林明说着,站起身来,转身就要离开。

    真是没有想到这幻灵草竟然这么的贵。

    不就是想着这幻灵草要是比易容丹便宜的话,肯定是选择幻灵草了,毕竟有免费的炼丹师摆在那里,能省则省。但现在这样的情况,算了,还是去外面的市场上面看看能不能找到幻灵草或是易容丹。

    “等等。”黑衣男人瞧着林明真的头也不回的就走,立刻睁开眼睛,叫道。

    “还有什么事?”林明转身问道。

    “八百怎么样?”黑衣男人问道。

    林明则是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

    这是在和他讲价钱?

    “不行,还是太贵了。”林明摇摇头,说道。

    “七百,不能够再低了。”黑衣男人说道。

    林明却还是对着黑衣男人摇摇头,虽然并没有再开口,但意思已经很明显。这个价格,林明是不会接受的,接受就等于是自愿上当受骗,让人当成是肥羊宰。

    “六百,这是我的底线。”黑衣男人一咬牙,再度说道。

    但林明却仍旧不为所动,并且还有一种转身欲走的感觉。黑衣男人看着林明许久,沉默了一会儿,直到林明转身,刚要胎教离开,那边的黑衣男人叹气一般的开口说道:“好吧,五百聚元石。这是最终价,要是你不要的话,那你就走吧。”

    “给,这是五百聚元石。”林明转身回到柜台前,从储物袋里面掏出五百块聚元石,放在了柜台上面,对着那黑衣男人说道。

    “幻灵草呢?”林明问道。

    黑衣男人数了数那聚元石,这才从柜台的下面拿出一个长方形的器皿来,幻灵草就放坐在里面。林明接过来打开看了看,发现并没有掺假这才满意的收了起来。

    “希望下次还能够这么愉快的交易。”林明对着那黑衣男人说完,一抱拳,转身离开。

    柜台后面的黑衣男人瞧着林明离开,一甩袖,柜台上面的聚元石全部消失不见。

    “真是有意思的小家伙,他应该就是之前出手教训了那城主之子秦庆的小子吧?”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人影出现在了那黑衣男人的身后,透过光线能够看到那个说话的人年纪大概和黑衣男人的年龄差不多上下,三十出头的样子。

    只是,他身上穿的是白色的衣袍,和这黑衣男人身上的黑色,还真是形成了一抹强烈的对比。

    “那秦庆虽然不是什么好货色,但毕竟是这城池城主的儿子,就算没有打那个秦庆也算是手下留情了,可那秦庆未必会放过他。”黑衣男人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他无法活着走出这里?”白衣男子问道。

    黑衣男人没有说,但那意思已经是非常的明显。

    白衣男人则是再度说道:“我们来赌一赌怎么样?我赌他能够活着离开,若是我赢了,给我一百聚元石,若是你赢了,我就给你一百,怎么样?”

    “好,成交!”黑衣男人说道。

    白衣男子则是轻笑一声。

    “小家伙,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