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章 幻梦
    伯清绫走后,林明也开始进入了修炼状态,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使得他极其渴望力量,更加强大的力量。虽然他身上有着金冥这种万年不死的变态在,但这终究是外力。并不是他所能随意使用的力量。

    而只有拥有了更加强大的力量,林明才能保护到自己以及自己的亲人朋友这些自己所在意的人。

    灵力运转了一个大周天,林明又失去了自己的意识……

    模糊的意识感觉到有一只手在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脸颊,这只手冰冰凉凉,却能从中感受到无限的温柔。

    林明慢慢的睁开双眼,等看清眼前的一切之后,不得不赞叹一声惊艳。

    女人双十年华,三千青丝盘于脑后,用一根木簪固定着,往下看是对柳叶细眉,见到自己醒来,微微皱的眉头舒展开来。粉面桃腮,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温柔沉默,观之可亲。

    看着这张脸,林明不由得脱口而出“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扶栏露华浓。”

    但是马上林明又看到了她的眼睛,林明又觉得之前所有的一切都不重要了,他的一切,他的所有,不管是太阳月亮还是星星,在这双眼睛之前全都黯然失色。

    两弯似蹙非蹙茏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这大概是对这双眼睛最好的描述了,但这还不足以使得林明如此痴迷。真正使得林明迷失自我的,是这双眼睛之中流露出的温柔。

    含情脉脉,眼中带着无限的温情,纵使是铁打硬汉,在这双眼睛前也要化成绕指柔。

    “我不该来回看你,可是我又控制不住我自己。”黄鹂鸟一样好听的声音传到林明耳中。“我给你带来了你想要的,可是代价却是我们以后再不能相见……”

    话说到这里,女人的声音变得哽咽起来。

    “婉儿!”又是那个深沉的男低音。林明能够感受到这副身体原来的主人是多么的心痛,那种心如刀绞的感受,林明能够亲身感受得到。他现在的感觉极其怪异。明明有清醒的意识,能够感觉到情绪,五官感受七情六欲并没有失去。但偏偏就是不能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别说是说出一句话,甚至连眨一下眼睛都是做不到。

    “什么话你都不要说了好吗。”也不等“林明”回答,就起身毅然转身飘然而去。

    林明感同身受,心中痛苦万分,脸上也被泪水湿透,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有拼命的想要取得这具身体的控制权,挣扎着挣扎着,终于。

    “婉儿!”

    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林明不断地呼呼喘着粗气,浑身被汗水湿透。修炼之人,寒暑不侵,流汗这种事已经很少发生。但是林明身上,这几天下来,流汗已经不止一次了。

    这个婉儿到底是谁。林明非常肯定自己并不认识这个女人。但是这几天却几次三番地梦见她。上一次也是一个梦境,上上次是一个中午,自己产生了幻觉,虽然是幻觉,但是林明却记得很清楚。还有一次,那是第一次,在水潭哪里取得冰莲寒焰的时候。等等,难道是那冰莲寒焰跟这个婉儿有着什么特别的关系吗?为什么自己会平白无故的梦到这个女人。

    林明又想起了那冰莲寒焰,上次想要用真元探索之时被洪长老打断了。而今天刚好没事,距离夜半时分也还早,不如就再试一试。

    这样想着,林明开启了内视查看丹田。那朵冰莲寒焰不论看几次,在看之时都会令人惊艳。它依旧美轮美奂的呆在那里,呈一朵蓝色莲花的形状,看上去美丽恬静淡雅,让人看上一眼内心就会宁静下来。

    林明调动一丝真元,将其控制成一条细细的丝线,向着蓝色莲花探去。

    真元丝线缓缓向蓝色莲花靠近,终于,这条丝线触碰到了这朵莲花。林明只见自己的真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冻成了冰渣。真元并不是实体,按理来说,是不可能被冻成冰渣的,可事实就是这样,它发生了,哪怕林明再不愿意相信,却也不得不面对现实。

    而接下来这一幕,却让林明亡魂大冒,那冰渣顺着真元气体向着自己的丹田蔓延而去。这其中代表的意思,让林明一刻也不敢耽误,急忙切断了与那丝真元的联系,保住了自己的丹田。

    “这冰莲寒焰真是可怕,竟然连真元也能够冻住。刚刚我要是晚一步行动,这辈子怕是也就毁了吧。”林明不由得暗自庆幸。

    “小子,你胆子还挺肥嘛。冰莲寒焰暂时还不是你能动的,先绝了对它的念头吧。好好修行才是正理。”金冥的声音忽然出现。

    金冥,对,这杂毛鸟活的久,问问他。

    “金冥,问你个事。”林明应该也是被这几天的梦境逼得有些抓狂了。

    “说。”金冥懒洋洋的道。

    林明接着便将这几天的梦境跟金冥说了一遍。

    “婉儿,”金冥喃喃道,语气中透出了一丝怀念。

    不过林明并没有听出来,却是追问道:“怎么说,我这是什么情况?能解决吗?”

    “无妨,这应该是你因为你最近修为提升了,封印在你血脉之中的赤帝记忆觉醒了一丝。”

    “赤帝记忆?难道我真是赤帝转世?”林明追问。

    “不知道,不一定,每一个拥有赤帝金乌血脉的人都会有这种情况。在修行过程中都会觉醒一丝赤帝记忆。不同的是觉醒的记忆不同而已,有的人觉醒会得到赤帝功法的记忆,有的人是修炼经验,有的人就只是一些琐事。随缘的。”

    “那我这觉醒的赤帝伤心往事???这个婉儿是谁???如果那个身体是赤帝的话,这个婉儿又跟赤帝是什么关系,她为赤帝做了些什么事情?赤帝为何会那么的……痛不欲生?”

    “关你屁事,好好修炼。我睡会儿。”

    “……”林明无言“靠。”

    这时候,房门外突然想起了一个伯明宗门人的声音。

    “冥先生,九皇子求见。”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