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 烧死这货
    武技运转,林明速度暴增,身体呈线型极速奔走。而身后的树藤在吃疼之后也是接近于暴走状态,速度比之林明更为快速。

    林明一面快速逃,一面朝后看了看后面,不禁爆粗:“靠!这么快!”,这树藤到底是什么怪物,不仅会吸食人的灵气,而且你一个树,你速度那么快,我真是……

    树藤这样的存在,其实细思极恐,他能够感染人变成怪物,那些怪物又可以接着感染人,这就会一直往下发展,基数越来越大,而且这样子就能用数量堆质量,感染修为更深的人,长此下去,这树藤就会有个军团,一个树统领一个军团,那他基本可以横扫魔鬼洞穴了,因为进来的只有炼气期的弟子,

    这树藤,这么厉害?等等!林明突然想到什么,树?树怕什么!火啊!念此,林明也不跑了,喊道:

    “金冥!到你表演了!烧死这货。”

    开玩笑,金冥这鸟那就算修为不如巅峰,那他那火,可是实实在在的啊,金乌这一身就火焰最为厉害了,太阳神焰啊!树再厉害,你也就是个树,来个厉害的火还不烧个干净?

    金冥听到这话也是眼睛一亮:“好办法!看我的!”,从林明体内出来,张口一道金黄色火焰出去,火焰附着在藤蔓上烧灼,如果是普普通通的火焰,或许真得烧不着,但这个金冥虽然修为不咋地,好说歹说那是正宗的赤帝分身啊,那金乌之火。

    只能说,这次真得是凑巧了,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树藤伸出去的藤蔓被点燃,原本金冥火焰没有那么大,但是藤蔓越烧越旺,火势越来越大。

    树藤吃疼,挥舞着满是火焰的藤蔓,极是痛苦,那本来中品灵器都不能造成伤害的藤蔓,现在正在被燃烧殆尽。

    林明也不跑了,站在不远处看着燃烧的树藤,嘴里发出啧啧声:“这就是不费吹灰之力吗。”,转头问金冥道:“这东西最后不会就烧完什么都不剩吧?”

    金冥骄傲的一抬头:“那可不,本少爷这太阳神焰,岂是凡火能相比的。”

    “那这树藤没用啊。起码之前那这魔兽有结晶。这东西不会最后连木炭都没有吧?”林明摸着下巴。

    金冥沉思下:“等等吧,这东西我也没见过,也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

    树藤身上满是火焰,金冥的火越烧越大,树藤在地上打滚,亦或是干什么都不能使火焰熄灭,如同附骨之蛆,火焰反而越来越大。

    无论树藤怎么挣扎都没用,片刻后被燃烧殆尽。林明站在不远处,确认树藤彻底死亡后才过去,树藤死后只剩在满地的灰烬。

    林明也是感慨,如果不是金冥的火,恐怕现在身死道消得就是他了,树藤只需要跟他缠斗一会儿,等到他的傀儡来到,几个人一起围击林明,那林明恐怕……

    这个试炼之地充满凶险,就拿树藤来说,百分之九成的弟子恐怕都会葬身此地,更不要说之前那两个魔兽。

    金冥看林明盯着树藤灰烬,出言说道:“以后你经历的会更加凶险。”

    金冥沉声又道:“修炼者,本身就是逆天而行,与天争资源,所谓朝生夕死。”

    林明深吸一口气,眼中重燃斗志:“这才是该有的生活,朝闻道,夕死可矣!”。

    他看看四周道:“赶紧走,此地不宜久留,之前树藤整的动静那么大,恐怕会有好事者前来。”

    “先别急!”金冥拦住他,又指了指这片灰烬:“里面有东西。”

    “嗯?”林明站住,疑惑看着金冥,然后在灰烬里伸手摸了摸,

    “嗯?”

    林明从里面拿出来一个红色的晶体,晶体通体红色,晶莹剔透,散发着妖异的血红。“这是啥?”林明问。

    金冥仔细瞅了瞅:“本大爷也不知道,我从来没见过这东西,不过这晶体蕴含的灵力倒是挺纯,不过就是有些怪异。”

    林明白了金冥一眼,什么赤帝分身,见多识广呢?知识渊博呢?不存在的!想了想,林明就直接塞进储物袋了,先留着吧,谁知道是什么,可能以后会用到。这东西的主人毕竟挺邪乎,挺厉害。

    在林明看不到的储物袋里,红色晶体被他随手扔到了蛋的旁边,那个蛋正是他捡到的那个,为此他还被魔兽益鸟追了很久。只不过一直没反应的那个蛋壳貌似闪了一下,红色晶体也随之闪了一下。

    林明离开后,那片灰烬慢慢的消失,正如之前的魔兽血肉一般,如同被消化了。后面这片地方又来了几个宗门弟子,只不过等到他们来到之后,已经恢复原样,没有丝毫痕迹。他们没有滞留片刻,随即就走了。

    森林深处,一口井里倒映出林明的模样,井旁边几个黑袍人围着,口中念念有词,一个衣服上纹着金色纹路黑袍人一挥手,其他人全部睁开眼,看向井水,他们看见林明时,表现的好像都很激动,一个个指着林明不知在说些什么。

    ……

    林明确实在赶路,距离遭遇树藤已经半天过去了,这一段时间倒是什么也没碰到,总算安生了一会儿,经过这两天,他的逆天武技又有了新的理解,逆天第一重相比前两天更为快速,用起来也更加熟练。总的来说收获还是很大的。

    金冥突然出来,漂浮在林明面前,开口说道:“我总觉得我们被窥视了。”

    林明警觉,看看四周:“周围有人?”

    “不是,就是感觉被窥探了。”

    林明知道金冥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而且直觉这东西本来就无迹可寻,金冥都感觉不出来,他更感觉不出来,加快脚步:“我们赶紧走!”

    “不,这感觉一直存在,走到哪都没用。”金冥说道。

    林明停下脚步:“那怎么办?”

    金冥想了一下,片刻后,他双眼明亮,闪着金光,整个身躯暴增,飞到半空中,冲着天空一声鸣叫:“唳!”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