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2章 往事
    伯清绫也很无奈的默认了,脸上的表情有些苦涩说道:“是的,只是一直是我父亲不愿意说起的事情,她好像是害死了前任宗主。”

    “前任伯明宗宗主,不就是她和你父亲共同的师傅,我怎么记得莫道子宗主是因为生病,而病逝的吗?”林明也有些纳闷,怎么跟自己了解的不一样。对于伯明宗的事情,林明觉得自己还是算得上是清楚的,怎么一到今天……自己都开始有点儿怀疑自己起来了呢?现在又冒出一个跟前任宗主死有关系的人,而且还是前任大师姐是吧?算得上是林明自己和伯清绫的师叔伯一辈的了,也难怪刚刚洪长老那一番作态和神情了,也是情有可原,这其中居然还藏着这么一段故事!

    伯清绫沉默了,林明觉得自己问道了一个不该询问的问题,忙解释道:“我只是好奇,没有别的意思,毕竟今天跑过来一个师叔要杀我……她知道我们是伯明宗的,这个看起来,她似乎不怎么喜欢以前待过的地方。”,林明心中有疑问,不过却也不打算细问,伯清绫以前没有跟自己说过这些事情,看起来一定有着她的道理,只不过现在也不是追问的时候,所以林明暂时把这个事情,压在了心底里面,只不过留着了一个想法:似乎伯明宗在上一个世代,发生了许多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清绫沉默片刻,便跟林明有些不便的直说道,看出来她似乎有着一个很大的为难之处,也能看出清绫似乎不希望林明不高兴,清绫说:“林明,以后这个事情,有机会我全部告诉你,现在没有父亲的同意,我一个字也不能跟你说,这个关乎我派生死存亡的大事情,父亲曾经交代过,所以……。”,林明理解表示,笑道:“放心好了,你不愿意说的事情,做的事,我不会强求的,而且我现在想做的就是替你出一口气,还有泽苑!这个师傅,那会居然敢动你们,爷爷的,看我找个机会偷袭!”

    龙泽苑“嗤”一笑,白了林明一眼:“还真有人把偷袭说成这么光明正大的?”

    伯清绫没有多说什么,面上也没有什么表情,她冷冰冰的样子似乎是一种常态了,只是简单的说了句:“你没事就好。”

    这时的场中洪长老久攻不下,而白无常只是一味的闪躲,洪长老的消耗有些大了起来,似乎渐渐有些不支,出招和速度还有力道就可以看出来,都大幅度的下降了许多。每一次用尽全力,却全部打在了空气上,这样时间一长,换做是谁,都坚持不住的,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了,只是唯一有些不同的是,白无常那边依然还是一个没事的人一样。

    一招过后,白无常轻轻抬起一脚,踢开洪长老一记烈焰包裹着的重拳,一个凌空踏虚扶摇直上,向后飞升撤去,一落地便冷笑道:“洪堂主,也不过这般,你们伯明宗从大到小,每个人身上的功夫都是那么老一套,还真是只为了修炼而修炼了啊!”

    白无常似乎只是略微轻轻的一踢脚,但是洪长老的重拳好似受到了重击一般,洪长老被踢的右手有些发麻的颤抖起来,洪长老站定身子,指着白无常喝道:“白姑娘,你一直身法躲闪,算什么本事,有胆量的使出《魅影剑法》来,怎么莫不是看不起老夫?还是所谓的那一套剑法,也不过是见不得人的邪门小术,根本没有传言那样厉害,徒有虚名罢了。”

    “狂妄小子,洪文老儿,我看你一头发花白老头子,现在才混到伯明宗长老的位置,只是让你明白一点,懂得知难而退,没有必要白送了性命!”白无常,也厉声一喝:“真当本君,不敢杀你吗?”

    白无常这一女声厉喝,宛如叱咤耳边的一声,虽说不大而且她还是一个女子,但是仿佛在场众人所有的耳朵里炸起一个惊雷一样,让人不由一下子痛苦的捂着了耳朵,直叫人听得头昏脑涨,耳膜剧痛好半天,才缓过神来!林明,恢复过来,使劲的晃了晃头,才发现功力这里最低微的他,是最慢好转过来了,又一次让他体会到了自己的浅薄和实力的不足,也让他更加的明白下定决心要好好修炼一番。

    “铸脉境果真这么强吗?一声蕴含真元的厉喝,就差点搅得我心神具溃,白姑娘果真已经修得那《魅影剑法》了,老夫我是自愧不如,确实不是你的对手。”洪长老也受到了不小的冲击,甚至可以说,他才是主要被冲击的对象才是,洪长老此时明知道不是对手,而且真元也有些不行了,但是他却再运真元,直面白无常道:“但是老夫,万万不能退!身后的公子,是老夫拼死也要保护的对象,白姑娘,出手吧,还是白无常?”

    “此人果真不只是伯明宗这一次过来主事之人这么简单的来历,洪文老儿,这个人他到底在伯明宗是什么身份?连我师弟的宝贝女儿都跟着他,还愿意替他挺身而出,莫不是未来……。”白无常没有说出来后续的话,而是沉疑了片刻之后,脸上换上一种一脸不屑的望着远处的林明道:“看他也不是,只不过是一个个小小炼气八重,稍微体质有些特别罢了,应该不可能。不过,他的身份看起来不一般在伯明宗里面!”

    洪长老也言道:“白姑娘,不用猜测了,此人乃是我家公子,受宗主之命我洪某必须护得他周全,你要杀他先得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哼,找死,给你的旧情已经还了,你还是不肯知难而退,那就休怪我不念当初同门之情了,也让你死在师傅他老人家一样殒命的剑法之下,算是我的一份情分。”

    “师傅,果真是你杀的!”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本君,可是黑门黑白无常,还怕一条人命不成,真是天大的笑话。”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