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章 九皇子
    林明猛地惊醒过来,“婉儿?”婉儿是谁,刚才那个人的名字吗?那个女子叫婉儿吗?林明捂着头,脑子里极力翻找婉儿这个名字,却是搜寻不到任何结果。

    他把从小到大遇见的女子全部翻找一遍,没有人的名字中带着“婉”这个字。自己做梦为什么会梦见她,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蹊跷。

    “喂,小林子,咋咋呼呼的,干嘛呢。”金冥从一旁的空地上飞到林明肩头。他刚才正在察看四周情况,没有听清林明喊得什么。

    “嗯?”林明这才反应过来,看看四周,青青翠绿色,已经来到了岸上。林明突然想到自己还在水潭里,手指一碰触到蓝色莲花火焰就没了意识。忙问金冥发生了什么事:

    “我怎么在这里,那个蓝色莲花怎么样了?”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就来气,金冥翅膀“啪叽”呼在他脸上:“你还好意思问,怎么那么莽撞,如果不是因为赤……额,如果不是你运气好,你现在已经魂归西天了!我现在也是在下一任宿主身上沉睡了!你就不能让我省省心吗?”

    林明大惊,忙问发生了什么事情,金冥就跟他说了他被冻成冰块,金冥用白色太阳神焰封印蓝色莲花火焰,最后林明因祸得福,非但没死。还提升了一个小境界,这其中隐藏了赤帝的事情,有些事情,如今的林明是不需要知道的,他还太弱,知道的越少越好。

    赤帝出现在林明身上,这件事情本身太过诡异,金冥自己都一无所知,况且一旦牵扯到赤帝,事情就会特别麻烦。

    金冥可以肯定,即使赤帝气息转瞬即逝,但是天上那群大佬必定已经知晓了,毕竟他们虎视眈眈盯着赤帝不是一天两天了。现在肯定全世界搜寻赤帝气息。

    不过还好,金冥在林明身上怎么找都找不到赤帝气息的残留,一丝一毫,一丁一点都没有,如果不是被封印的蓝色莲花,它都要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这个事情得好好琢磨琢磨,赤帝应该有事瞒着他们几只金乌。

    林明察看丹田,惊喜的发现,果然有一个蓝色的莲花静静的呆在那里,美丽,恬静,淡雅,让人看上一眼内心就会宁静下来。

    蓝色莲花上缠绕着几丝白色的丝线,林明知道,那是白色的太阳神焰。

    感受着体内翻腾滚涌的灵力,林明也终于确信自己踏入了炼气八重!不得不说,一个境界就是一次提升,最大的提升还是灵力量,林明的经脉比别人宽大很多,这次提升灵力量多了很多。

    体内翻涌的灵力是因为刚踏入炼气八重,境界有些虚浮,不沉。林明原地打坐,运转灵力,稳固下境界。

    果然灵力都沉淀下来,不再浮躁。

    做完这些后,林明就赶紧赶路回去,出来那么久,小萝莉他们该担心了。路上林明在心底问金冥:

    “这个莲花上的封印什么时候才能解封?”

    “这个不急,也急不得,等到你可以吸收他的时候,你就能解开封印,这个封印需要你自己揭开,你有能力解开,你也就有能力吸收他了。”实话说谁知道他什么时候解封,这根本就不是我布置的好吗,那是赤帝设下的封印!

    林明不再多问,蓝色莲花静静悬浮在丹田。

    ……

    回到几人所在的地方。

    廖佳佳脸上带着泪痕,显然是刚哭完。不过好在已经结束了,廖佳佳早有察觉父母可能会因为自己抑郁成疾,只不过现在看到还是特别伤心。

    哭出来之后就好多了。廖佳佳去给她父母上坟,祭拜两位老人之后她们回到房屋前。等候着林明。

    “哥哥!”

    一看到林明过来,小萝莉就扑了上去,扑了个满怀。伯清绫也走上前,关切道:“怎么回事,去哪了?”

    林明揉揉小萝莉的脑袋,笑回答伯清绫道:“没什么,去四周看了看。”伯清绫“哦”了一声,没有多问。突然察觉到林明修为波动又强了,惊呼道:

    “你突破了?”

    林明道:“嗯,一不小心就突破了。”伯清绫眼睛白了他一眼,咱能说的再不要脸点吗,还一不小心就突破了,我怎么就天天那么小心,从来没有一次不小心过。

    不理会林明,伯清绫叫上廖佳佳她们,该回去了。廖佳佳骑在银狼王身上,她哭了很久,虚弱的很。刚开始廖佳佳还推脱,后面就不得不坐了上去。坐上去之后,廖佳佳就惊呼,银狼王的背特别软,坐上去非常舒服。

    银狼王可不敢反抗,不然又是一巴掌,有苦说不出,都快成了公共坐骑了。自己的主子又是特别听林明的话,唉,这辈子怕是翻不了身了。

    林明牵着小萝莉的手,在前面走,伯清绫时不时逗逗小萝莉,最后跟着银狼王廖佳佳,龙泽苑他们。

    一行人走在街道上,就快要到客栈了,突然街道上的人们变的嘈杂起来。

    “哎哎哎,这人是谁啊?好帅啊。”

    “就是就是,你看他的眼睛,看他的鼻子,你看你看,还有他的嘴巴。好帅哦。”

    “太英俊了……”

    ……

    林明一惊:总有人在背后说我帅,有什么事情当面夸不好吗,为什么要背着我。

    “你看他骑的白马,哎哎哎,他向我们招手了。”

    白马?不对吧,自己这里顶多有一个银狼,而且我还没骑。

    转头看到一个小白脸骑在一匹白马上,只见那人长的英俊不凡,身上流露着高贵的气息,胯下的白马也是神俊异常,昂首挺胸,似乎成为他的坐骑就是无上荣光。

    那人刀削斧切的面容,眸子中透露的精光让人不敢直视,同时他俊美的容貌又吸引人不得不去看他。

    举手捉足间散发着一种高贵的气息,身上的气质让人一看就知不是凡人,他看人很和气,但是这和气中的高傲却是不自觉的流露。不是刻意的高人一等,而是长久养尊处优所养成的。

    举手捉足间处处散发着一种雍容华贵的气息。

    男子慢悠悠的走着,身后跟着一众银甲将士,训练有素,威武不凡。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