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8章 神仆
    林明意识归来的时候只觉得通体舒畅,身上从进来失魂魔林之后便一直没好过的暗伤竟然也偃旗息鼓,身下柔软,像是睡在了床褥中,之前种种竟然像是大梦一场,如今梦醒,一切还是他完全掌握在手中的样子。

    林明感觉到周围极静,他深呼吸一口,慢慢睁开眼睛,被猛地刺入眼中的白光闪的眼前一黑,过了一会儿才渐渐适应。

    “你醒了?”身边传来的声音沙哑而陌生,林明看了看四周,全是漫无边际的白,身下柔软的像是棉絮,可是手抓上去却全是虚无,这铺天盖地的白色仿佛是有魔力,看得久了像是能让自己也无意识地融进去,隐隐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磅礴气息。

    林明最后把视线落在了这里除了他之外唯一一个没有融进这片白里的人身上,只见此人一身黑衣,与这白色泾渭分明,面貌如同工笔描画,每一个线条都恰到好处地完美,看不出年纪,偏生浑身气质里透着沧桑和疲惫,此时正以打坐的姿势坐在自己身侧,微微低头往这边看了过来。

    “这里是哪里?你是谁?”林明暗暗警惕,此人一看便不好相与,林明暗暗调动灵气,又惊又怒地发现自己体内竟然空空如也!

    “你对我做了什么?”林明声音猛地冷了下来,他虽然经脉受损,却不可能体内一丝灵力也无,此刻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如果是谁在他身上做了什么手脚,那答案毋庸置疑。

    林明心下紧张,不论是他被大夫断言将无法修复受损经脉的时候,还是他单独面对红粉骷髅的时候,他都不像现在这么紧张,因为那时所有有关他即将无法做一个修者的可能都只是一个可能,只要那一天没到,他就总能找到扭转的办法,就算找不到,事情还没发生,他也不会有太大的情绪波动。

    但是现在不一样,一旦他再不能修炼的事情落上了实锤,那他便只能做鱼肉,他人为刀俎,对他任意生杀予夺,尤其现在在失魂魔林内,他面对的是面前这个不知深浅不知敌友的黑衣人,即使他今天能安然出去,他还要面对虎视眈眈的秦家。

    无论哪一种情况,他都不能没有灵力!

    林明看黑衣人的目光像刀子一样,倒是把黑衣人看得一愣,随即这人像是有点不知所措道:“你不要紧张,我是鸱吻……”

    “……”林明愣了一下,“名字?”

    黑衣人看着有点天然呆,不明所以道:“名字是什么?”

    林明忽的想起这黑衣人介绍自己的时候说的是“我是鸱吻”,而不是“我叫鸱吻”,不由地心下一惊。

    传闻龙生九子,第九子鸱吻,喜望好吞,如今达官贵人家房顶上还有此神兽的石雕。

    又想到这失魂魔林本就是万年以前的古战场,诸神大战,在此陨落者不知凡几,至今依然是人间修士又敬又畏的**丰碑。

    神兽天赐称谓,天上地下只此一位,自然“是鸱吻”而非“叫鸱吻”。

    林明看黑衣人的目光都不一样了,自称鸱吻的黑衣人竟然被这样直接的目光看得有些紧张,他在此地万年之久,平时不见生人,贸然被这么盯着看,鸱吻说起话来竟然有些结巴:“此……此处是我的望境本源,是……是你的血……血脉将你带到了我这里,你的本体还留在失魂魔林。”

    林明看他的目光有些一言难尽:“你把我的魂勾来,然后把我的身体扔在了谁都想吃了我的失魂魔林?”

    “啊……啊,哦。”鸱吻恍然大悟似的,伸手在自己额前随意一挥,林明只觉得一阵吸力将自己从这一片白中抽离,头晕目眩地挣开眼睛时他又重新身在这片白之中,身体上传来熟悉到麻木的疼痛,面前鸱吻殷殷切切且不好意思地看着他:“抱歉,我以为你还是万年之前的……”

    后面的话林明没听清楚,前面的也听得朦朦胧胧:“你说什么?”

    鸱吻一怔,把之前的话又说了一遍,林明这回却一点声音都听不见了,只看见面前的人嘴唇开合,却没有半点声音传入他的耳朵。

    “怎么回事?”鸱吻皱眉看着林明,“你是何方兽族?”

    这句话林明听得清晰,内容却颇叫他无语,林明摇头:“我不是兽族。”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不是兽族……”林明看见鸱吻自言自语,某些关键字他依然听不见,只能看见鸱吻嘴巴在动,却听不见声音,甚至过了一会儿之后就连口型都忘了,林明确定这应该是某种禁制。

    鸱吻显然陷入了某种自我怀疑之中,林明忍不住问道:“我为什么一定要是兽族?”

    鸱吻定定看着他道:“因为我在这里瞪了一万年的人,应该是个兽族。”

    这话其实说的很矛盾,等的人,是兽族。据林明所知,这片大陆乃至于其他三个大陆,从没听说过魔兽或者灵兽化人,甚至圣兽也没有化人的先例流传出来,因此鸱吻的话就很是耐人寻味了。

    “那你为什么把我拉进来?”林明活动活动之前完全失去了知觉的右手,感觉到这只手也恢复了灵活之后心里松了一口气,惦记着回去找林月和白落,既然是鸱吻认错了人,他也盼着鸱吻早点把他放回去。

    “你的气息对了……”鸱吻喃喃道,“我在此地等了我的主人一万年,如今正是一万年整,到了我们约定的时间,主人也该出现了,你的气息……和主人很像。”

    林明一愣:“什么气息?灵气?气味?还是血液?”

    鸱吻摇摇头,坚持道:“就是气息。”

    “……”三岁一代沟,林明和这活了几万年的神兽之间隔的是整个失魂魔林,还有剩。

    林明叹了口气换了个问法:“你的主人是谁?”

    鸱吻目光中带上了崇敬:“我的主人是……”

    林明:“……”

    该死的,又来了!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