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8章 紫气
    契血小圣兽认主,这对林明来说的确是一件好事,但是这完全不足以让他得意忘形到忘了自己要做什么。

    这个大陆规则无情,强者为尊,虽说大陆上无数小国,但是即使各国自称天潢贵胄的皇室,在超级大门派的面前也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碾死的蝼蚁,因此林明最注重的第一要务还是他的实力。

    因为他自己知道,李树李青二人的指责并非空穴来风,打斗期间他也能明显感受到灵力的传送。

    自从他到凝气八重之后没怎么真正和人交手,这次倒吸灵力的反常原因他并不清楚,林明极度不喜在他控制之外的事情,因此解决了契血的事情后便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内视气海,让灵气一遍遍地游走全身,想从其中找出一丝反常的痕迹。

    这一检查,就检查到了黄昏。

    林明多番寻找未果,最终也慢慢想通,既然此事对他无害,现如今又正是到了秦家和林家相斗的关键时刻,他也只能先把这件事放下。

    林明慢慢吐息,调整着在周身游走的速度慢慢回归正常频率,只是几个吐息之后,林明眉头猛地皱了起来!

    先前并未觉得,要收手的时候林明看见一丝并不明显的紫色脉络竟然在自己澄澈的金黄色灵气中若隐若现,随之游走全身,甫一看见此等反常,林明便突觉灵气运转滞涩,胸口发闷,一惊之下竟是吐了口血出来!

    林明惊怒交加,一时竟然有些微微呆住,那紫气是什么?为什么会在我的筋脉中?什么时候出现的?怎么出现的?林明把最近发生的事一桩桩一件件全部在脑中过了一遍,不应该的,他从小就开始修炼,到如今境界卓然,一直未有什么不顺,也不可能搞错灵气运转的回路,无论怎么想体内都不该有那一丝不明的气息!

    李树李青做的?不可能,他们修为和自己差了一大截,绝对做不到这种不动声色的程度。

    秦落?自己去皇宫什么都没吃,也没接触什么……不对!他接触了!林明神色复杂地看向之前还趴在那边的小小身影。

    这个谁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什么品阶的小兽,是他在这段时间出现的唯一变数。

    室内一直没有声音的小兽契血已经被放出了笼子,此时被林明吐血的动静惊起来,两只血红的眼睛丝毫不惧地迎着林明的目光,踱着步子走过来看了一眼,林明全身不能动,有些警惕地看着这眼中始终不曾卸下高傲的小兽。

    林明逼它认主,此等野性难驯的兽类,又才认主一天不到,几乎完全没有感情基础,不论林明此次异常是否与它有关,可此时林明虚弱,他都不能保证它会不会动手噬主。

    林明左手微微挪了挪,忍着那一抹紫气带来的极度撕裂感,试着把全部灵气集中到左手上,只等着黑色兽类动手时便拼死一搏!

    小黑猫似的圣兽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林明的气海处,慢慢抬起了爪子,林明左手手腕翻转,一个灵气磅礴的光球不动声色地在手中慢慢成形……

    “哥!白梨姐姐说……”林月咋咋呼呼地推门而入,在巨大的门板碰在墙上的声音中,强弩之末的林明手中光球一散,整个人如释重负地倒了下去,被闯进来的林月一脸错愕地接住。

    “哥你怎么了?”林月一下子慌张起来,黑色的圣兽收回自己的爪子,慢慢踱到一边在林明身侧蹲坐下来,林月也没注意它,随后进来的白梨见状脸色一白,却没有失了方寸,一转头冲着佣人道:“叫大夫来。”

    ……

    林明醒来的时候依然全身虚弱,他自从踏上修真这一条路便再也没有感受过这种大病一场的感觉,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没有了灵气。

    林明试着催动着气海里的灵气在周身走了一圈,此举让他脸色越发苍白虚弱,林明却是放下心来,只要灵气还在,他就总能调理好自己的身体。

    正在想着自己体内那一抹紫色的气,不知道什么时候,小黑猫趴坐在林明的脸旁边,一只爪子已经抬了起来。

    林明瞳孔骤缩,他此时身上的感觉就像大病初愈,抬起一条胳膊都费劲,身体里也没有了昏迷前的那一口气吊着,根本就没有和这小兽的一拼之力!

    小黑猫无视林明凌厉的目光,一只爪子疾风般按向了林明气海的位置!

    林明感受到了周遭灵气急剧波动,身体里的灵气也随着暴怒起来,那抹紫色的气像是被一只手狠狠拉着,就要剥离出体外。

    “啊——!”林明痛呼一声,那一瞬间的疼痛就像要把他体内的血管连根拔起一样,剧烈的让林明五感顿失,好半天才恢复过来。

    林明眯眼看着旁边蹲坐着的小黑猫,身体里一阵阵的余痛提醒着他刚刚发生了什么,林明审视般看着小黑猫的眼睛:“你是想帮我?”

    小黑猫高傲地看了他一眼,几不可查地点了点头。

    “你知道我身体里那个……”林明想了想形容词,还没想出来就见小黑猫又点了点头。

    林明正待再问,“嘭!”的开门声打断了他,林月出现在门口,脸上没有了以前的咋咋呼呼,眼角通红,甚至像是才哭过。

    “怎么了这是?”林明有点惊讶地看着林月拖着一个老人进来,那老人手里拎了个药箱,一遍一遍地说着“慢点”。

    “哥你醒了,这个是大夫,给你看病来的。”林月把老人往前面一推,口气中有一半威胁一半恳求:“大夫您再给好好看看,看不好我们谁都消停不了。”

    林明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却还是斥责了一句:“小月,不准对王大夫无礼。”

    “无妨无妨,”老人捉了林明的手臂搭在手上,林明感受到老人精纯的灵力打进了他的经脉,体内灵气正要运行着接收,却被紫气逆向带动,一时反而动弹不得。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