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5章 武技
    “我就一个穷酸小子,哪来的那么多药材给它吃,既然你们两个那么喜欢那小家伙,干脆以后喂养它的任务就交给你们了。”林明脑子一转,随即朝着金冥二人甩锅道。

    “嚯!你这家伙还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啊,要知道多少大能想抢着喂养都没有这个机会。”金冥翻了个白眼说道,林明这分明是压榨他二人身上的东西啊。

    “林少,等到了中等疆域,我传给你几篇鸡肋的高阶武技,到时候在拍卖会上卖掉,对于小家伙低解阶段的药材也是够用了。”金时在一旁说道。

    林明听到这样,立刻喜出望外,好人一生平安啊!随即拍了拍金冥说道:“你老小子就是小气的要命的,看看人家金时。”

    说到这里林明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般:“你说等我突破了给我武技和功法这个你可别想跑。”

    金冥白眼一翻,我有那么说话不算数嘛:“功法就不需要了,金时那部比我现有的好多少倍,至于武技吗,我这里倒有两部适合你的。”

    “有,你倒是交出来啊。”林明喜出望外,现在凭借他的实力再加上两部不错的武技就算遇到万兽宗的宗主他也有一站之力。

    金冥不乐意的撇了撇嘴,随即意识一动,在林明的脑海中便多了两部武技,一部名曰:拨剑术。一部名曰:血月剑法。

    林明看到名字就有些狐疑,这怎么看也不像什么牛逼的武技啊。

    “金冥,你不会拿两部垃圾武技忽悠我吧?一个叫拨剑术,听起来像是小孩子玩的,一个叫血月剑法,这个像是魔修练的。”

    “在你心里我有那么坏嘛!”金冥一下子怒了,好心当成驴肝肺!

    “不是,我不过是随便问问,随便问问。”林明看到金冥的表现,便明白是自己多虑了,连忙改口。

    “林少,您有所不知,这两部武技已经算是不错了,这是赤帝年轻之时收藏过的两部武技,拨剑术,剑出必见血。血月剑法也是可以配合吞天功法一起运行,可以起到不错的效果。”金时在一旁解释道。

    林明着实没有想到,金冥给自己的武技竟然大有来头,连赤帝年轻的时候都收藏过,价值可想而知。

    “金冥大哥,是小子有眼不识泰山,错过你了,你别见怪哈。”林明姿态放低的哄着。

    “哼。”金冥冷哼一声,也不理会,随即朝着金时问道:“你的记忆里有没有现在适合这小子修炼的身法。”

    林明见此就知道金冥没有在意,随即干笑两声:“我就知道还是你心疼我。”

    金冥眸子一沉,随即说道:“你可别恶心我,我是怕你打不过在受了伤,让我们出手,现在给了你身法,你打不过最起码可以跑,别到时候跑都跑不了。”

    林明知道,金冥是刀子嘴豆腐心,也不在接话,只是等着下文。

    金时回想一阵,这才说道:“适合林少修行的身法确实有一部,不过修炼难度极高,不知道林少能不能坚持下来。”

    林明还未回答,就听到金冥说道:“就给他那部,要是他修炼不成,只能怪他天赋太低,我们看错了人。”

    林明不由得无语,不过他也对自己充满了信心,他的修炼之路充满了坎坷,哪次不是极限突破,一部身法对他来说,根本不在话下。

    “好,我这就传给林少。”金时意识一动,一部名曰:行云无踪的身法就出现在林明的脑海之中。

    “行了,小子,你再给我废话了,现在就出去看看我给你的武技是不是凡品。”金冥不耐烦的说道。

    林明尴尬的笑了笑,这只烂鸟脾气还是这么冲!

    随即林明从自己的识海之内退了出来,林明望了小黑一眼,见小黑仍然没有苏醒,便直接推门向外走去,武技当然是需要练得,他得去找叶青锋给自己找个修炼的场地,而且他母亲今天要去归云宗,他需要过去看看。

    然而出乎他预料的是,他来到母亲的房间时,母亲竟然已经离去,房中只剩下林月一人。

    “妹妹,母亲呢?”林明出言问道。

    林月见到林明,瞬间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哥,母亲已经去归云宗了,她让我看着你,不让你去帝都。”

    林明苦涩的笑了笑:“放心吧,我还要保护你呢。”

    “哥,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说你不能一个人去帝都,但是可以带我一起去啊,我也想去就爹爹。”林月一脸认真的说道。

    “……”林明一阵无语,随即劝道:“现在帝都中有万兽宗的高手,就我们这两个人的实力还是有些风险,万一你受伤了怎么办?等母亲回来,让母亲和我一同前去,你在叶家乖乖等我们回来。”

    “谁说的?哥哥你不是已经突破了吗?我相信你,一定能保护好我的,你就带我去吧。”林月撒娇的说道。

    “不行。”林明直接否决,这么危险的事情,他当然不会待林月的,林月万一有个闪失,他是接受不了的。

    “哥哥,你想想,爹爹对我……”林月直接念念有词的说了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白了就是为了缠着林明让她带自己前往帝都。

    林明听得头疼,随即说道:“这样吧,母亲去归云宗起码要三天才能反悔,明天我再给你答复。”

    “哥,你不会今晚就偷偷的一个人去了吧?”林月狐疑的问道。

    我擦,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林明干咳一声说道:“怎么可能?我一个人去,万一把自己折在里面,不是给母亲添乱吗?我最少也得叫上你给我把风吧?到时候我们还能全身而退。”

    这个解释是极为牵强的,就连林明说完之后都有些想笑。

    林月眼珠子一转,顿时间在脸上绽开一个笑容:“好,那我们可说好了,明天给我答复。”顿了顿接着说道:“今晚我和你睡一个房里,省的你半夜跑了。”

    林明心中暗叹还好小孩子好骗,随即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嗯,放心吧,我现在去找叶青锋,你去不去?”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