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章 击杀青玄
    其实这么问也是想知道对方究竟有多少人,毕竟以后一定会遭遇到。

    “嗯?”青玄一愣,然后说道:“打败我,我就告诉你。”

    “打败?”金冥皱眉,出声道:“你应该知道,咱们两个不存在打败,要么你死,要么我亡。”

    “哈哈哈……”青玄大笑着,身影消失,声音在天空回荡:“那我为何还要告诉你?”

    金冥耸耸肩,本来他就没想过会被告知,警惕的看着周围,青玄那鬼魅的身法还是威胁很大,金冥只能在他攻击的前一刻才能感应出来,躲避攻击,稍有分神就可能遭受攻击。

    右边!

    金冥抽手抵挡,果不其然,右侧出现一个人影,双方拳脚相交。

    分开两处,又化为两道残影攻击在一起,两个人攻击所处之地皆是狼藉一片,说是被龙卷风刮过也不为过。

    青玄就算是刚才被林月和金冥俩人攻击消耗,现在还可以和金冥打的不可开交。只不过看金冥,呼吸均匀,显得游刃有余。

    天空中两个人一直打着,难分难解。

    慕容东方跑到小萝莉的旁边,看到小萝莉并无大碍后,把她抱到一边,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两个人战斗的余波都不是他们可以承受的。

    把小萝莉放到一边,慕容东方擦擦脸上的汗:“好家伙,这么重。”慕容东方这么累。自然不是因为小萝莉身体重,而是她的刀太重了,慕容东方用了吃奶的力气才拿走。

    这把刀太古怪了,之前林明拿时就是觉得有点重,但是现在慕容东方拿着,居然会更重了,那时候的林明绝对没有慕容东方的力气大。

    而天空中的战斗,也进入了尾声,

    一次交手之后,金冥青玄分开,站立两侧对峙。

    金冥看看手掌,眼神怀念,眼中思绪似乎飘到远方,低声道:“多少年了,我没有好好战斗过。自从老大被灭,我们九兄弟分隔各地,我经历了那么多宿主,要么夭折,要么承受不住金乌血脉。更不要说让我占据身体战斗。

    太久了,真怀念那时候大杀特杀。”金冥回忆着。而一旁的青玄看他这样,警惕起来。

    好好的,怎么突然回忆。并且在刚才,青玄就有一种强烈的危机感,

    “谢谢你的杀意。让我能够再次战斗。”金冥目光诚挚的望着青玄,青玄心中的不安越发严重。金冥又接着说道:“不管你的目的如何,你让我再次战斗,虽然没有恢复实力,这也不错了。”

    “虽然我还想继续,但是,”金冥目光一凛:“该结束了。”

    金冥全身涌出白色火焰,那是不同于之前金黄色火焰的白色火焰,冲天而起,脉纹布满全身,金乌之力游走全身。

    白色火焰慢慢升腾,越发庞大,渐渐的竟在金冥背后组成一个巨大的金乌,白色的金乌神俊异常,三足金乌带着巨大的压迫感,给青玄一股强烈的危机感,甚至他感觉颤抖。

    走!全身都在传递一种信息:危险!

    只不过这个金乌没有眼睛,无论是之前金冥鸣叫破别人的窥探,还是这次,两个金乌虽然栩栩如生,神俊如此,但唯独缺了眼睛这一块,给人以一种不完美的感觉。

    三足金乌漂浮在金冥身后,白色的三足金乌仰天长鸣:

    “唳!”

    又是这声音,穿金透石,响彻云霄!

    声音传遍整个魔鬼洞穴。整个魔鬼洞穴这一瞬间仿佛只有这一个声音,无论是谁都听到了,金乌有他的骄傲,他原本如太阳般耀眼,所以他一出现,就要像世人宣布。

    森林深处,八大黑袍人原本在忙着自己的事情,这时候却都停下了手头的东西,全部朝一个方向看去,又出现了,那个金乌再次出现。

    八大祭祀,全部聚集到一起,商量着什么,窥探是不行了,上次金乌鸣叫之后,他们的一切都探查不到。

    青玄看到巨大的三足金乌的一瞬间,就知道自己要殒命于此,面如死灰,艰难的说道:“你之前一直在隐藏实力?”

    如果金冥早这样,那么完全没有必要跟自己战斗。这只三足金乌上传来的恐怖压力令他害怕。

    “不然呢?”金冥站在下方,释放完三足金乌之后脸色惨白,全身的灵力都被抽空,不过他还是挤出一丝笑容,解释道:

    “也不全是,如果我过早的使出这个,那咱们两个还打什么,我好不容易取得一时半刻的身体,怎么能这么浪费,可不能这么快就用了。”

    青玄惨然,他一直以为自己胜券在握,原来他还是低估了金乌。他突然明白父亲为什么不过早的带人来围剿林明,恐怕也是怕有什么后手吧。

    他还以为自己能够胜金冥,原来他一直在跟我玩。

    金冥可不管他的心理活动,他只知道他也快到了极限,于是一指青玄,三足金乌飞掠而去,。青玄原地等着三足金乌的来临。

    三足金乌飞得不快,完全比不上青玄的速度,但是青玄却一动不动,不是他不想躲,而是躲不了,三足金乌牢牢地锁定他。完全动都动不了。

    炽热的温度,三足金乌扑上青玄,青玄甚至没有发出一个声音,就随同三足金乌一起消散于天地间,不留丝毫痕迹。

    “啪!”

    森林深处,代表着青玄的命牌一声脆响,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一个人跌跌撞撞的跑到祭祀开会的地方。

    来不及汇报,直接扑入进去,大喊道:“大祭司,大公子的命牌碎裂了!”

    金纹黑袍人原本还想责怪他没有规矩,但是在听到他的话后,金纹黑袍人身体猛地一震,跌坐在凳子上,木讷的看着前方,仿佛一下子老了很多。

    其他人都没有出声,静静的待在一旁,而那个报信的人更是跪在地上,颤抖的盯着地面,不敢看金纹黑袍人。

    半晌,金纹黑袍人才出声,声音干涩的说道:“拿来我看看。”

    报信人战战兢兢的把青玄的命牌送上去。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