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6章 蹂躏
    发现了这一点的金冥也玩儿性大发,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只是一味的闪避,兴起之时发出一道赤红色太阳神火攻向白无常。

    白无常久战不下,可以说不论是身体还是心灵,都被金冥蹂躏的满是伤痕了。

    但最令白无常绝望的是她现在是骑虎难下。战,金冥身影说不上是飘忽不定,但是速度极快,她所发出的攻击,不论是劲气、剑气这种真元攻击,还是拳脚这种实体物理攻击,都是连金冥衣袖都碰不到的。若是逃,金冥的极速亦足以玩弄她于鼓掌之间。

    金冥手指一弹,又是一道太阳真火飞向白无常。若是在白无常全盛之时,这一道太阳真火也只配在她身后吃尘土,但是此一时彼一时,白无常的消耗已经太大了,大到她不得不将手中的魅影长剑散去,更重要的是她的体力、真元、精神,已经跟不上了。她的的身法速度、攻击速度也渐渐的慢了下来,她现在的每次攻击,仿佛都是要用尽全力。

    反观金冥主导的林明身体,依旧衣带飘飘,纤尘不染,丰神如玉,不带一丝烟火气,一举一动都犹如谪仙。

    “你说你,这点身手也学人家出来混江湖当杀手。羞不羞耻。”似乎是厌倦了这种一声不响的猫戏老鼠的游戏,金冥对白无常出言调戏。

    “要杀就杀,哪来这么多废话。”白无常面目含煞,声音变得更加尖利,但是任谁来听,都能从这声音中听出疲惫。

    “直接杀了你,那多没意思。”金冥嘴角带着戏谑,“要杀,那也得等我做完什么特别的事情之后。”

    “啊!去死。”听罢金冥的调戏,白无常暴走了,出手之间竟然变得更加狠辣,阴险。

    ……

    另一边,尸魔以及众女带着昏迷的洪长老回了悦来客栈。

    在安顿好洪长老之后,她们聚在一间客房中商量。

    “八个化脉境高手,再加上一个铸脉镜的白无常。到底是谁,有能力请来这些人。”尸魔喃喃自语。

    “还能有谁,除了三大家族还有那个巡抚,这小小临江镇又有谁有如此大的能量。”龙泽苑愤怒地道。

    “三大家族虽然与此事脱不了干系,但他们还没有这么大的能量。”伯清绫虽然依然沉浸在林明生死不知的悲伤中,但还是让自己保持了几分清醒。

    “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啊?”廖佳佳无助地问道,在她心里,林明就是她的主心骨,而此时林明不在,她竟然乱了阵脚,不知所措。

    “我们在这等明哥哥就好了,明哥哥说会回来,他就一定会回来的。”小萝莉对林明有着盲目的自信,更何况她还是知道林明身边有着一只金乌的存在的。

    尸魔也是如此,而且他还经历过那只金乌的蹂躏……所以尸魔也并不是很担心林明的安危。反而还在心里为白无常默哀了一会儿。事实好像也确实是像他所想的这样,白无常现在确实是,有点惨。

    而在此时,却有不速之客上门。小二通报说郭家家主到了门口求见伯明宗主事之人。

    “他还敢来,哼。看我怎么收拾他。”伯清绫心想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心情不好就有人来当受气包。于是拿着剑就风风火火出去了。

    却说这郭家家主,回了家之后,思前想后,觉得不能就这么等死,无可奈何之下就只能选了这样一条下下之策。但他可能不知道,林明的红颜之中便有这临江镇之人,他们这些贵族对平民百姓的所作所为,都逃不过她的眼睛。想要依靠自认为真诚的道歉,估计是不太可能的。但关于这些,郭家家主并不知情,所以他并不知道有什么在等着他。

    话说另一边,白无常被激怒后的第二波攻势也斌没有取得什么成效。不论是鬼魅身法还是魅影剑法,都奈何不了金冥。

    这也难怪,白无常所修炼的功法武技,无不是走的阴险毒辣鬼魅飘渺的路子,但是金冥本体乃是上古金乌,“太古八凶”之一,天生的光明正大金刚勇武。正所谓邪不胜正,白无常自然不是对手,更何况金冥又吸收冰莲寒焰的一部分灵气,自身的太阳真火也发生了进化。现在所能发挥出的力量更多了。

    “你到底要干什么,士可杀,不可辱。要杀你就干脆点!”白无常心态终于崩溃了。经历了如此久的战斗,她终于悲哀的发现,自己并不是金冥的对手,就好像之前洪长老并不是自己的对手一样。

    林明的意识看着白无常此时这副狼狈的样子,内心暗爽,不由想到你也有这一天。

    却看此时的白无常,确实极为狼狈。原先一身黑白无常中的白无常打扮,此时已经完全看不出来。头上戴的白高帽不知所踪,一头长发披散,随风凌乱;毫无血色惨白如纸只有眼角和嘴角有着猩红的鬼魅面妆完全被破坏,脸上有的地方还有着黑灰,仿佛是被火烧过;最尴尬的是那一身贴身白衣,已经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样子,几处地方被烧出了破洞,露出白腻的肌肤。

    “金冥,你这只鸟还真是恶趣味。”林明戏谑地传音道。

    “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嘛。在她眼里,这些事可都是你做的,接下来,你可以对她为所欲为了,别说兄弟我不照顾你。”金冥贱笑。

    “……”林明顿时不寒而栗,“妈的,死金冥,我可没这么重口味,你想干什么,你是不是想害我?害了我对你有什么好处?”

    “别说话,看就是了。”

    金冥看向白无常,嘴角微微翘起,颇有一丝邪魅狂狷的味道。

    白无常见此,气的浑身发抖,又一次强行凝聚出魅影剑,向着金冥挥砍而去。

    “别挣扎了,没有用。”金冥又向白无常露出了一个自认为温润如风细腻如雨的微笑,本想稳定一下白无常,但是他似乎并不知道,自己刚刚那副德性有多么的猥琐以及无耻。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