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章 太阳神焰的异动
    座中的林明邪魅一笑,看着怀里的灵狐,俯下身子在她轻声说道:

    “你这属于玩火,会烧到你自己的。”

    灵狐在刚开始的惊讶便恢复正常,看到林明这样说也不怯场,美眸白了他一眼,挑衅的笑了一声,笑颜动人心魄,同样也凑到林明耳边,道:“那你就来啊。”

    她哪里知道,林明早就被金冥挤下去了,林明喝的有些醉意,再加上灵狐施展魅术,他确实晕晕的睡了过去。刚醒不久的金冥一直看着情况,林明昏睡,立刻就接管了身体。

    金冥可是活了几万年的老妖怪,灵狐诱惑他,只能说会是反被调戏。

    如果是林明在这还真不是灵狐的对手,不过可惜现在是金冥。金冥眼睛眯起来,看着灵狐,一巴掌拍在了她屁股上。

    “啪!”

    一声脆响在大厅中回荡。灵狐整个人都惊呆了,大厅里其他人也都愣住了,半秒后大厅就被各种口哨声充满,纷纷起哄:

    “这位大神简直了,不仅被魅儿抽中,现在又干出这种事,求师傅收我为徒。”

    “先生真乃神人也。”

    “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

    灵狐整个人如一只受惊的小鹿,猛地从林明腿上起来,脸上火辣辣的,就像是抹了很厚的腮红,娇艳欲滴的模样让人忍不住想吃一口。灵狐站起来瞪了林明一眼,双腿如风快步走开了。

    底下顿时哄堂大笑:

    “哎哎哎,姑娘别走啊。”

    “别走啊,这位姑娘。”

    “哈哈哈。”

    ……

    金冥看着灵狐的背影嘿嘿笑了几声,跟自己斗,哈哈哈。不过他没有再接着留她,林明感觉不出来灵狐的修为,他可是知道。以林明的修为想要留住她,还真是困难,弄不好还容易被她打一顿。

    楼上的池青魅和萧沐然也都一直看着下方,看到灵狐被林明拍屁股也都愣住了。随后萧沐然便忍不住大笑:

    “哈哈哈,她灵狐也有今天啊,也有这时候。看她以后还不收敛点,哈哈哈。”

    池青魅虽然没有像他这样,不过她眼中的笑意也是掩饰不住,嘴角的微笑出卖了她内心的想法。

    “嘭。”的一声,房门被推开,灵狐逃也似的走进房间。她虽然经常调戏别人,但别人连她的衣角都没摸到,更别说是像这样被拍屁股。她享受的是,男人被她耍的团团转的感觉,那让他很有成就感,但今天这样,当真大闺女坐花轿——头一回。

    “哈哈哈,被收拾了吧,让你浪。”萧沐然见她狼狈的进来,毫不客气得哈哈大笑嘲讽她。灵狐走到桌边,拿起桌上的茶水就喝了两大口,平复了下心情。

    美眸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萧沐然,鄙夷不屑:“怎么着那也比你这个被我弄的脸红流鼻血强。”

    “我我我……”萧沐然一时语塞,说不出话。之前他第一次来组织,灵狐看他长的好看,过来调戏他,谁知道萧沐然看见灵狐那半裸的酥胸,居然抑制不住,当场流鼻血。这件事一直被灵狐当做笑柄笑话萧沐然。也是萧沐然心中一直的黑历史。

    从那以后,灵狐有事没事就故意撩拨萧沐然,弄的萧沐然曾一度害怕她,甚至是远远的看着她过来了赶忙找地方躲起来。

    看见萧沐然吃瘪,灵狐被金冥弄乱的心稍微平静了一点。透过窗户看见林明那挂着邪魅笑容的脸,灵狐就一阵牙痒痒。

    “这次让你也长长记性。”池青魅轻声道。灵狐可不敢反驳她,垂头丧气的应了一声:

    “是。”

    ……

    金冥一口喝完酒壶中的酒,转身冲着二楼池青魅所在的房间露出个大大的笑脸。然后挥了挥手,最后挥手的动作猛地一拍。

    做完这些,金冥哈哈笑了一声,大步走了出去。

    灵狐看着金冥得动作,顿时一阵羞恼,脸上又浮现出红霞,牙根直痒痒,恨不得把金冥给撕碎。

    萧沐然非常幸灾乐祸的笑着。只有池青魅皱了皱眉头,手指敲打桌子,沉思着,好半晌,露出一起笑意:有意思的人。炼气七重居然能够发现自己。

    如果是林明的话,绝对发现不了楼上的池青魅。窗纸是特制的,还能屏蔽灵力波动。况且他们这三个人的修为都比林明的强。

    金冥也没有发现,只不过它的直觉告诉他有人在观察他,对于他的直觉他从来都是十分确定。之前金纹大祭司偷窥他时,都能被他察觉,更不要说这几个人。

    只要仔细感应下目光所在处,不难猜出他们在哪。

    一直到出了夜半酒楼,才察觉到那些目光的消失。酒楼门口还有着源源不断的人进去,小二依旧是那副模样。

    祭出太阳神焰,燃烧体内的酒意。突然感觉太阳神焰微微跳动了一下,虽然很微小,但是林明确确实实的感觉到了。

    太阳神焰跟了他十几万年,他的微小变化金冥都能察觉到。出现这种情况的解释只有,附近有其他的火焰,并且品级绝对不低!

    他刚想要细细的去查找一下,林明的意识便已经苏醒,取得了身体的控制权。

    “唔……这是在哪?”

    被打断了感知,看着林明不明所以得模样,金冥没好气的说了一句:“酒楼外面!”

    “酒楼外面?我怎么在酒楼外面了?”林明刚清醒,还没反应过来。

    “瞅你那样,被人下魅术了都不知道,你自己好好想想怎么回事。”

    林明摇摇头,平定两分钟才想起来前因后果,只是被下魅术,不是被喂*,对于前面得记忆没有丢失。想到他之前的样子,林明就一阵后怕,如果是要害自己,那真是太轻易了。不过话说回来,灵狐完全没有杀意。

    也正因为如此,林明才没有警惕,着了她的道。顿时心里想,太可怕了。

    “想起来了?”金冥问道。

    “嗯。”林明不好意思的说道,毕竟自己表现这么不堪。金冥哪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可劲儿损了林明几句。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