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1章 和解
    林月不为所动,一把血红弯刀挥的虎虎生风:“少骗我!你个魔物!”

    “魔物”林明无奈,只得一一细数过往来自证清白,见林月还是将信将疑的样子,林明摇头:“不要装成一副智商很高的样子,幻象不是真人,真人是有些有肉的,”林明向林月伸出手,循循善诱道:“不信你摸摸看。”

    林月警惕地走过来,一只手摸上了林明手腕,在林明猝不及防间送了一道灵气过去,随后猛地退开,脸上得意洋洋:“哈!叫我抓到了吧!我哥哥现在体内经脉受损,灵气逆行,你经脉健康得很!骗子!魔物!幸好我聪明!看打!”

    林明:“……”这妹妹可以打死的吧?让爸妈再生一个聪明点的,这个打死算了。

    林明索性不解释了,这种对牛弹琴的解释法只能让他越发想要杀人灭口,只是引着林月顺着自己的感觉往失魂魔林出口方向,边打边走。

    林月这回倒是听话,一刀一刀地边砍着边跟着林明往前走,林明化脉后灵气充裕,不正面和林月打也不费多大力气,权当锻炼经脉了,林月年轻跳脱,精神百倍,也觉得没什么,一直打到了中午,白落醒了。

    林明觉得自己体内灵气越发畅通,使了一个巧劲把林月推开,把白落放到一棵树下,伸手从包袱里拿干粮和水,看旁边跃跃欲试的林月一眼道:“吃完再打,”又转头打开水壶给白落灌了一口水,语气关切:“感觉怎么样?”

    白落看见林明,眼神里慢慢清明起来,笑了一下:“我没事,你呢?没事吧?”

    林明点头:“我找到我妹妹了,我们现在正在往出口走。”

    白落看了林月一眼,对林月点了个头,又接过林明手里的水喝了一口,目光怔怔地定在了一株小草上。

    林月不耐:“解决了你我还要给哥哥找药,你不要妄想浪费我的时间!”说罢又一刀砍了过来。

    林明一闪避开这一刀,口气凉凉道:“呦,真感动,站你面前了你都认不出来,竟然还能记得给我找我,为兄真是感动的想哭啊。”

    林月一扭身把送出去的刀转了个方向,又冲着林明横劈过来:“你这魔物,不要妄想以瘴气迷惑我!”

    白落从发呆中被唤醒,看了看气势汹汹的林月和脸上没什么表情眼里却都是无奈的林明,再联系前因后果,大概能猜出来发生了什么,只得举手解释道:“林姑娘,红粉骷髅所依凭的瘴气只有在方圆十米之内才生效,学院里老师教过的。”

    林月挥出去的刀一停,这才反应过来已经被林明引出来这么远,不由狐疑地看向林明:“你真是我哥哥?”

    林明哼了一声:“不敢,我是魔物!”

    林月:“……”

    林明看林月眼圈越来越红,小萝莉这个样子让他招架不住,只得妥协地伸出手:“来,哥抱抱。”

    其实他想都想得到林月这些天应该是受尽了委屈,这里不是京城,没人顾忌着她林家大小姐的身份,周遭都是灵智未开或者居心叵测的窥视者,一个不留神就可能丢了性命。

    更何况她虽然说是进来找药,但是凭林明对她的了解,林明有九成把握林月进来之前根本就对失魂魔林没有一个基本的了解,只是知道这林子凶险,这药材不容易得到,估计别的就是糊里糊涂了。

    怕是只知道药材的大致方位,甚至连大致方位都不知道,凭着一股热血在林子里乱闯。

    林明叹了口气,还是个孩子啊……

    林月强势,能挺到现在还像个打不死的小强,那是她知道没人可以安慰自己,人都是这样,看似软弱实则坚强,当周边的环境不允许你软弱的时候,自然而然也就坚强起来了。

    但是多日的打斗和找到草药的无望一起在她心里沉甸甸地坠着,这滋味肯定好受不了。

    因此一看见林明这个手势,听见林明刻意放的柔软的语气,林月小萝莉这么多天来的坚强瞬间土崩瓦解,鼻尖一酸,一头扑到林明怀里大哭起来。

    林明摸着小萝莉的头,心里五味杂陈,一边想着要好好给她个教训让她下次不敢再这么莽撞,一边又实在是心疼,最后只是把手放在林月头上,一遍一遍地从上往下顺着:“没事了,哥哥在,不哭了……”

    林月只觉得一腔委屈瞬间蔓延了上来,这一哭哭的不知今夕何夕,等她意犹未尽地停下来的时候林明简直感觉到了救赎:“哭够了?走吧。”

    林月不好意思,却又有点担心有点疑惑:“哥哥你的病?”

    林明看了她一眼,觉得自己也算因祸得福:“自有奇遇,”他看向坐在地上低着头的白落:“老白,你可知道鸱吻?”

    白落不知道在想什么,抬头的时候还有些茫然:“啊……什么?”

    林明看着他皱了皱眉:“你怎么了?”

    白落一直是个跳脱不受拘束的性子,从红粉骷髅那边出来后却像变了一个人,时时刻刻状况外,要不是他搀扶了白落一路,十分确定这个人就是他认识的那个白落,林明甚至会觉得他被红粉骷髅掉包了。

    白落揉了揉额角,十分疲惫的样子道:“抱歉,我……我走神了。”

    林明目光复杂地看着他,白落被盯的不自在,转移话题道:“你刚刚说什么?”

    林明忽然想起来红粉骷髅的攻击方式,虽然不知道白落在桃花障里经历了什么,但是既然他不想说,林明便也不再问,只是把刚刚的话又重复了一遍:“你知道鸱吻吗?”

    白落正色了一些:“龙生九子的第九子,上古龙神第九太子,鸱吻?”

    “对,”林明知道白落这些年来游学各处,博闻强识,因此听到他说出来也没什么意外,接下来要问的才是重点,“你知道他的主人是谁吗?”

    白落明显一愣:“龙神第九太子,竟然也会为人驱使?”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