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9章 小黑的实力
    小黑眉头紧锁,此时又是一阵地动山摇,数千只噬金鼠不知道又从那里冲了出来,而鼠军奔袭而过刚刚那头金甲犀瞬间成为了一具骨架,林明有些目瞪口呆,他揉了揉眼睛不由得苦笑两声。

    “天色不早了,我们也需尽快一些!”林明感应天时随后看向小黑,小黑点点头,噬金鼠瞬间开始变得暴戾起来,不多时又是几十里路程。

    也就是一炷香的时间,林明就已经感应到了牢笼的存在,不过与此同时他也感受到了几道强大的气息,那应该就是万兽宗的强者不假了,他们的实力都差不多在碎脉境,这样的强者放眼整个叶凉国那都是一方强者。

    但是之前在林明眼中无可企及的强者现在却与蝼蚁没有什么区别,现在他单只手都可以捏死他们,但是现在动手林明还是怕打草惊蛇,毕竟就算是自己实力再强大也终究不过是双拳难敌四手。

    林长山受困,还是很难做出丝毫反抗的,若是此时冒失行事倒是会生出不少乱子。

    而此时在地牢的一处,距离秦玉然地牢不远处,潮湿的地面杂草丛生,一些地方还带着处处血迹,血腥味道十分浓重,“没想到这个林长山当初如此背景如今也落得如此地步!还真是风水轮流转!”

    “对呀!不过最近帝都乱作一团我们也是这些差役也是不好混,还是处处小心为妙吧!”一名差役端起酒杯,另一名差役此时则握紧了手中的兵器,“这里面关的林长山想来也是个大人物,劫狱的定然不少,我们还是提高警惕吧!”

    “对!提高警惕,提高警惕,我们现在也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这名差役说完深吸了口气,不过此时一道冷风从门口吹来。

    差役不由得身子一颤,而那名端这酒杯的差役也是连忙起身来到门前,他低声说道:“皇!”他们齐声问礼。

    秦荡昂首阔步走了进来,那一抹冷漠的笑容里带着阴狠与狠辣,“你们不该说的就不要说,不该议论的也少给我议论,小心你们的脑袋!”声音冰冷,两名差役顿时身子一颤,他们眼神里带着满满的恐惧,立时闭了嘴。

    但很快秦荡就走了进去,此时一扇牢门直接被打开,里面一道削瘦的身影满身鲜血,样子不要提多落魄,尤其是那皮开肉绽的肌肤,不知道承受了多少鞭子才会留下如此深可见骨的伤口,但是这并不是主要的,最让人揪心的是那微弱的气息,几乎是微弱到让人感觉不到生命特征。

    “哈哈哈!林长山!如果没错的话我还应该叫你一声林伯伯吧!”此时秦荡看着面前的林长山眉头微皱,他那呆滞到像死掉的身躯微微颤动,而后像是受到了什么莫大的刺激一样开始疯狂的舞动。

    “王八蛋,秦荡你个混个帐东西,秦家的天下早晚会断送在你的手中!你不得好死!”林长山怒骂道,可是口舌无力,不痛不痒,秦荡反倒是笑的更加猖狂,最后将脚掌抵在林长山那带着血迹的伤口之上。

    火辣辣的疼痛让其哀嚎闷哼数声,可是没有办法,那粗大的铁链根本就不是他可以抗衡的了得,他想动却动弹不得。

    “怎么样?这沦为阶下囚的滋味好不好受?”可是谁知道秦荡刚说完这句话之后那林长山一口吐沫就喷了上来,秦荡不气反笑,“想死不要着急,你可是个大鱼饵,我可要好好供养我的林伯伯,等捉到那个小子我就送你们一起归西!”

    说完秦殇眼睛里闪过一抹狠辣,那深沉的眸子十分阴暗,林长山本还想说什么却只感觉到胸口发闷而后昏死过去,此时两名差役早就在外面侯着,他们都是化脉境修为,无论是身份还是地位以及实力对于秦荡他们都是不敢有丝毫不敬的。

    毕竟在他的眼中自己两名差役不过是渺小到不能再渺小的存在。

    秦荡哈哈大笑几声便离开了,而在地牢的一角,林明的气息隐藏的极其微妙,如果实力不过于他太多那是根本就感受不到分毫的。

    但是诺大的秦家不过也就有几位老祖实力比较高而已,秦荡实力也是比之自己差了不少,唯独实力稍微强上一些的万兽宗宗主,不过那是相对于之前的自己实力比较强,对于现在的自己根本就不够看。

    他此时嘴角微扬,一抹冷笑浮上嘴角“应该就是这里了,不过这上面好像是进行了加固!”他在心里暗暗想道,可是很快他就计上心头带着坏笑看向一边的小黑。

    而此时的它则抱着灵药可怜兮兮的看着林明,“你想干什么?如果是打算抢我的灵药那小心我和你拼命!”他语气之中带着幽怨,想来这灵药林明是动之不得,但是他才不是为了这株灵药。

    林明对此则嗤之以鼻,“想来我也是堂堂皇子,岂会在乎你这几株灵药,我不过是想请你帮帮忙而已!”此话一出,林明顿时没有了刚才的傲娇之色。

    但是小黑则将头偏向另外一面,“免谈!免谈!说不准又是什么苦力活,你以为老子真是你的挖掘机?”它的脑袋摇晃的跟拨浪鼓似得,可是林明并没有放弃,毕竟只差一步他才不会功亏一篑。

    就算是亲自砸烂了这隔绝层他也不会放弃,但是眼下他有更好的办法才不会这么做,毕竟那样只会打草惊蛇,到时候引过来万兽宗的修士那就麻烦了,纵然自己实力强大,但是面对密集的万兽宗修士又带着林长山更是没有多大可能逃脱。

    “五铢灵药!不能够再多了!”林明眉头一皱,那样子就好像是从身上割下来一块肉一般,但是为了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打破这隔绝层他也是下了血本,但是面前这小黑好像依旧是不太情愿。

    不过想来五铢灵药也不少,最后它还是乖乖的答应了下来,毕竟现在林明身上的灵药也不是很多,当初就被小黑消化了不少,现在有的也不过是一些底子,现在可好又分了一部分给这祖宗。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