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3章 拜师
    英楚楚见他戒备,只安抚道:“你不要误会,我们没有恶意,是……”

    英楚楚一句话没说完,刚刚还盛气凌人的落水山门人都忽然训练有素地对着一个方向叩拜下去,包括说话说了一半的英楚楚。

    夜色中,一个白衣女子踏月而来。

    见到那女子的一瞬间,林明怔了一下,只觉得枉活十八年,也算见过春风十里,却直至今日才知道何为惊为天人,何为冰肌玉骨。

    那女子似乎在落水山地位超凡,只是一露面,门人竟然会行叩拜大礼。

    女子似乎极其习惯这种待遇,见状只是平平淡淡地点了个头,便直直朝着林明看过来。

    林明回望过去,被落水山门人一声呵斥:“放肆!区区铸脉期蝼蚁,怎敢直视落水山圣女!”

    说话的人明明才是化脉中期,看着年纪还比林明大,也不知道是怎么好意思呵斥这句“蝼蚁”的,如果林明是蝼蚁,那他是什么?

    不过显然没人想到这一层,即使想到了也不会说,林月和白落只是惊讶于被外认一句话道破的林明的实力,而落水山众人则都是见过他们临近化神期的山主的人,自然觉得这句“蝼蚁”也无可厚非,均是眼观鼻鼻观心,心如止水,有落水山圣女在,聪明人都知道,没有自己说话的资格。

    林明还没说话,便有一个声音制止道:“无妨。”这声音仿佛淬了冰,让人想到高山上的白雪,一股清冷气息浸透肺腑,连说一句话都带着寒气。

    林明看了那门人一眼,门人恶狠狠地回看过来,讪讪地闭上了嘴。

    圣女看着林明,那目光十分专注,林明不小心和她的眼睛对上,只觉得那股纯粹圣洁好像要把自己的整个神魂都吸进去。

    林明挪开了视线。

    圣女道:“你多大了?”

    不知道为什么,林明很不喜欢她以这种长辈的语气和自己说话,所以半天没有回答。

    圣女却不急,只是静静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林明听见自己的心跳声越来越来大,加上圣女目光纯净,他也实在是说不来浑话,只得道:“十八岁。”

    圣女点了点头,像是满意的样子:“十八岁就已经铸脉,你天资不错,可愿意拜我为师?”

    围观落水山众人都是一惊,随后就是各种目光落在林明脸上,只觉得这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小子实在是碍眼的很。

    英楚楚也目光复杂地看了林明一眼,落水山圣女英雅一直潜心修行,不问世事,修为深不可测,有传言她的境界比山主还要高一重,可是却没人真正见过,只是每人都知道在十六年前那场大战中,英雅以一己之力对三位接近化神期大能,三位大能竟然不敌,英雅在三派围剿中保下落水山,只是自此经脉受损,被雪山神医以玄冰治愈,从此便只能住在落水山下寒潭之中。

    英雅的弟子尽数折于十六年前的三派围剿中,英雅心神受创,自此再不收徒。

    如今眼前这个青年到底何德何能,竟然让英雅破例?

    这也是林明不解的,只是他们没有落水山门人们的顾虑,直接大剌剌地问了出来:“为什么是我?”

    落水山圣女之名他也是听过的,最闻名于整个大陆的就是当年四个山门争斗第一山门的头衔,其他三门联合攻打当时力量最盛的英水山,最后三个山门分别折了一个化神期大能,不得不铩羽而归,就是因为眼前这个看着甚至不到二十岁的圣女,那次大战也直接奠定了落水山的地位,让它从第一大山门直接迈入了超级世家的门槛,整个大陆都要敬让三分。

    这样一个人,为什么选了他?不是林明妄自菲薄,他这个人向来自信的很,只是设身处地想想,他也不觉得自己达到英雅这个地位之后会收现在的自己这样的人为徒。

    英雅有问必答:“你的天分甚佳。”

    林明笑道:“天分高的何止我一个,你为什么不找其他人?”

    英雅缓缓摇了摇头,还是看着林明的眼睛,那目光纯净到让林明觉得灼人。

    只是他警惕惯了,只问道:“摇头是什么意思?”

    英雅道:“你的天分最佳。”

    她在寒潭里待久了,以前就是不爱说话的性子,在寒潭下修炼十六年出来后这毛病更是变本加厉,经常擅自省略一些必须说的内容,偏偏她自己还察觉不到,只觉得自己说的很清楚明白,别人听不明白,带了她的吩咐去做事,做错的时候她也不责怪,只是拿那双纯净的眼睛静静望着你,把自己的吩咐再说一遍,等着你明白。

    但是林明偏偏听懂了他的意思,他笑了笑:“你是说,我的天赋是你见过的人里最好的?”

    这其实很不像他,林明这个人在各方势力中浸淫惯了,习惯了说话藏一半露一半,也习惯了见什么人说什么话,落水山是整个大陆除了另外三大世家都惹不起的超级世家,碾死叶凉国只是一句话的事,按理说遇见落水山圣女,他必定该人模狗样地虚与委蛇一番,最好是攀上个关系给自己以后铺路。

    修真者到一定程度超脱生死,英雅如今不知道是几岁,但是起码是比林明父母年纪都要大,林明不止在她面前以你我相称,连句前辈都不肯叫,更是在英雅要他拜师时不冷不热,好似根本不稀罕落水山这个大靠山。

    林明也知道自己和往常不一样,只是他心里一直隐隐抗拒着叫英雅前辈,甚至忽然有点厌恶这种她高高在上而自己只能仰望的关系。

    尽管英雅并无半分轻视之意,他还是觉得心里极度不舒服。

    看英雅点头,林明笑道:“我拜师,有什么好处?”

    落水山门人都是一惊,在心里把这的便宜卖乖的人狠狠碾死了几十遍。

    英雅想了想,认真道:“我会竭尽所能,认真教你。”

    林明笑了,直接道:“好。”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