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章 算盘
    此时一边的林明和尸魔二人,特别是尸魔见他们在窃窃私语急忙跟林明小声的说道:“公子,他们有打算,要不要我杀了他们!我们先下手为强。”

    林明望着那边,略有所思阻拦了身后暗运功法的尸魔:“不急,先看看!他们到现在都没有动手,我这番欺辱居然忍了下来,看来那个中年人不是一个傻子,知道我的目的就是逼他们动手。”

    林明心中除了想要知道更多的暗处讯息情报之外,他还明白一点,只要对面敢先动手,那就不是天明教一教和自己的事情了,而是和自己背后的宗派势力作对,说得不好听一点:寻衅滋事,故意挑衅,看不上堂堂的伯明宗,不把伯明宗放在眼里。

    对于自己宗派那些老家伙的脾气,还有堂堂大门大派脸上的面子,这些林明比谁都清楚,谁敢触犯了这些,那就是自讨苦吃,古话也不是说“人要脸树要皮”,何况是东紫大陆四大宗门之一的伯明宗。

    更何况林明早已经点破了对面身份,再则言之还有前面的情报作证在先,真要挑破了,那就是印证了自作孽,不可活。

    “教主名为保护此人,实际也想试探于此人深浅!这下倒好,留给黑门那群歹人便可,只是想必……他以为对付想要害他的是我天明教,这下倒是一个不妙。”中年人心中做起了盘算,临走之时昨日教主交代的事情看来试探是没有必要了,不然还要踢到铁板。

    只是这么一个开头,所谓保护,在这个中年人心中计较起来,已经没有必要,此时毕竟他也也先入为主的让林明误会了,为时已晚,只有亡羊补牢,方能补救一番。各方猜忌,心中都有一个自己的小算盘,谁料得到任凭阴谋诡计,也不如一个人算不如天算,巧合之下也就来了一个“无巧不成书”。

    几番过后,林明率先领着尸魔入座,而中年人此时却一反常态的直接就坐而下,面对面的看着坐对面的林明,拱手抱拳毕恭毕敬的施礼道:“冥公子,唤作冥霖不知道是否是真实身份啊?在下天明教教主座下左护法,常在湖,见过公子,刚刚多有得罪。”

    “呵!真真假假,出门在外,哪能告诉旁人。”林明倒是没想到这么一下子,对面突然撂下门面出来了:“话说,这三鲜三荤,五脏六腑才一上来,你这位左护法就如实相待了?我还真当不得这个公子爷,毕竟公子都是富家子弟,一个个被人捧着,殊不知哪个不留神摔下来多半都是被歹人给干掉的,我可不想身首异处,脑袋分家碗大个疤。”

    这个时候,除了这一位天明教的左护法常在湖落座之外,其余刚刚那几座的客人一个个都像是跟班随从一样站在了他的身后立着了,看来还真是一同前来的下属了。林明这么一句,冷嘲热讽含沙射影的话,听到常在湖的耳朵里面,那个意思未免太明显不过了。意思明显,林明还是不爽,意思常在湖没交代清楚,还是一个不明不白。

    常在湖脸上有些尴尬,林明也对方又吃了个憋,默不作声,脸上也不显不露水,只是此时的心中思量道:“看来他愿意直接挑开帘子,自报家门也不怕避讳,也就说明了不是天明教想要搞我,他们估计也是一个打算做文章的人了。只是不知道,是天明教背后有人指使,还是……就单纯的做文章了?”

    林明开门见山,为自己斟了一小杯上好的醉桃花一饮而尽之后,折扇一开“啪”的一下,眼睛直视着面前的常在湖,气势上压了对方一头的挑明问道:“护法大人,还请告诉在下,今天这一顿你们是打算来吃什么的?都到这个时候了,再跟我藏着掖着休怪我冥霖不留情面给你们临安天明教面子了。否则,到时候我还真就想要看看这些东西,能不能破你们《宣明五气》的法体了。”

    “我们的报信公子收到了吧?”

    “当然!”林明也不打算否认,同时也抛出了一个问题:“你们不会是打算自卖自夸的做生意,给我唱一出陷害于我又救我,施恩于我的戏码吧?那还真对不住了,就算你们真有恩于我,回去告诉你们主子,哼,我报恩想来得看心情!谁也别想拿我做些算计。我一天到晚可是很忙的,别来烦我。”

    林明的的话说绝了,话也撂在这儿挑明了:你们休想拿报信的事情来做开门恩情,有事说事没事一边去。

    常在湖当真是一个老油子,不只是一个修炼高手,这个人情世故的本事也一点也不能小看了,便是林明如此乖张的态度了,他也不怒只是直截了当的告诉林明道:“冥公子,临安的几个小子,请了黑门的人,打算在今夜行刺于你,而我们是奉了教主之命来保护公子的,还望公子不要误会了。”

    “保护?”林明心中一个疑问,画了问号却也不露声色,只是佯装毫不在意的轻松随意的态度,又为自己满上一杯醉桃花说道:“贵教教主于我毫无干系,我只是一路过之人,何来劳得贵教左护法亲自带人保护一说啊?莫不是有什么要跟冥某做商量的事情,那可不巧了,我只跟正主说事情。”

    常在湖见此直言道:“公子还请明白,我们教主希望交得一朋友的良苦用心!而且这个黑门可不是那黑市里的杀人混子,他们可是一群修炼者中的职业杀手。”

    “好!交朋友是吧?”林明见缝插针,抓住机会直视面前的越来越急于解释的常在湖问道:“敢问天明教现在何处?我从来到这个临安何时被盯上的,又怎么入了贵教未曾路面教主大人的法眼的!要谈事情,正主不在,又给我来一套套的,你们这个好心好意~真不好意思,我不是一个乐见别人无缘无故待我好之人!”

    林明起身,作势欲要转身离去,他挂着恼怒的面容,直接跟尸魔说道:“尸魔,我们走!回家等刺客。”

    “是,公子!”

    “且慢!公子留步。”

    “呵呵,现在倒是你不让我走了?有趣的风水轮流。”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