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章 满座皆寂然
    赵公子俨然就是电视中演的那样,一个二世祖,脚步轻浮的走到林明旁边。看着林明自顾自的喝着酒,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自己在临安镇还没见人敢这么无视自己。

    伸手想要去打翻桌上的酒,给林明一个厉害瞧瞧。林明冷笑一声,早就看清楚了,他身后的几名保镖,皆都是炼气二重的修士,这在普通民众这里已经很厉害了。刚才那名将军也就炼气四重而已,这还真是宠这个酒囊饭袋啊。

    手掌一拍酒壶,酒壶“硄”的一声击中赵公子的胸口。赵公子顿时如断线的风筝一般,飞出好远,乒乒哐啷的打翻众多桌子。

    顿时惊疑之声四起,有惊讶的,有佩服的,也有想看好戏的:

    “哎呦呦,快看快看,这位狠人居然敢这么做。”

    “这是谁啊,这么胆大,敢这么下手。”

    “有好戏了,赵先庭底下的保镖可不是吃素的。”

    ……

    赵先庭吗?林明把玩着手中的酒杯。

    那几个保镖一看赵先庭被林明一下击飞出那么远,脸色一变,他们没想到在临安镇居然还有人敢对赵先庭出手。

    纷纷怒喝一声,几人炼气两重的灵力涌动,声势浩大的朝林明打去。那几名保镖都是肌肉满满,一个个身形硕大。

    小二早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周围的看客也都兴致满满的看着这边的战斗,在他们看来林明妥妥的要被打死了。

    可惜意料中事情不会出现了。林明突然站起了身子,修为不再隐藏,呼吸之间散发着铺天盖地的威压,震得几名保镖胸前气血一阵阵的翻江倒海,哇的吐出一口鲜血。

    开玩笑,炼气二重,蝼蚁般的修为。

    整个房间鸦雀无声,无论是看戏德,幸灾乐祸的全都被震惊的说不出来话,一个个呆呆的看着林明。

    “滚!”林明眼神凌厉的看着他们几个,甚至都没用引动杀意,几名保镖就纷纷后退,林明灵力威压让几人根本提不起反抗之心。

    事情仅仅也就一瞬间发生,赵先庭被击飞出去之后,胸口气血翻涌,吐出一口鲜血。他哪受过这等对待,当下脸色铁青,挣扎着爬起来,大声吼道:

    “大飞,龙鸣,给我上,今天小爷我要让他生不如死。”

    抬头一看,却看到他的几名保镖被震得吐血,一个个摇摇欲坠,脸色苍白。

    “哦?”林明听见赵先庭的话,闪字诀发动,瞬间来到赵先庭面前。赵先庭被突然而来的林明吓了一跳,顿时心生恐惧,知道自己惹了一个不该惹的人,声音颤抖道:

    “你……你要……干什么,我……我爹可是镇长。”说着,双手撑着地面向后面退去。

    林明内心点头,临安镇的镇长啊,嘴角勾起微笑,有点意思。抓起他胸前的衣服,将他提了起来,玩味的看着他:“我干什么?你不是要让我生不如死吗?”

    “我我我……我开玩笑的,没有没有。”

    提起来,把他扶正,林明整理了一下他的衣服,满面春风的说道:“你爹不是很厉害吗,你把你爹叫过来。”

    赵先庭脸上哪还有之前的嚣张气焰,赔笑道:“没有,没有。”

    一声斥吼:

    “快去!”林明走回原来的酒桌,路上的人纷纷让路,唯恐慢了一步,悠悠的说道:

    “我在这里等着。”

    几名保镖连忙上前扶住赵先庭,赵先庭甩开他们的手,怒骂道:“滚,老子天天养着你们,关键时刻没用,吃干饭的啊!”。保镖纷纷低下头,不敢反驳。

    因为声音太大,用力过猛,又咳嗽几声,吐出几口鲜血,忿忿的心想:这可是你自找的,等死吧你。

    一瘸一拐的朝外面走去。几名保镖连忙跟上去,接着扶住赵先庭。

    对他们视而不见,林明拿起酒壶喊道:“小二,我的酒呢。”

    小二在一旁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忙说:“就来就来。”说着风一般的跑回后厨,生怕耽搁了,惹恼了林明。

    周围人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整个房间炸开了锅,全都在说:

    “这……这…这,”

    “我去,这狠人谁啊?”

    “这么牛逼的吗?”

    ……

    林明可不管他们在说什么,自顾自的喝着酒杯的酒,好不悠闲自在,丝毫没有因为刚才的事情坏了心情。

    这时老板拿着一壶酒走出来,恭恭敬敬的给林明甄了一杯,然后把酒杯放到桌子上,道:“客官,您的酒。”,林明拿起酒杯,喝了一口,赞叹道:

    “不错。”

    老板俯身下去,好心提醒道:“客官,赵先庭他爹可是镇长,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要不您……”

    林明淡笑道:“谢老板好意,我心里有数。”自信一笑:“这临安镇我就不信他镇长一手遮天,如果他真的一手遮天,那我就破了这天。”

    这天是,宗门养国。四大宗门分别拥有一个国家,宗门高于国家,说是君权宗授一点也不为过。在这明治国,自己所代表的是伯明宗,就算林明坐在皇椅上也没人敢废话。区区镇长,还能翻天不成。

    老板没有再接着说什么,叹息一声退下了。

    林明自饮自酌,泰然处之。周围人看他的目光全都变了,变的敬佩起来,强者为尊,在哪里都是受尊敬的。

    本来有事打算走的,也不走了,纷纷留下来看戏,想看看后续发展会是什么样子。兴致满满的等着赵先庭把他爹带过来,想要看林明会如何处理。

    一个角落中,一名二十五六岁的青年一直看着事情的发生经过,青年白衣如雪,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看一眼就会心生好感。

    虽然一副人畜无害,笑呵呵的,但其眼睛开合中,偶尔流露出精光让人不敢小觑。青年拎起酒壶起身朝林明的座位走去。

    走到林明的旁边,笑着问道:“兄台介意与人同饮吗?”

    林明指着对面的座位:“但坐无妨,正愁无人说话。”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