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7章 公主
    大陆尚武,各修者世家在大陆上的地位高到你想象不到,像叶凉国这样的小国家不知凡几,虽说也有皇室,皇室依然是自称天潢贵胄,可是在超级世家眼里,实力上不来,依然是可以无视的蝼蚁。

    奈何各国有资质的人不多,而这些人又往往拜了山门,心境更远,不会囿于一国之间。

    谁都知道背靠大树才好乘凉的道理,因此各国都很注意和宗门世家这种修仙门派的联姻,无一例外,区别只是大国与大世家联姻,而小国只能与小宗门联姻。

    比如林明的母亲,就是归云宗弟子,这也是为什么虽然秦荡对林家多有忌惮,最终还是不敢动林家的一大原因。

    虽说放眼整个大陆,归云宗实在是不起眼,但是仅仅从叶凉国本身来看,震慑这样一个小国还是绰绰有余,因此林明一时之间倒是不担心他爹娘的安危。

    当年秦朝开国先祖对林家信任,年轻的太宰与归云宗弟子一见钟情,先皇便直接赐婚二人,反正联姻,联的只要是叶凉国的宗亲或权臣,这联姻就有意义,这也导致了这一代归云宗势力其实并不在皇室掌控中,而是在林家背后。

    轻易的秦荡绝对不敢动太宰夫人,林明必须弄清楚秦荡这是有了什么把柄抓在手里,或者靠山。

    进宫的这一路不长,林明虽说被这么多人隐隐控制着,但是看起来并不像个受制于人的阶下囚,尤其他现在青衣白马,浑身修者铸脉境界的气势卓然,五官英俊,一眼看去十分抢眼,竟然还有小姑娘强忍着羞涩往人群中间扔香帕,被守卫拦住只是羞红了一张脸,眼含秋水地望着林明。

    林明似有所感,回头报以一笑,便是少年入梦来。

    林明忽然想到了他那位远在落水山的准师父,此间事了,便可再见。

    一转眼便到了皇宫,林明不动声色地看着招摇地停在门前的马车,一共三辆,均奢华无比,仙气莹然,拉车的白鹿仰着头,眼神纯净,竟是不可多得的灵兽,林明眯了眯眼,看来秦荡的帮手来头不小。

    被人带进皇宫的时候,秦荡正在大殿中宴请宾客,看到他也毫不意外,只是热络地叫他坐。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林明不置可否地坐了,打量了其他几个人,林明心里便大致有了个底——万寿宗。

    “明弟快坐,这一路舟车劳顿的,也是辛苦了,怎么样,身体好了吗?”秦荡却似乎没看见他明目张胆打量的目光,只是一席话说出来,林明便知道,秦荡知道他是身负顽疾出去的,现在这一出就是试探自己是不是真的好了。

    既然他爱演戏,林明倒无所谓地陪着他演:“多谢皇上挂念,臣没事了。”

    “你呀,”皇帝笑笑,好像和他多亲近似的:“总是对孤如此疏远,你与孤从小一起长大,孤一直把你当亲弟弟,你总是这样客气,倒是叫孤伤心啊,来人!”秦荡对着宫外一招手,“叫太医过来!”

    “慢着,”被宴请的人里忽然有一个越众而出,对着秦荡微微低了下头算是行礼:“我也算是略通医术,且我也是修者,应当是对这一方面更专精才是,林大少爷不介意的话,倒不如让我给看看。”

    秦荡从始至终都没有在意这人礼节的事,也忽视了他那不怎么尊敬的自称,所谓皇室,在超级世家面前也只能伏低做小,这虽然只是一个小宗门,秦荡却也是不得不放低姿态,闻言只是笑道:“好!那便劳烦了。”

    “明弟,孤忘记和你介绍,这几位都是万寿宗的人,这位是万寿宗二长老,另外几位是万寿宗内门弟子,代表其师父而来,意在与我叶凉结好,这位三长老是万寿宗修为最高者,已经到了碎脉初期,让他给你看看,朕也能放心。”

    林明就静静地看着他们演戏,这番你方唱罢我登场倒是挺有意思,只是等他们演完一起看着他的时候,林明笑了笑,拒绝了:“不必了。”

    这番拒绝毫不留余地,倒是让秦荡和那个长老都怔了怔,秦荡脸上阴郁一闪而逝,笑容勉强,语气却强硬:“明弟这是说的什么话,我做兄长的担心你,你这样可就不懂事了,孙长老!”

    话音没落,那个自荐的“孙长老”便一个闪身到了林明面前,一只手冲着林明手腕抓过来,林明下意识地一挡,只觉得好像手指触到了铜墙铁壁,一瞬间竟然碰的有些发麻,一不留神便被孙长老捉住手腕。

    林明神色一凛,手腕是他的脉门,就这么被一个不知敌友的人控制住,后果不堪设想。

    林明一掌用了八成劲力,冲着面前孙长老的胸口拍了过去,这一掌气势非凡,只听孙长老疑惑地“咦”了一声,竟然不敢直面这一掌的锋芒,只得放开了林明向后退去,只是境界差异十分明显,孙长老退后之后轻飘飘地站定,看林明的目光里带了几分欣赏:“不错,不错,”连说了两句不错,孙长老对林明道,“可有兴趣入我万兽宗门下?”

    林明阴沉着脸站起来,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只是道:“家师归云宗宗主,对我恩重如山,不敢背弃,谢孙长老抬爱。”

    孙长老没想到他会拒绝,尤其是在这种受制于人的情况下,闻言冷哼一声:“小小娃娃虽然资质尚可,却对长辈不敬,如今我就代替你的师父好好教育教育你!”

    秦荡明显是看好戏的意思,林明也就不耐烦再粉饰太平,只是讥嘲地冷笑一声:“家师堂堂归云宗宗主,而孙长老只是区区一长老,这‘代替’我师父教育徒弟,孙长老这话说的怕是……”

    林明话音停在这里,只因为这话说的太不客气,那孙长老恼羞成怒,竟是不顾一宗长老的身份,直接尽了全力和林明打了起来,林明压力骤增,却还是咬牙把后半句话补齐:“恬不知耻。”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