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试探
    “他们敢不敢我不知道,但他们也确实是这样做了。”林明火上浇油的说道,“并且为了表示他们的诚意,可是送了不少的好东西给我,自然,我是肯定不会和伯兄作对的,但送上门来的那些个好东西,也是不要白不要,伯兄不会怪我吧?”

    “冥兄说的哪里的话?你能够在这个时候来找我将事情讲明,就已经表示你是站在我这边的,对此,我对于冥兄也只有感激和谢意,哪里会怪冥兄?”伯明宗宗主满脸的欣慰之色。

    看的林明心中直笑,连带着脸上的笑容也就更加的灿烂了几分。

    伯明宗宗主见状,还以为林明这是因为得到了他的谅解所以才会如此真心实意的笑了起来,殊不知林明这个笑其实更多的是笑他的愚蠢和自己的计划得以顺利的进行。当真是跟他的谅解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不管这真相如何,反正在无意之中林明又得到了伯明宗宗主的更多信任。

    “伯兄,还有一件事情我必须得像你坦白一下。”林明说道。

    他想过,金蟾虫这种非常珍贵的虫类,伯明宗必定不会让其他任何一个人知道,能够给自己看,那就表示在伯明宗这里他是值得他信任的人,既如此,那么这金蟾虫的事情就必须得提前报备。

    如此一来,就算日后金蟾虫落入了他的手中,他也能够避开嫌疑。

    因此,泄露金蟾虫的这件事情,不可隐瞒。

    否则,日后这种建立起来的信任将会崩塌离析。

    至少在林明达成目的之前,这种信任还不能够崩溃。

    “冥兄请说。”伯明宗宗主说道。

    “我为了得到他们的信任,好方便接触到他们的核心内容,给伯兄传递他们接下来会如何去做到消息,好让伯兄能够提前做好准备,保住伯明宗,因此,我特意告诉他们,伯兄有一只金蟾虫。

    只有这样他们才会在信任于我,才会对我毫无防备,我才能够顺利的为了伯兄而去做这个卧底。但我知道,金蟾虫的事情比较重大,不可隐瞒。还望伯兄不要怪我泄露了如此重要的秘密。”林明说的那叫一个真情切意,满腔柔情,义正言辞。

    说了这么一番话,其实主要的不就是想要告诉伯明宗宗主,金蟾虫的消息说他泄密的,他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他,为了伯明宗,忍辱负重!所以日后金蟾虫的一起事情,都和他没有半毛线的关系。

    没瞧见他如此的真诚吗?

    此言一出,伯明宗宗主哪里还会怪林明,只是拉住林明的手,直直的望着他,眼神之中充满了感激和激动,此处无声胜有声啊!

    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喂,你倒是给点好处啊!

    林明见到伯明宗宗主如此表情,不由的在心底呐喊了一句。

    “冥兄,真是委屈你了。”许是真的听见了林明心中的呐喊,伯明宗宗主开口说完之后,直接的将上次拿出来的那个紫檀木的盒子递到了林明的手中,“冥兄,这金蟾虫,我就送给你了。人生难以遇见知己,能够遇见冥兄这样的知己良友,什么财宝都抵不上。”

    林明傻愣愣的望着手中的紫檀木的盒子,有点傻眼了。

    这剧情咋就全乱了呢?

    他的本意难道不是趁乱将这金蟾虫给收入囊中的吗?怎么这会子,这伯明宗宗主竟然直接的将金蟾虫给送给他了?难道说这金蟾虫其实假的?

    这么想着,林明立刻将盒子给打了开来,发现里面确实是金蟾虫没有错。

    “伯兄,这……”林明压抑住心中的窃喜,面上全然不露,反而一脸的不知所错以及征愣之色。

    “自然是送给冥兄的见面礼!”伯明宗宗主特地的将那‘见面礼’三个字给说重了几分。顿时说的林明心中一咯噔。

    再看向伯明宗宗主的时候,尽管伯明宗宗主脸上的笑容依旧那样的灿烂,眼里面全然是激动和欣慰,但林明却是猛然间惊醒。

    伯明宗宗主不可能如此轻而易举的就将这么贵重的东西送给他这种只见过几次面,还算不上了解的所谓的知己良友。

    也就是说,伯明宗宗主有着他自己的打算。

    利用?还是吸引注意力?

    又或者,是在试探他?

    这么一想,林明的大脑完全的冷却了下来,再无之前的激动,有的只是冷静和沉着。

    直接的将手中的金蟾虫给放到了桌子上面,不再去看它一眼,就好像对于金蟾虫毫无兴趣一样。

    “伯兄,这么贵重的见面礼我可是收不下,再说了,那离渊宗和万兽宗的宗主可没有伯兄这样的大方。这金蟾虫我是不会要的。”林明说完之后,直接的拱手告辞,“时间也不早了,我来此的目的也达到了,就先回去了。”

    说完,直接的转身就走。

    直到走出了伯明宗主峰,被微风一吹,才发现他后背全都是冷汗。

    “你刚才为什么……”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走,回去。”林明说着,四下看了看,果然看见了不远处的树木遮掩之间,似乎有着两个伯明宗弟子,尽管相隔的比较远,但林明还是清晰的感受到了来自于那里的视线。

    哈,那个老匹夫竟然因此而谨慎起来了。

    不过也好,监视就监视吧,等到他监视不出任何的东西之后,他也就算是真正的打入了伯明宗的高层核心。

    瞧着被林明放在桌子上面,没有再有意沾染的紫檀木盒子,伯明宗宗主神情不明。

    “宗主,冥霖带着尸魔直接回了自己府邸。”那边,林明才刚刚回到自己居住的府邸,状似无意的看了一眼那不远处跟随着的两名弟子,关上了房门,这边伯明宗宗主就已经是接收到了来自于林明的一系列行踪。

    伯明宗宗主听后挥了挥手,示意那名前来汇报的弟子退下。

    “冥兄阿冥兄,你可莫要让我失望啊!你的真心实意,希望不是虚情假意。”说着,拿起那紫檀木的盒子,转身走进了一间密室之中,将金蟾虫小心的放在了一出隐秘之处。

    像金蟾虫这样贵重的东西,他哪里舍得送出去?

    不过就是一个试探而已。

    若是林明要了,那么很显然,他本就心怀不轨,无论那万兽宗和离渊宗是否真的背叛,想要灭了他的伯明宗,他都不会让他们活着离开伯明宗。

    很快的,一系列的部署已然悄然的正在进行中。

    不仅仅是伯明宗这边,显然万兽宗和离渊宗那边也在悄无声息的做着些许的部署,说来还是林明这个肇事者最为清闲,整日闲逛伯明宗,无所事事。

    而他,只是在静静地等待着这爆发的那一日。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