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4章 脱险
    英雅闻言笑了一下,她不常笑,这一笑让在场所有人看得都呆了一下,京城柳萋萋美名在外,有叶凉第一美女之称,林明从未觉得自己眼界如此之小过,英雅气质清冷纯净,这一笑如清晨第一缕阳光洒在雪山上,沉睡千年的雪莲沐浴着朝阳绽放,美不胜收,那柳萋萋放在英雅面前,实在不值一提。

    林明直直看着英雅,那目光侵略性略足,英雅本能地觉得不太对,可是她心性纯净,自然不会想太多,只听林明道:“只是我有一个条件。”

    落水山门人的不满简直能透体而出,这是个什么人?什么来头?能拜落水山圣女为师,竟然还罗里吧嗦地不情愿?还要讲条件?简直岂有此理!

    只是周遭人的心情不会影响英雅,她语调平平,显然不将自己目的以外的事放在心上,现在她的目的就是收徒,而徒弟已经答应了,其他的就都不再是问题。

    英雅淡淡道:“你说。”

    林明笑笑:“我得先回叶凉一趟,等到帮家族拔出了那根时刻威胁着我们的毒刺,我便上山拜师。”林明摸到自己的胸口,只觉得悸动一片,看英雅的目光越发深沉。

    既然你今天出现在这里,那日后即使你不想让我上山,怕是也由不得你了。

    不论心里如何想,林明脸上还是一片阳光,英雅在他脸上看不见半分阴霾,听他这么说,英雅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要多久?”

    林明笑了,一片成竹在胸:“最多三个月,届时徒儿定上落水山,行拜师大礼。”如今他因祸得福,在失魂魔林一番奇遇,修为进境已非前日可比,现在即使是放眼整个叶凉国,能和他有一拼之力的也寥寥无几,因此这话说出来也不算是大话。

    “好,你且记得。”英雅说完转身就走,竟似毫不留恋,林明纵然从她刚刚开始的言谈举止间知道了几分她的性情,见状还是微微眯了眯眼睛。

    英雅对身后轻轻一扬手,落水山门人便训练有素地一跃而起,在树枝上借力,旋转跳跃,几个瞬息便跟着英雅走出去半里有余。

    英楚楚落后半步看了林明一眼,想要说什么,终究还是咽了下去,只是看着林明的目光复杂难明:“你……小心。”

    还没等林明接话,英楚楚也提气跟了上去。

    从头到尾白落和林月就像是透明人,一直没什么机会说话。

    白落是没心情,林月是见不得林明那副心驰神当的样子,气鼓鼓地不说话。

    林明心里也有心事,也没哄小丫头,直接对二人随意摆了摆手:“行了,继续睡吧,很快我们就能出去了。”

    四大世家在整个大陆的地位卓然,打个比方,超级世家之于叶凉国,就如同庞然大物之于小猫咪,不管小猫如何挥爪子,这庞然大物都是看玩物一样的心情,超级世家的地位可见一斑。

    而林明刚刚才拜了超级世家落水山圣女为师,态度不怎么在意之外,现在又像是发生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样泰然,不由让人对他的心境之沉稳,啧啧称赞。

    白落点了点头,真心实意地恭喜了林明一番,言辞之间颇有艳羡之意,却似乎被什么压着,这艳羡也艳羡的十分有限,不知道他到底是在红粉骷髅的桃花障里遭遇了什么,竟然如此魂不守舍。

    林月就没他这么客气了,连生气都不顾了,只是十分惊讶:“哥哥,你现在已经拜师于落水山门下了,怎么不找你的美女师父给你撑腰?一边不费吹灰之力地拿下叶凉,一边还能和这个漂亮姐姐培养感情,这不才是你一贯的做法么?你竟然提都没提,实在匪夷所思……唔!”

    林明狠狠地掐了她脸蛋一下:“小孩子懂什么,睡你的觉去!”

    林月非暴力不合作,恨恨看了他一眼,口中念着,你大病初愈,我不和你计较,一边气哼哼地到白落那边睡觉去了。

    她以为白落睡了,走过去的时候才看见,原来白落眼睛是睁着的,正静静看着虚空中的某一点,不知道在想什么。

    林明走过来,白落翻了个身,眼睛慢慢闭上,明显是不欲多谈的样子,林明也不勉强,转身脚一点地便翻身上了树,坐在之前的位置,留出一缕神识留意四周,然后便闭上眼睛慢慢打坐修炼起来。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清晨,林月后半夜起来守夜的时候看他在修炼,便没打扰,只是默不作声地坐在他身边为他护法,他也能把分出去的那一缕神识收回来,专心修炼,睁眼吸了一口气,便看见林月在一边头一点一点的,明显没睡够。

    但是林月境界在那里,即使看着迷糊,警觉性却是不低,林明刚一抬手,她已经猛地坐直了身体,眼中再没有睡意。

    这一下倒是把林明吓了一跳,林明哑然失笑地伸手摸了摸林月的头:“辛苦你了,等回去再睡,很快应该就能找到正确的路了。”

    林月点头,树下白落早就起来了,此时正看着树根静静发呆,失魂魔林有万年的历史,里面的树根深叶茂,树根不少都从地底扎了出来,又有新的小树苗在上面生长出来,生生不息,白落看着其中一棵羸弱却生机盎然的小树苗,不知道在想什么。

    林明叫了他过去洗脸吃东西,几人又在失魂魔林里走了两天,除了白落发呆的时间明显变多以外,倒是没有什么别的危险。

    第三天傍晚,他们便看到了他们进来的那个入口。

    直到此时,林明脑中的那根弦才真正放松下来,即使他们一直游走在失魂魔林外围,即使他现在与进去时,已经不可同日而语,成为铸脉期修者,可是有了之前入口不远处那株魔植和之后兽潮的经历,尤其是他至今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危险地魔植出现在魔林外围,也不知道为什么,魔兽们会大规模暴动引起兽潮。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