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拉上贼船
    “那……宗主,这聚元石……”林明瞬间就恢复了那吊儿郎当的嬉笑面容,恬不知耻的开口说道。

    “给你!”宗主顿时有种哭笑不得的摇摇头,一扬手,将那九百块聚元石抛向了林明。林明接过顿时喜笑颜开。

    “既如此,那弟子就不打扰宗主了,弟子告退!”说完,林明立刻转身离开。

    “这小子……”宗主也只是笑着摇摇头,有些无奈之色!

    拿到九百块聚元石,林明心情非常的酸爽。用五百块买来的幻灵草,转眼间就有人付给他九百块,这种感觉不是酸爽是什么?

    “林兄!”突然的那边传来了一道呼唤的声音,林明转眼看过去,是时宁!

    “时兄,好久不见。”林明笑着说道,“好巧,我也正要去找你,这个给你。”

    “这个……?”

    “哦,之前不是借了你聚元石吗?现在还给你啊。”林明笑着说道,一看就知道心情非常好。看着手中的聚元石,时宁脸色一阵的古怪之色。他好像从来都没有想过林明会这么快就还给他聚元石。

    “对了,林兄,你这是打从主峰那边而来?”时宁收起聚元石,开始进入正题。

    “嗯,是啊。”林明笑着回应道,自然是去了珠峰见宗主,否则也没有这后来的九百块聚元石了不是?所以说,日后要是还有这样的事情,应该多去主峰见一见宗主,必定这么大的一个归云宗,财大气粗,铁定不会心疼那么几块白的聚元石的。

    这样想着的林明很显然已经是看上了这归云宗的小金库了,就是不知道这归云宗的底蕴到底有多大!

    “那,宗主有没有和你说些什么东西?”时宁小声问道。

    林明一听时宁这话,就知道时宁所问的是什么事情。

    “怎么,宗主有找时兄谈话?”林明想着之前战无灵也来他的时候,想必一开始要询问的也是这件事情吧?毕竟当时也就只有他们三个人活着离开了那赤帝冢,要说谁最是清楚里面的情况,就非他们三人莫属了。

    秦宇和秦殇在归云宗也并非是无名无姓,秦家人迟早也是会找上门来的,时家和战家皆是不如林家,但在叶凉国也算是富贵之家,只不过,势力要稍微的逊色一点而已,为了不触及秦家,时家和战家对于秦家也一般都是持有可避免就避免,不招惹就不招惹的态度。

    但是现在嘛……

    既然都已经是要打算灭掉秦家,那么到时候,多一份助力对于林家来说就是多一份保障,就能够更好的清除掉秦家。

    林明似笑非笑的望着时宁,眼神之中闪烁着算计之色。

    时宁和战无灵不就是最好的一个选择吗?如今,也算是将他们给拉上了贼船。

    只是,上了他的船想要在下船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怎么可能呢?真是因为宗主至今也没有什么态度表现出来,所以我这不是有点担心吗?秦宇和秦殇毕竟是秦家皇室中人,这在归云宗突然得就消失不见,秦家必定不会就此善罢甘休,要知道秦宇和秦殇虽然并不是最顶尖的妖孽,但也算是修为不凡。”

    时宁其实最为担心的还是别因为这件事情而弄得秦家对时家下手。

    准确点来说,是在时家内的他的父母亲,至于其他的人嘛……他不过只是时家的旁支而已!

    “放心,那件事情宗主其实早已经是心知肚明,但我也明确的和宗主说过,秦宇和秦殇并非是死在我们的手中。所以这一点,你大可以放心。”林明笑嘻嘻的望着时宁,说道。

    这时宁虽然看上去是个大块头,好像愚蠢的很,但接触久了之后,自然就会发现,其实并非如此。就像是第一眼见到他,听到他的名字,觉得他的长相和名字完全不相符是一样的感觉。

    “那秦宇和秦殇不都是死在……”时宁惊讶的望着林明。

    “时兄,话可不能乱说啊。”林明依旧是那样的笑着,但却令得时宁心头一颤,下意识的不再说下去。

    林明见状,笑着走过去,一把搂住了时宁的肩膀,说道:“时兄啊,那秦宇和秦殇虽然是死在我的手中没有错,但却真的不是我所杀。要知道,那个时候,我们可是都已经被那秦宇和秦殇两个玻璃给算计了啊。”

    因此,他还差点就被爆菊了!想想都是一阵的恶寒。也幸好还有金冥,否则的话后果真是不敢设想!

    时宁一脸的古怪之色,转而看了一眼林明。

    眸子深处有着一抹探究之色,意味深长!

    不是他杀的,却是死在他的手中,这话怎么听都有种说不出来的矛盾。那么这个人到底是他杀的呢还是他杀的呢?莫道明和莫道荣这两兄弟本就是叛徒,死不足惜,归云宗不去追究道家的人就已经是格外的开恩,可终究秦宇和秦殇不一样。

    “时兄,你说你想不想成为时家的当家家主?”林明笑着问道。

    “林兄,这话不可乱说。”时宁只真的被林明这话给吓了好大一跳。转眼朝着周围看了看,发现周围并没有别的人,这才算是狠狠地松了口气。时家的人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在归云宗修炼,还有别的人,这要是传到那些人的耳朵里面去了,接下来的日子就有他受的。

    “切,就这点胆量,就这点野心都没有?时宁,据我所知,你在时家的日子应该也不算好过吧?毕竟,你不是嫡系弟子,只不过是时家的旁支,若是你天赋异禀,得到归云宗的上层赏识,你且能够在时家有那么一席之地,倘若并非如此,那你在时家的日子……”

    哪里能够好过的了?

    这话林明虽然没有明确的说完,但那没有说完的话中的意思确实表达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就看时宁是否具备这样的野心了。

    若是时宁真的没有这样的野心的话,那林明也只能够暂时的放弃时家这条路。

    时宁沉默了许久,一直都没有开口回答林明这话。林明也不着急,就这么静静的站着,等待着时宁的回答。

    微风轻拂而过,许久之后,林明只是轻轻转身,迈步准备离开。

    “既然你没有这样的野心,那我也并不会去强人所难。只是,可惜了……”

    林明的话夹杂着微风轻拂而过,吹进时宁的耳朵之中,犹如天雷一般响亮,时宁也因此被惊醒了过来,抬头就瞧见迈步缓慢离去的林明,不知为何,心底一直有个声音在告诉他,不可错过这个机会,否则,就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等一下!”时宁出声叫到。

    林明则是嘴角扬起,露出一抹笑容来。

    时宁,搞定了!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