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 一命换一命
    他倒是没想到白无常会这么直接简单的想来解决自己,看起来已经手到擒来的吃定了自己,看准了自己这些人不是她的对手,可还是带着脑子,想要简单的完成,似乎这个白无常也不是一个笨人,甚至还能看出她想着赶着完成任务。

    “识趣之人,这样正好,刚刚那个伯明宗的大小姐是去搬了救兵吧!现在好了,你自己跟着,也省了本君不少事情。”白无常面露一丝喜悦之意,不过着实从她的那一副妆容的面上是看不出什么来,白无常很自信的松开了龙泽苑,轻轻一掌将她推了过去,并且嘱咐林明一句,算得上是警告的威胁说道:“放了她一次,本君就能抓她二次,到时你可别怪本君没有提醒你,可不要后悔。最后的时候,我不只是要杀你,而且一定让你临死前看到她经历最痛苦的事情,才让你乖乖合眼。”

    最毒妇人心的蛇蝎心肠,也真是说到这点子上了。

    林明见白无常放人,上前紧张不已的查看龙泽苑的情况:“你没事吧?”林明注意到龙泽苑雪白的脖颈上有着明显的红印掐痕,见此心里别提有多心疼了,瞅见对面的白无常说不出的恨和怒火,也只能此时咬咬牙,不做声音。

    林明轻抚龙泽苑有着印子的脖颈处,跟龙泽苑说道:“不是有尸魔吗?谁叫你一直冲到最前面的。”倒也不是责怪,也不是将所有的锅推到尸魔身上的意思,有的也只是心里不是很舒坦之外,还有深深觉得自己实力不行的挫败感和没有保护好龙泽苑的懊悔自责。再有一点,也无外乎,再一次的认识到了一个事实实力的差距,在修炼的道路上,一个境界和另外一哥境界的高低之分,原来当真如此之大。

    龙泽苑用衣袖擦掉了林明嘴角的血迹,笑着说道:“我自己没事,倒是你受了这个女人的一掌,没有大碍吧?刚刚一见你突然受伤了,我也是着急慌了,不然不会一个不小心受了她的制,自己气上了心头。”

    而在此时,龙泽苑一脸严肃认真的望着林明,说道:“林明!我不准你跟她过去,拿我的剑来,我死都不能让你出事,等一等清绫她们马上就来了,再等一等就好了。”

    说着龙泽苑素手一抬,身后刚刚被白无常打了掉在一旁地面上的她所持佩剑,“倏”的就回到了她的手中,而龙泽苑也转身瞪着对面的白无常,怒火中烧的样儿,举起剑来指着厉声说道:“刚刚是我一时不慎,我也没觉得铸脉境的有多厉害,这次我要好好领教一下,白无常是吧?不巧,我不信鬼神!偏要试一试。”

    一直跟着白无常的那个黑衣男子,虽然没有出手看不出深浅此时却也跟白无常恭敬的说了一句道:“无常君,你不想杀这个女的是否是因为她的一手招式路数,像极了本门的那个人?刚刚那一招御剑之法,跟那人像极了倒是。”

    “本君也只是想看看那个小子,手下的人有几分本事,只不过看来他也只是一个小子,算不得是一个守信之人,刚刚答应我,看来是失信了。”白无常的声音不大不小,由于她本身是一个女子,所以音色稍微有些显得清脆,自然是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听到了林明耳朵里面去了。林明眼中流光闪动,似乎有所思,只见林明走出龙泽苑的身后,轻轻握住龙泽苑举剑的手,跟龙泽苑说道,很是温柔的看着龙泽苑细语:“相信我,我没有那么容易死,你先把剑放下来。”

    龙泽苑一时间没多想,见林明走出来,以为他要真的跟着白无常走,也就是送死,说什么也不能依林明,十分倔强的含着眼中泛起的泪光说着:“你要干嘛?真要一命换一命啊!我又没死,用不着你换,你给站在这里,我不准你过去。”

    林明一时无奈,他心中有了个计较,可是见龙泽苑这个态度,还怎么能做呢?也只是心中虽暖,却也有些无奈,便不去管她,反而是跟对面的白无常高声问道:“你是信守诺言之人,既然刚刚放了她,那么我问一句,是不是我跟你走了,依然是死路一条?”

    “看来你还是一个君子,讲一点诚信,免得本君不悦再杀人了。”白无常见林明是要遵守刚刚答应的事情,也稍微显得有点儿意外之外,也跟林明说道了这么一个事情,不只是回答了他的问题,白无常道:“契约上写着,你必死无疑,本君也没有办法!倒是你,如果跟我走的好处,便是能让你死得没有一点痛苦,我黑门有一种特制*,名唤‘醉生梦死’。你这么高的价钱,算是我黑门给你的优待了。”

    “哟,我倒是没听过这么厉害,一听这个名字,好一个‘醉生梦死’,只不过……。”林明停顿了下没有说完,白无常见林明似笑非笑的望着自己,有些不悦问道:“话说完,只不过什么?”

    林明轻微一笑,似乎马上要死的事情跟他无关一样,他则是笑道:“只是我有些觉得好笑的是,只不过就是不知道你们黑门是不是真的做生意的?真的就能价钱只要出得出,就能一定帮出价之人完成呢!毕竟,一个杀手一样的组织,我可不觉得有什么好人可言,都是一群非法之徒,不知道是否如实,价高就可不管任何要求?”

    白无常见林明,将自己的生死此时只字不提而是一脸轻松随意的向她问了这么一个问题,倒是有些意外的看好了这小子几分,白无常皮笑肉不笑的样子,似乎是明白了林明的意思,她以为林明是要给自己买命,所以白无常就冷笑道:“怎么,怕死了?想给你自己买一条命,可惜,我们黑门不做这违约生意,你死是雇主要求的。”

    “什么雇主?我倒要看看,谁敢动冥先生,伯明宗洪老问候黑门无常!”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