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4章 算计
    不知为何,林明的表现并没有引起金冥的反感:“好小子,原来在这里等我啊。”

    金冥顿了顿接着说道:“那一战你确实打的很乏力,一来是你们两个的境界相左,二来他有一些非同一般的武技,境界上的差距你自己想办法弥补,至于武技嘛,我倒是可以给你一部两部。”

    “哈哈,那小子却之不恭了。”林明激动的说道,这家伙对自己还真是越来越大方了,看来以后需要和他多交流交流感情啊。

    “行了,你别给我贫嘴,你现在刚到碎脉境时间不长,等你将根基打实,到时候我自然会传授给你。”

    不待林明有所表示,金冥再次说道:“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好生解决,我这边要静养,没什么事别来打搅我。”

    林明尴尬的笑了笑,难不成自己的阴谋被发现了?

    待林明推出识海之后,金冥却勾起一道微笑:“金时,这小子未来成就恐怕不会比赤帝低,怎么选择我想很清楚了吧?”

    “怎么?你要选择背叛?”金时不悦的问道。

    “背叛,我做了这么多年的赤帝分身,难不成我就不能做回自己?金时,我还是那个问题,我们到底是我们自己还是赤帝的分身,你应该好好想一想了。”

    在叶凉国的皇城内,秦荡龙颜大怒朝着台下的冯阵怒骂道:“你这个废物,你不是说一定能够抓住林明吗?现在他人呢?”

    冯阵双拳紧握,对于秦荡的话很是不满,我是废物你又是什么?很快着叶凉国就要易主了,到时候看你能不能像现在这样嚣张!

    虽然心里这样想,可话一说出嘴就变了样:“皇上,这次林明使用奸计逃跑,不过我敢肯定,他已经身受重伤,跑不远的,绝不可能出帝都,我已经派宗门的人去查了,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

    “很快?你知不知道现在外面多少诸侯将军等着谋权篡位,一旦让那个畜生回到他们的阵营,后果想必你也知道,到时候我完蛋,你也会跟着一起死,万寿宗也一样,你别给我耍什么小聪明!”皇上不依不饶的说道,丝毫不正眼看冯阵,只是一味的施加压力。

    “这个我清楚,希望皇上不要着急,就算掘地三尺我也会把林明找出来的。”冯阵说的这话也不假,当初要不是林明他也不会落到如此地步,心中的恨意在这几年非人的待遇下,变得更加深了,只要他有机会,他恨不得将里面碎尸万段。

    “行了,你这些年的付出我也看在眼里,等这阵风波过后,我会封你为大将军,掌握我国的兵马大权。”秦荡出身在帝王家,自然善用帝王之道,就像训狗一般,你不仅需要敲打在表现好的时候也要给块骨头不是?

    秦荡话锋一转随即问道:“对了,太上公主现在怎么样了?”

    “长公主当初任性妄为,和我的啄骨鹰周旋,为林明拖了很长时间,要不是她恐怕林明早死在我的鹰下了。”

    “我是问你她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秦荡冷冷的问道。

    “现在太上公主受了一些伤势,被我关在了天牢里。”

    “关就关吧,也省得碍手碍脚的。”秦荡对于自己的这个姑姑完全没有好感,整天都在骂自己是废物,要不是先皇没有其他儿子,她才不支持秦荡的一类的话,导致很多先皇的老部下对自己不满,秦荡要不是看在其实力强大的份上,他早就将其赶出皇宫。

    “对了,另外你给朕布置一下,在京都设立一个屠场,放出消息,三天后在东门斩首谋权篡位的林家家主,到时候不下天罗地网,只要他林明赶来,我定让他有来无回。”

    “是皇上!”冯阵应了一声便下去了,不过光走出皇宫他就狠狠的朝着地上吐了口口水:“秦荡,这是你送上门来的,可别怪我啊。”

    冯阵的笑容略有深意,快步走向了京城里面一个有名的茶楼。

    “大人,事情果然不出您所料,秦荡终于是坐不住了,打算抛下诱饵等到林明上钩。”此时冯阵正面对着一个素衣老者,从冯阵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很害怕眼前的这个人。

    “终于忍不住了吗?”嚯的那人睁开眼睛,只见眼内一片混沌,散发着令人生而可畏的气息:“好,你通知万兽门的人,准备在后天动手,叶凉国这次我们势在必得,至于鱼儿,等它上了钩我们自己打发。”

    听到这话,冯阵的眼中说不出的喜悦,这么多年秦荡对他什么样子?从下令暗算林明到今天林明的挑战都是他一手造成的,这些冯阵都一直怀恨在心,现在终于可以报仇了。

    想起秦荡那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冯阵就恨得咬牙切齿,你拿我当条狗,好,我就咬死你,让你失去整个秦家的江山,到时候我要你跪在我面前求我,哈哈哈。

    “大人,那位太上公主怎么处置?”冯阵随后想起了秦玉然,秦玉然实力不凡,将他悉心培养的啄骨鹰伤了大半,如果这个计划因为她产生变数那就得不偿失了。

    “呵呵,这个你就不用管了,自然会有人对付他们,还有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林家家主我必须要活的。”

    “这……”冯阵不由得担忧,怎么说叶凉国也是存在底蕴的,要是将他摆在明面上,那他就很危险了。

    “嗯?”老者眼中射出一道冷光,身上强大的气场压的冯阵几乎喘不过气来。

    冯阵不寒而栗,连声答应下来:“嗯,我会去办的。”

    待冯阵退下之后,老者转过身出言问道:“现在我们最大的变数就是林明了,你说说看我们应该怎么对付他。”

    就在这时,屏风后面走出一人,冷笑道:“据我了解,林明是个重感情的人,只要我们抓住了他父亲,就相当于抓住了他的软肋,不过此子也是聪明的很,我看不如将秦玉然给……”

    “你还真是好狠的心啊,秦玉然现在也是风韵犹存,不知道你能不能下去手?”

    “这个自然,正所谓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素衣老者眼睛微眯,嘴角勾起一个诡异的笑容:“哈哈哈,好,就按你说的办。”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