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 有渊源
    人未先到,话音先落,一个中气十足,颇为洪亮的声音由远处逐渐传来,乃是修炼之人当具备深厚的真元之后,才能发出的“天外传音”,四周一片回荡着洪长老的声音,好一个伯明宗长老,先把宗派撩在这里而且直呼对面名讳,说明白一点:我是代表伯明宗,而你是黑门,现在你要杀的这位乃是我伯明宗的人。

    一道身影蹈空而来,带起一阵凌厉罡风一落地便朝林明一拜,虽是年过半百的老叟却也依然精神奕奕,神采非常,也不愧是修炼中有所建树之人当得这精神头,洪长老一拜林明道:“冥霖先生,洪某羞愧让公子受辱,只要老朽在这里,还请公子爷放心,这黑门之人别想着碰公子一根手指头。”

    “洪长老言重了,你是看着那群女孩子,也责任重大!”林明轻抚拜礼自己的洪长老示意自己没事道:“我这不也一样好好站在这里的吗?没事,倒是洪长老,清绫师姐和佳佳她们呢?怎么就你一个来了。”

    洪长老解释道:“公子,小姐她们安排那群女孩在另外安全的地方去了,随后就来,老夫便抓紧赶来了,没想到会是黑门之人,还是黑白无常之中的白无常。看来,公子爷这临安有人是出了重金,非要公子爷你的性命了。”

    “我值几个钱?我心中是有数的,倒是洪长老看起来认识对面的这位白无常是吧?”林明听来也是不在乎,至于有人重金买自己项上人头的事情,还得等自己来查过之后才能知晓,不过就目前的局势来看,无外乎也就那几人了。只不过,林明考虑得也比较清楚的一点,便是如何才能让他们坐实了,这才能让朝廷那里没话可说。伯明宗虽然是宗派,可这临安一带的官僚,可都是伯明宗下面的朝廷管着呢!

    洪长老望着对面的白无常,露出一丝苦笑道:“说起来,黑门黑白无常跟我们伯明宗还有着一段理不清的渊源,现在虽说无情可还是得留几分情面的吧?白无常,还是白姑娘?你当初在伯明宗,前任宗主没有亏待于你,如今你又何必苦苦相逼呢!”

    “洪长老,今天不论是何门何派凡是我黑门接了那个单子,签了契约这个人我都要杀了的,不然岂不是坏了我黑门的规矩!至于伯明宗的情分……在我离开伯明宗的时候,洪长老还只是一方堂主,轮不到你来说我对错与否!一说伯明宗,你不提我兴许还能放了其他人,你倒好偏要提这个我早已斩断的恩怨,那只能怪你们自找死路了。”白无常那死人脸,似乎心中生了脾气,也怒上眉梢了起来,只见她双拳紧握顿时周身覆盖起一层幽暗气息,目露凶光十分歹毒,好似毒蛇盯人一样。

    “哼,我倒要领教下白姑娘的《魅影剑法》的厉害,当初老夫入不得姑娘法眼,现今倒是要讨教一番!”洪长老挡在林明身前,将林明往后一推,并且小声嘱咐道:“公子,你稍等片刻,等小姐她们过来集我们几人之力,还是有机会的,这个白无常一手《魅影剑法》是一手邪门武功,她不同于一般的修炼者,我们炼气锻体无外乎,可是她却走了邪门歪道,剑走偏锋以剑修邪法,要命得狠!”

    “这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她是铸脉境,洪长老你可当心了。”

    “呵呵,公子无碍!这个白无常,当初在我们伯明宗的时候,就已经是铸脉境了,现在还是如此,老夫应付得来,你先一旁略阵公子爷。”

    洪长老这句话才刚刚说完,整个人如离弦之箭一样“休”的一下直接奔向了对面的白无常而去,双拳挥出带起一阵炽热火焰,并且携带泰山压顶的气势,一招一式一拳一掌都是蕴含真元力道且还是烈火相随,好不威风好不霸道!

    此时,龙泽苑和尸魔相继站到林明的一左一右,担任了一个保护的责任,当然眼中也紧紧的盯着突然攻上去的洪长老,众人好不紧张,见洪长老发威而且一出手就这么厉害,个个也都期待着更带着担忧,因为听洪长老刚刚那么一说,眼前这个白无常还有一段神秘令人感到好奇的来历,而且看样子洪长老似乎当初还认识她并且看这个语气,还跟伯明宗前任宗主有着一些干系。

    林明见一旁尸魔因为被破了身上的血雾气罩,有些虚弱不堪,捂着胸口扣住左手血脉大穴,也有些担忧。对于尸魔,有一点问题,他的功法身上的血雾这个相当于他的一个弱点,所以此时体内气血有些翻滚起来,当真是不好受的而且提不上了气血,而气血便是尸魔《血狱经》的真元,他的真元便也是气血,他这个功法也属于邪门外道、剑走偏锋之类的了。

    林明问道:“尸魔,怎么样?”

    “回公子,没事的,有前面那几个送的大补,我这只是被破了功体,休息片刻就没事了。”尸魔虽然示意没事,但是林明还是有着担心,可是这个时候也不能为他疗伤,所以也只好干看着着急了。

    倒是龙泽苑此时却看场中的打斗,有些奇怪的说道:“怎么那个女的一直在闪躲,也不见她还手的啊?不是什么剑法吗?现在就看到她身法倒是很快,就跟鬼一样,真的是。不过,也没看到她用剑呀!”

    龙泽苑这么一提起,林明也注意到此刻打斗的场中洪长老的烈火掌已经攻了不下一百多招了,可反观对面白无常虽然没有一点事情,依然是那鬼魅一般的身法躲过了所有攻击,虽然是没有一点受伤,可也没有做出反打啊!而且,双手空空的白无常,怎么能使出剑法呢?一开始,不是说《魅影剑法》来着的。

    林明也觉得奇怪,自言自语的说了句:“真不知道,这个白无常多大岁数,莫不是也是一个驻颜有术的修炼者!”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