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3章 夜半酒楼
    林明来到临安的目的,便是这天明教,现在的林明就是将计就计抓住发生了改变的情势,抓住这么一个机会来一探究竟。虽然人算不如天算,事情在不断的改变着,但是林明清楚一点,这是他从小到大世家长大就明白的一个道理:大丈夫,相时而动,因势而为!

    常在湖,知道今天的事情被自己弄砸了,他生怕在林明这里留下不好的影响而且有碍教主的大计,此时的他心中一咬牙一跺脚,跟林明道:“夜半酒楼,还请公子过了今日危险之后,一定要在明天夜半十分来一趟。”

    果不其然,真的就是那里,就觉得那里不寻常,林明心中解开了一个疑团疙瘩,想到他这临安一落脚唯一如果自己能被探出一些什么地方的不留神的时间和地点的话,也只有夜半酒楼了。但是这么一想来,顺着一捋,一个人就呼之欲出了,还是一个女人,便是池青魅。只是,此时林明有些感到诧异没想到,池青魅那么一个娇柔女子,妩媚尤物居然是一个天明教之人,一想到自己便是来剿灭天明教的,别说林明都觉得自己会因为这个女子,会对她留情几分。

    一想到一些事情,林明看着面前的常在湖,所谓天明教左护法,话里有话的问道:“你最开始问我的身份,看起来是知道我来临安做什么的了?怎么,不怕我找你们天明教麻烦,这么胆敢送到我的面前来,还是一教护法,抓了你我可是大功一件。你说你们要交我这个友,但是我却觉得你们是敌,说得直白一点,我身后是宗派也可以说朝廷,你们是贼,我可是兵,兵匪在我这儿,可不是一窝的。”

    常在湖似笑非笑的同样也望着看着自己的林明,说了这么一句:“富贵险中求,真金不怕火炼,今日这一顿叨扰了,冥公子我们这就告辞。还请公子,记得今日过后夜半酒楼,夜半十分,是敌是友一去便知。”

    林明目送常在湖离开带着他的人,他明白天下间没有无缘无故的好意,更没有毫无理由的别人对你示好,所以他只会觉着这其中还有更大的伏笔在里面,而这些都不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平静如水的。

    尸魔悄声问道:“公子是否需要我动手?只要你点头,带回去他一个化脉初期的,还是轻而易举,而且我有办法让他吐出所有事情,公子你看?”

    “好了!”林明一扇子轻轻敲打在尸魔的头上,笑骂道:“都说了,不要杀生,我们是讲道理的人。走,回家吧,晚上有你杀的。”

    尸魔指着桌上的一堆火锅配菜,鲜荤菜肴:“公子……那这些?”

    “你吃呀!也不怕闹肚子,走了。”

    “是!”

    ……

    夜半酒楼,后院正厅。

    “此子心计不输于朝野上下任何一位,哪怕是如今大权在握的大将军还有那名为退居,实则暗操独治的皇上,这个人跟他们比起来也是老道。倒是我小看他了,你说,他身边那人是尸尊邓之的徒弟,那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尸魔?”天明教教主,问道面前才回来就汇报情况的常在湖露出一丝的震惊和不解。

    而这一处后院正厅,一旁还坐着池青魅,只见她也娥眉一皱,面上略显担忧的说道:“他从进临安就将这个尸魔藏得好好的,这一次带出来,看起来也是怕出事。只是没想到,居然携带的高手,会是这么一个消失已久的魔头。”

    “他的目的,可不是怕出事?”天明教教主,轻笑一声指着常在湖跟池青魅说道:“你问在湖,那个小子是一个怕出事的人吗?你也跟他打了交道,他真是一个怕出事的人,那日也不会拒绝于堂堂夜半酒楼的魅儿你了。”

    “是的教主,此人非一般之人,属下虽然愚钝,但是依属下看来,却实是一个不怕事的主。他性格也是奇怪,邪气得很,既乖张也狂妄不羁,不好打交道啊!”

    池青魅此时也感到好奇的出言问道:“那他怎么将这么个魔头带了出来?”

    “能有什么?给我们所有人一个下马威呀!只不过,他也未免太小看我天明教了,我倒要看看今晚黑门之人,到底是不是如传言那样。在湖,传我命令安排人手监视着,这一次不要出手了,也不要帮那小子,除非到万不得已。今夜,我倒也要看看他几分斤两!”

    天明教教主一身青衣,脸上戴着一具蓝脸的脸谱,依然看不出模样。

    “是,属下遵命,这就安排下去。”

    说着常在湖便告辞离开了,这间正厅也只留下了池青魅和天明教教主,一见常在湖一走池青魅也要离去:“教主,我也先行离开,前面还有事情,你安心休养。”

    “魅儿……你怎么!”天明教教主伸手欲要拉池青魅的手,却不料被池青魅躲开,并且池青魅别过头去冷言提醒道:“教主,还请不要失态。”

    “哎!罢了罢了,你做事去吧!”天明教教主,虽然看不见他的容貌,自然也看不出他脸上神情,但是他十分不耐烦和心烦意乱的语气却透着一股子的郁闷和压抑着的不满,他气愤的坐在椅子上,望着就要步出这一间屋子的池青魅曼妙身姿的背影厉声问道:“魅儿,从前不都是一直好好的吗?”

    “……教主也用了‘从前’两字了,我们还回得去从前吗?‘从’是紧靠的两个人,而我们却越走越远,教主还是休息吧!”

    话说另一边,林明一回来还没进屋呢!小萝莉就冲了出来,一下子扑入到了林明的怀中,那俏皮可爱嘟着嘴巴的样儿,就是明摆着生气了。林明,一阵纳闷呢,捏着她的白皙鼻翼笑着问道:“怎么了?这是哪个敢惹我们家大小姐生气呀!”

    小萝莉拨开林明的手,不满的娇哼道:“哼,是伯清绫姐姐!”

    “额!那你还是自认倒霉吧……对付她,我也怂。”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